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0
左正東 / 臺大政治學系教授 圖片來源:G20 2019 JAPAN

六月底結束的G20峰會,習近平與川普的會面眾所矚目。然而,峰會開始前安倍與習近平的會面,確認習近平明年正式訪日,其重要性不亞於川習會。自去年起,中日雙方從經貿合作到安全互信各方面交往陸續展開,此次習近平赴日出席峰會,日本方面的特殊規格接待,則是全面恢復最高層級的政府交流。安倍說此次會面代表日中關係全面正常化,意在言外之處,則是作為東道主的日本,展開與美中並立的大國外交。

既然是並肩而立,自然不必一定要水乳交融。從中日官方對雙邊關係的描述,可略見端倪。根據大陸外交部新聞發布,習近平稱中日雙方「互為合作夥伴、互不構成威脅」,並稱安倍對此加上「化競爭為協調」。日本政府則將雙方關係定位為「永遠的鄰國」,強調既然地理上無法隔離,雙方關係自不應再惡化,且願意加深合作。如此的定位,透露中日雙方對關係會否再惡化,以及對雙方能否深化合作仍存在不確定,對於雙邊合作,也僅止於意願的確認,較諸2008年胡錦濤訪日時雙方的「戰略互惠關係」要略退一步。日本經濟新聞用「低位穩定」來描述,看來更加傳神。

過去有論者以為,日本面對中國有時刻意展現不諳中華文化的態度,以尋求與中國皇帝的平等地位。但以此理解當前的日中修好,恐怕過於簡單。相反的,自民黨政權處理日中關係,往往有很深刻的歷史感和由此而來的使命感。13年前中日雙方從僵持對立轉而握手言和,即始自2006年10月安倍旋風式訪問北京。此後雙方最高層領袖頻繁互訪,終有2008年日中簽署聯合聲明,全面推進「戰略互惠關係」,而此一聯合聲明也成為中方視為中日關係支柱之一的政治文件。

對於2006-2008年之間的中日磋商,前日本駐北京大使宮本雄二在他所撰《日本該如何與中國打交道》一書寫到,當時中國快速崛起,而日本依然是東亞首屈一指的大國,如此形成日中以世界大國的身分並存,這是歷史上頭一次。因為充分認識雙方對區域和平安定發展的巨大影響力和嚴肅責任,方能指向「基於戰略利益必須合作」的戰略夥伴關係,如此既是在世界之中體會日中關係,又能運用這樣的認識和體會,追求和中國大陸之間安定且可預測的合作關係。如此深刻的歷史感,在「永遠的鄰國」一詞中,依然可清晰可見。

2006-2008年間,中日修好的難題,主要是圍繞於參拜靖國神社的歷史問題。之後雙方再度交惡,則始自於2012年日本將釣魚台國有化,以及2013年大陸宣布設置東海防空識別區,引發雙方在東海頻頻擦槍走火。東海問題涉及領土安全,較諸當年的歷史問題,更難於妥協。從日本方面來看,此刻雙方能夠重修舊好,除了有立基於歷史的嚴肅態度,自民黨幹事長二階俊博甚為關鍵,這是前次雙方交惡是沒有的條件。

二階本屬於促成日中建交的田中角榮派,長期與中國大陸友好,2014年接任自民黨總務會長後,即密集訪中溝通,促成安倍與習近平於2014年首次會面。2017年5月首次一帶一路峰會,美國保持觀望,僅由國安會亞洲事務主任代表參與,安倍卻委派二階率政經界高層人士組團出席,大幅推進中日和解之路,而有李克強去年五月訪日,和安倍去年十月訪中,最終實現雙方關係正常化。二階因長期與中國大陸交往,在擔任經濟產業大臣時,被罵為「賣國經產相」,日本右翼人士甚至將他編入《現代媚中派人名辭典》。但是,安倍的用人智慧,讓二階不計毀譽,頻繁往返東京北京之間,成功扮演扭轉日中關係的槓桿。

不少近身觀察者認為,中日關係正常化更多來自於大陸方面的積極態度,且改善關係有助於安倍政權,日本自然樂意接受。但是,若僅有改善關係的意願,而沒有深厚的諒解和互信,就不可能在外交談判中調和歧見,維護各自立場。G20期間的中日高峰會,安倍雖在儀節上對習近平充分尊重,也敢於提出敏感的香港問題和新疆問題,同樣反映雙方已有相當的諒解和互信。對此,安倍政權的深刻歷史感,和借重二階俊博與習近平政權頻繁溝通,功不可沒。



相關文章

  • All
  • Index
  • Index Banner
  • News
  • 何志勇
  • 何思慎
  • 作家楊渡
  • 俞振華
  • 劉大年
  • 周勇夫
  • 左正東
  • 廖元豪
  • 張登及
  • 張若羌
  • 施威全
  • 李念祖
  • 李怡萱
  • 林石猛
  • 汪葛雷
  • 王冠璽
  • 王如玄
  • 盧業中
  • 翁履中
  • 胡全威
  • 葉國俊
  • 葉家興
  • 葉慶元
  • 蘇永欽
  • 賴祥蔚
  • 趙春山
  • 陳述恩
  • 高思博
  • 黃介正
  • 黃奎博
  • Default
  • Title
  • Date
  • Random
load more hold SHIFT key to load all load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