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雄觀點】俄烏戰爭衝擊全球糧食供應:準備面對即將來臨的糧食危機狂潮

圖片來源:Flickr


對於近日俄烏戰爭的焦點往往著重於衝突發展本身,或是對於雙方戰略與戰術運用的分析,但是對於戰爭造成的影響並沒有全面而深刻的探討,由已經出現的全球糧價上漲的情形來看,我們不能輕忽全球糧食供應即將造成的衝擊。

俄羅斯和烏克蘭是世界重要糧倉,俄羅斯小麥生產佔全球的11%,烏克蘭則佔3%;俄烏兩國佔全球小麥市場出口量的29%,並且供應了全球19%的玉米。這是就產量所做的觀察;而在作物的生產方面,即將在烏克蘭開始的小麥種植季節因為戰爭而中斷,也無法得知是否能有足夠的農民恢復耕種。

俄烏戰爭發生一個月以來,造成數百萬名烏克蘭人出逃鄰國成為難民。根據聯合國難民署323日的統計,烏克蘭難民已經達到367萬,留在國內的人民則參與保衛國家的戰鬥,或是勉強求生,自然無法從事農耕,可以預期即使戰事很快結束,但農作生產恢復仍需要時間。再加上戰爭破壞了基礎設施,保守估計今年應該已經無法重啟農耕活動。

此外,俄羅斯和其西方鄰國白俄羅斯均是化肥的主要出口國,兩國的化肥生產佔全球的40%,在戰爭爆發前,化肥價格已經飆至新高,加上戰爭後歐盟制裁白俄羅斯,停止進口其化肥,這又會進一步影響全球作物的生產。而在葵花籽油方面,烏克蘭是全球最大的出口國,約佔46%;第二大國則是佔有23%的俄羅斯。植物油的重要性在於大多數的食品加工都需要用到植物油,然而如同前述農作物近年價格飆漲,加上近來俄烏戰爭的影響,植物油價格上漲的壓力勢必無法避免。

還有一個不容輕視的事實,就是船員荒極端嚴重。根據英國金融時報311日的報導,在全球190萬名商業海員中,約有275,000人是烏克蘭或俄羅斯籍,合計超越單一最大船員供應國菲律賓。此外,光是烏克蘭一國就提供5.4%的高階海員,帶領74,000餘艘往來國際貿易航線的商船。俄烏戰爭使得這些船員的移動受到限制,特別是歐盟與美英等國對俄羅斯的制裁,使得俄羅斯籍商船無法進港。還有世界前三大貨櫃航商瑞士地中海航運公司(MSC、丹麥快桅集團(Maersk)以及法國達飛海運集團(CMA CGM)於戰爭發生後宣布暫停往返俄羅斯的貨櫃運輸,其目的雖然是希望對於俄羅斯的經濟形成打擊,逼使其停止攻擊,但是也無法避免地對於糧食運輸與供應造成延遲甚或中斷的影響。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於1996年全球糧食高峰會(World Food Summit)對於糧食安全所下的定義是「當所有人在任何時候都能在物質上和經濟上獲得充足、可靠和有營養的食物,以滿足他們積極健康生活的飲食需求和食物偏好時,就存在糧食安全。」由目前俄烏戰爭對於全球糧食供應造成的衝擊來看,顯然無法達到糧農組織對於糧食安全的要求。就全球的視角來說,糧食供應危機將會直接衝擊廣大的低度開發國家與人民,因為近兩年來的新冠肺炎已經造成相關供應鏈中斷,大幅推升了糧食價格,更造成許多低收入與仰賴糧食進口國家人口的營養不良比例上升。

為了解決這些國家的糧食危機,有些國際組織投入援助的工作,例如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 WFP)採購穀物和食品援助較貧窮國家,例如阿富汗、索馬利亞、伊索比亞和肯亞等,該組織於2021年購買約140萬噸小麥,但其中約有70%來自烏克蘭和俄羅斯。俄烏戰爭不僅造成糧食來源中斷,若轉向其他國家或地區購買糧食又得因應成本上揚的困境。換言之,糧食價格飆升將會進一步削弱世界糧食計劃署提供援助的能力,使得全球饑荒和貧困更加嚴重,讓這些國家陷入無止盡的飢餓與貧窮之惡性循環裡。

再觀我國面對此次全球糧食危機的處理,農委會主委陳吉仲於321日在立法院經濟委員會強調,已啟動糧食安全儲備機制,盤點國內生產資材及農漁畜主要糧食,未來6個月皆可供應無虞。另外,由於先前行政院免徵進口小麥、玉米、黃豆營業稅至4月底,有助減輕飼料成本負擔,農委會也將向行政院爭取延長2個月以穩定物價。換言之,政府非常「樂觀地」認為糧食供應無虞,另並透過免徵關稅作為穩定物價的手段。但是由前述國際情勢的分析來看,現在全球原物料價格上漲的原因在於俄烏戰爭的持續、糧食生產和供應等外部因素,單純地以內部手段作為因應,恐怕無法有效對抗。更何況未來需要應對的是全球缺糧與搶糧的挑戰,我們無法擁有如此「樂觀對待」的本錢,或許臺經院院長張建一所提出的警示「大家要有心理準備」,更是政府需要認真思考的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