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12
賴祥蔚 / 臺灣藝術大學廣播電視學系教授 圖片來源:總統府flickr

民進黨的2020年總統選舉初選,6月10日開始進行民調。經過蔡英文與賴清德兩位參選人陣營的角力,最後終於決定手機以及市話電話調查各占50%。

黨內初選是民進黨的家務事,外人本來沒有什麼立場去說三道四。不過這畢竟不只是民進黨的黨務,還是總統大選的前哨戰,因此學者有必要從民意調查的社會科學角度提出一些分析。

內行人都知道,過去以市話進行電話民調,當然不是最完美的辦法,但是最起碼是最被接受的看法,主要原因在於母體與抽樣。

真正的母體,應該是全國有投票權的公民,因此如果人人都有電話,再從電話號碼中隨機抽樣,最符合社會科學精神。不過實際上找不到這樣的母體,只好用過去中華電信的電話簿來替代。

有人說,電話簿上面的電話號碼也不見得就符合母體,而且以前的人可能會乖乖登記市話號碼,但是這幾年已經很多人不登記市話號碼了,很多年輕人更是根本沒有市話。

以上確實是目前做電話民調最大的挑戰,但是市話電話簿的號碼分佈,至今應該還是跟母體結構最接近,而且可以透過從隨機抽樣加碼(例如抽出的號碼+2),以及加權的方式,設法克服前述問題。

很多人以為,既然這樣,加入手機民調不就好了嗎?這裡最大的問題還是沒有母體資料庫,而且國內民調的權威學者洪永泰教授分析發現:以選舉來看,手機民調距離真實民意比起市話民調更遙遠。為什麼這樣?一個可能原因是手機資料庫跟母體結構之間存在明顯落差。

手機資料庫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把所有可能的手機號碼都當作資料庫,假設這些號碼都有人申請,但事實上不見得。另外一個方法是民進黨這次初選採用的方法,民進黨秘書長羅文嘉說,這次初選的手機樣本是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在2018年公布的2900萬筆手機門號。這些門號當然都有人申請,但是其分佈符合真正的母體結構嗎?目前恐怕沒有人可以清楚回答這個問題,這是手機民調最大的問題。

另外一個大問題是:手機以及市話電話調查各占50%,這個比例恐怕是政治喊價,完全沒有社會科學根據。如果選民剛好一半的人只有市話,一半的人只有手機,那麼手機以及市話電話調查各占50%或許還有道理,但真實的比例多少?根據NCC公布的2018年資料,已申裝市話門號總共有1121萬筆,而手機門號有2900萬筆,那麼為什麼是各占50%?除此之外,同時有手機又有市話的人有多少?怎麼處理這個部分的問題?凡此種種,似乎都應該有更嚴謹的社會科學依據。

民進黨對這次初選民調如有周全思考,建議應該詳細說明,以免各界認為民進黨居然大膽採用了不夠科學的總統初選民調。



相關文章

  • All
  • Index
  • Index Banner
  • News
  • 何志勇
  • 何思慎
  • 作家楊渡
  • 俞振華
  • 劉大年
  • 周勇夫
  • 左正東
  • 廖元豪
  • 張登及
  • 張若羌
  • 施威全
  • 李念祖
  • 李怡萱
  • 林石猛
  • 汪葛雷
  • 王冠璽
  • 王如玄
  • 翁履中
  • 胡全威
  • 葉國俊
  • 葉家興
  • 葉慶元
  • 蘇永欽
  • 賴祥蔚
  • 趙春山
  • 陳述恩
  • 高思博
  • 黃介正
  • 黃奎博
  • Default
  • Title
  • Date
  • Random
load more hold SHIFT key to load all load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