2019-05-08
何思慎 / 輔仁大學日文系(所)特聘教授、台灣大學日文系(所)兼任教授、中華民國國際關係學會理事 圖片來源:首相官邸 臉書粉絲專頁

隨著民進黨初選啟動,2020總統選戰加溫,蔡英文總統以「辣台妹」自居,在大陸政策上持續升高對立,無視東亞周邊國家在外交政策上採取的「對沖外交」,孤注一擲,「對美一邊倒」,在美、中貿易爭端中站隊美國,甘為川普對中外交的「台灣牌」,更一廂情願向日本喊話,希望實現台、日安保合作。

其實,在兩岸關係不睦,日中關係升溫之際,蔡英文不僅難以突破台日關係的既有模式,更易使「台灣問題」擺到日中關係的議程中,重新栓緊「七二年體制」。對日本而言,台海安全情勢穩定為其重要之周邊事態,攸關日本的南面安全,安倍首相不會等閒視之,但此不意味日本將為台灣挺身而出,犧牲日中關係的利益,共同對抗中國大陸。

或許日本在兩岸關係中之應對,無關自由主義的價值取捨,僅為國際政治中,司空見慣的現實主義考量,但莫忘戰後日本憲法前言中「日本國民企盼恆久和平…,決心以此維繫日本的安全與生存」,此無疑為「非戰」表態。

如何使日本免於戰火為安倍內閣在安保政策上最高原則,亦為日本社會上、下所企盼。有人認為,安倍再任首相後,變革日本防衛法制,二度修改《防衛大綱》,使自衛隊掙脫禁止「集體自衛權行使」的羈絆,擴大日本在區域中的安全角色,更以「修憲」為職志,實現「正常國家」。

然而,「正常國家」的追求不必然揚棄與戰後憲法中「和平主義」的憲章精神。「和平主義」非因日本戰敗,美國強加於日本的屈辱,誠如日本政治思想學者,京都大學教授山室信一所言,「憲法第九條確實為在特定政治時空下的產物,但其為諸多思想及運動中孕育之理念及概念,並反映當下日本社會經驗,凝聚於一條憲法條文當中所產生的,絕非突變下的產物。」山室教授認為,日本歷史文化中存在「和平主義」的底蘊,「憲法第九條」乃傳承此思想水脈,為日本人所共有的資產,而須承先啟後,傳諸後世。

明治維新時期的思想家中村正直的「世界和平論」及被譽為「東洋盧梭」之中江兆民倡議的「撤廢軍備論」皆可謂為與「憲法第九條」之理念互通的思想。 明仁上皇在位三十年,為明治維新以來首見之未受戰亂、兵災之苦的日本承平時代,實現年號「平成」所寓意之「內平外成」,此和平之冀盼亦為「令和」的「美麗的和諧」(beautiful harmony)意境所承繼。在「令和」之伊始,日本各神社民眾紛至沓來,祈願和平永續。

「莫忘足下,深掘立地,必有甘泉」,和平為橫跨平成與令和世代的價值。台灣在對日關係上,應以「和平」為「絆」,促台、日成為「價值夥伴關係」。



相關文章

  • All
  • Diplomatic
  • Index
  • Index Banner
  • 何思慎
  • 嚴震生
  • 張登及
  • 盧業中
  • 蔡季廷
  • 陳一新
  • 黃奎博
  • Default
  • Title
  • Date
  • Random
load more hold SHIFT key to load all load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