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

【王冠璽觀點】民進黨與部落社會

從上一世紀九十年代中期開始迄今,臺灣地區每逢選舉,必定大炒捍衛「臺灣主權」議題;所謂「主權」(sovereignty),係指一個國家對其領土擁有至高無上的、排他性的政治權力。那麼「臺灣」是一個國家嗎?或是說,世界上有「臺灣國」嗎?答案清楚明白,當然沒有。若非如此,那些想要臺獨建國的人,還有什麼必要瞎折騰...

【黃奎博觀點】勿將權宜之計當賣臺

第69屆WHA於2016年5月23日開議,給我國的邀請函卻在會前兩、三週才送到將於同年5月20日卸任的馬英九政府。函中出現了過往未見的:「回顧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及世界衛生大會25.1號決議,且依據其中所反映的一中原則…」。蔡英文上任後仍指派時任衛福部長的林奏延率團赴瑞士日內瓦萬國宮與會...

【廖元豪觀點】為什麼民進黨敢說李進勇是「公正人士」?

為什麼明明爭議很大,民進黨還是硬要提名李進勇擔任中央選舉委員會的主任委員呢?辦理選務,當然是要要中立公正,「超黨派」執行法律是必要的條件。中央選舉委員會組織法第三條明文規定,中選會委員必須是「公正人士」。這位從1992年就擔任立委與各種官職、黨職的民進黨忠貞黨員李進勇先生,會被任何人看成是「公正人士」嗎...

【汪葛雷觀點】黨與國家一把抓 無所不用其極拼連任!

筆者從來就不喜歡賴清德,對他勞基法二修當中的嘴臉,更是難以忘懷,但看到他被蔡英文這樣惡搞,竟不自覺替他難過。除了替他難過,更感到恐懼:同黨同志都可以殘酷對待,大選時的蔡英文,會是怎樣一副猙獰面孔...

【周勇夫觀點】蔡英文的成就是當了幫派老大

蔡英文統治「這個國家」已經超過三年,做得如何,台北市長柯文哲與前行政院長賴清德已經給了答案。柯文哲說:「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賴清德則是在黨內挑戰她,這兩人答案的直白翻譯,就是:蔡英文做得很爛...

【何志勇觀點】總統初選全民調,是目的還是手段?

最近國、民兩黨為黨內總統提名問題傷透腦筋,如何透過初選全民調產生「最強的」候選人成為輿論關注焦點。其中,「手機是否納入民調」引起一番爭論。國民黨中央已決定手機不納入民調,至於民進黨內部蔡、賴兩派經協調後則同意納入,但其所占比例尚未達成共識...

【汪葛雷觀點】你希望蔡英文連任嗎?

如果你希望,那這篇文講的內容,對你來說絕對是好消息,能緩解你的「亡國感(註)」,因為綜合各項指標,蔡英文連任成功的機率,大幅上升中。反之,如果你不希望蔡英文連任,認為她這幾年做得很差,推出了許多錯誤政策,摧毀了許多良善價值,那麼更要正視嚴峻的現實,早一點做好準備。

【高思博觀點】司法這樣遭踐踏,大院長該出來講話了吧!

最近有兩件當權者對司法權毫不掩飾的侵犯,特別值得法律人與社會大眾關注。首先是難得引起法界審、檢、辯、學等四方群起反對的「法官法」修法,尤美女立委的版本中,假藉淘汰不適任法官之名,「民間司改人士」不但取得資格、增加名額,甚且成為特任、常設監督法官的機關,尤其對法官「認事用法」的核心司法職能亦可評鑑,非司法機關而可因個案監督法司並施以威嚇,權力已堪比擬和正常法司平行的「東廠」或「警總」了。接著,近日監察院又通過對中檢陳隆翔檢察官的彈劾案,嚴重侵犯檢察官對個案認事用法之司法核心職權,尤其主導彈劾案的監委又是著名民間司改人士,亦曾自陳「本件調查案就是段宜康委員所提出,必須給他交代」,「為了使曲棍球案能翻案重啟調查,我們想了很多方式,只好以承辦檢察官違法失職為由進行彈劾」等語。以上論調不僅是對司法權的踐踏,尤有甚者是,如果前例民間司改人士,大舉進駐「法官評鑑委員會」,有如成立法律位階的「小東廠」,本例中民間司改人士出任監委,有如把監察院變成憲法位階的「大東廠」,這是臺灣的民主法治二十年來從未有的異象,筆者不禁想問,為什麼當權者近來頻頻劍指司法?

【廖元豪觀點】沾光卻不沾腥的總統

韓國瑜市長最近提到「修憲讓總統兼任行政院院長」一事,雖然沒有具體修憲計畫,但也的確提醒多年來,中華民國總統「有權無責」的現象,似乎還沒解決。但,這真的是憲法體制的問題嗎? 由於在憲法上,直接由總統所為的公權力行為並不多,絕大部分的法令措施與政策,都是五院所屬各機關人員所為。總統只負間接責任。於是,就給了總統或各界人士,隨己意自由選擇要讓總統「沾鍋」、「沾腥」還是「沾光」的空間。然而,許多責任,總統想推也未必推得掉。當人民要歸責於總統時,裝可愛或神隱,是躲不掉的。

【趙春山觀點】兩岸議題敏感,切勿短線炒作

中美貿易戰談談打打,川普祭出對中國大陸商品加徵關稅後,日前又踩剎車,並推文表示他「對習近平的尊敬和友誼,是永無止境的」。習近平有苦說不出,受寵若驚之餘,或許心想「有這樣的朋友,哪裡還需要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