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觀點】美國前高階官員紛紛訪臺所為何來

圖片來源: 總統府 Flickr


三月初的臺北好不熱鬧,美國前官員組團來訪就有兩團,一團是在三月一日由美國在台協會安排、前美國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穆倫(Mike Mullen)率領來訪卅小時,另一團則是在三月二日由共和黨籍、前美國國務卿龐佩奧(Mike Pompeo)來訪四天三夜。這樣的情況應是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後首見。

若深究這兩團訪臺背後的政治意涵,其中至少有三點值得提出以供參考。

首先,美國內政選舉的戰場延伸到臺灣。

就常理判斷,我國外交部應不會搬石頭砸自己的腳,硬是將兩團安排連著兩天抵臺,所以合理的推論是,其中至少有一團是對方要求在指定日期前來,箇中原因最可能是跟即將到來的美國期中選舉以及總統拜登(Joe Biden)下滑甚多的支持度有關。

龐佩奧抨擊民主黨政府的外交政策不遺餘力,尤其是對中共當局的。例如他說拜登的中國政策顯示了美國的弱點,亦即沒有決心與能力去保護美國利益。所以如果是穆倫團要求早龐氏一天抵臺,就有要先「消毒」的意味,如果是龐氏要求跟穆倫團「拚場」,那更有濃濃的政治味。

第二,訪團對臺均表強力支持,但具官方色彩者始終不願觸及敏感的兩岸主權議題。

拜登政府去年四月委請前聯邦參議員陶德(Chris Dodd)率團訪臺,今年三月則再由穆倫率團,顯示美國將定期或在必要時派團到臺灣表示其對臺「堅若磐石的承諾」。此外,這些訪團始終關切臺灣如何展現自我防衛的決心,包括國防預算能否達國內生產總額(GDP)的百分之三,以及包括後備兵力在內的國防改革是否到位。

至於「以臺制陸」或媒體稱「最挺臺灣的國務卿」龐佩奧,在此次訪問稱「臺灣已是獨立國家,名字叫中華民國(臺灣)」」,美國政府早就該給予外交承認。他在推特中其實使用的是「Republic of ChinaTaiwan)」,然而重點是,他若真如是想,他在任內有《臺灣旅行法》(Taiwan Travel Act)等法律工具可用,至少也應由他或副國務卿訪臺,可見在朝時受到中共當局的壓力有多大。

最後,美國官方藉訪團向中共當局進行政治溝通。

穆倫於總統府致詞時說,他率領由「私人公民」(private citizens)組成的訪團來臺,從頭到尾沒提美國政府於組團中的角色。穆倫團也像去年陶德團一般,在出發前才由外媒披露,並非由官方公布。而且,穆倫團搭乘商務包機前來,不若去年的陶德團是搭行政專機。

這些都顯示了拜登政府臺海政策謹慎的一面,盡量在其「一中政策」下與臺灣各界互動,相信中共當局也讀得出來這樣的訊息。

蔡英文政府應從拜登政府與中共當局的政治溝通習得一些經驗,在強調臺灣如何強化備戰之時,更應利用與中共當局的政治溝通以止戰、避戰。拜登政府與中共當局有三個公報作為政治基礎,在對內容求同存異之下,直接的或像前述間接的溝通從未間斷。反觀臺灣在民進黨治下,有本錢不與中共當局進行有意義的政治溝通,又可止戰、避戰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