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俄烏戰火下岸田對俄強勢的背後風險

圖片來源:岸田文雄 instagram


烏俄衝突不僅使歐陸安全陷入二戰結束後最大的危機,其對地緣戰略的影響亦波及東亞。日本在烏俄衝突中,日本大動作呼應對俄羅斯全面性的經濟及金融制裁,態度迥異於2014年俄國佔領克里米亞時所採取形式性制裁。日相岸田文雄表示,現在正是我們守護國際秩序骨幹,團結一心毅然決然展現行動的時刻,讓俄國明白暴行須付出慘痛代價。岸田清楚地與美國及歐盟站在同一隊。

在美、中對立中,謹小慎微以避免日中關係結構性惡化的岸田,對俄國入侵烏克蘭不假辭色的譴責並制裁俄羅斯。此透露日、俄經濟連結不深,且日本對俄國的能源依賴亦不高。因此,與G7成員共同行動裁制俄國對日本經濟影響有限,但岸田卻可藉此拉近與拜登的距離,在5月迎來拜登任內首訪日本,為自己贏得美國的信任,以利岸田內閣長期化,可謂本小利大。

然而,俄國總統普丁視岸田的對俄制裁為不友好行為,安倍內閣時期的對俄接觸政策為之中斷,日俄關係陷入蘇聯瓦解後最壞的局面。在俄烏戰爭中,俄羅斯成為眾矢之的,俄國恐重回孤立,日本與普丁交情再好,岸田亦難冒天下之大不韙,再續日、俄所建立的「堅實盟友」關係—安倍2016年曾在家鄉山口縣親自接待普丁,展現兩人的好交情,並致贈愛狗的普丁秋田犬,拉攏俄國情感。

「安倍外交」向俄國靠攏,意在完成所屬民主黨系的開山祖—自民黨首任總裁鳩山一郎與其外祖父岸信介實現日、俄邦交正常化後未盡之事功:與俄國簽訂和平條約,使日俄關係真正走向「戰後」。但囿於二戰遺留下來的「北方四島」爭端,安倍未能克盡全功,終究無法為日本留下《日俄和平條約》。

岸田首相7日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上,明確稱北方四島是日本固有領土,此用語異於安倍內閣避免使用該表述的態度。當時,安倍考慮對日、俄領土爭端談判的不良影響,內閣會議決定不予說明是否將此地稱為日本「固有領土」。但岸田鑑於俄羅斯進攻烏克蘭,恢復以往的表述。8日,日本外相林芳正在記者會中更直言,俄羅斯占領北方四島「沒有任何法律根據,是非法的」。

日本右派媒體人聞之興奮表示,日本將利用俄烏戰爭的國際新格局,擺脫「二戰戰敗國」枷鎖,與俄徹底撕破臉,趁勢奪回遭佔領的「北方四島」。此或許言過其實,但岸田的對俄強勢發言,無可諱言將使日俄關係更困難,且具安全風險。「北方四島」扼住鄂霍次克海,對俄而言,其戰略意義猶似東亞的克里米亞,俄國視為「二戰的結果」,無意歸還日本。

在外交上測試大國的戰略紅線,極為危險,日本高估自己的外交操作能收放自如,屆時恐覆水難收。烏克蘭原來亦不求戰,惟誤判北約與俄國的情勢,將自己帶向戰爭。中小型國家面對大國的戰略壓力,切忌火中取栗,用升高對立或戰爭邊緣的策略,否則即會走上「不情願的戰爭」,陷入不對稱戰爭,不論結果孰勝孰負,小國都將付出慘痛代價。但大國也要揚棄攻勢現實主義的思維,如此方能實現符合各方利益的多邊和平架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