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樂義觀點】俄烏戰爭對今後國際戰略格局的可能影響

圖片來源: Rustem Umerov twitter


俄烏戰爭歷經1個多月後終於露出曙光

329日俄烏兩國在土耳其伊斯坦布爾舉行新一輪談判。烏方代表向俄方提出關於為烏克蘭提供新的安全保障體系的建議。俄方為尋求妥協也同意採取2項衝突降級措施:軍事上減少基輔和北部城市切爾尼戈夫方向的作戰行動,政治上俄羅斯不反對烏克蘭加入歐盟,但決不能加入北約。

對於最敏感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和克里米亞的地位問題,雙方不列入談判協議內容而以單獨方式另做討論。烏方建議有關克里米亞的地位問題可以有15年的磋商期,可謂一大讓步,但最終還要訴諸於公投。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Volodymyr Zelenskyy330日表明,凡涉及全民重大決定不能由1個人或一群有任何政見的人做出,而需由全體人民決定。這為今後俄烏協議的最終結果埋下伏筆。

假設俄烏雙方近期達成和平協議,西方對俄羅斯排山倒海的制裁是否隨之減緩或喊停,是下一步觀察國際戰略格局如何變化的重要指標。烏克蘭國防情報局局長布達諾夫(Kyrylo Budanov327日在一份聲明中指出,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正試圖分裂烏克蘭,從烏克蘭東部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下手,把烏克蘭一分而二,就像二戰後朝鮮半島被分成南北韓。為此烏克蘭將發動一場「全面游擊戰」,趕走俄軍以維護國家領土完整。

如果普京真的這麼幹,俄烏形勢恐怕在很長時間都不得善了。從國際戰略格局來看,普京全面入侵烏克蘭已經直接促成西方國家的廣泛動員,此前法、德等一些西方國家,希望與俄羅斯保持穩定良好的戰略關係。但是俄烏這一仗極大扭轉一些較為中立國家實行平衡外交的希望,對俄立場發生質的轉變,情況類似1939年納粹德國入侵波蘭不少歐洲國家採取綏靖政策,最終大夢初醒而對德採取一致行動。

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項目資深研究員趙通認為,俄烏戰爭使得美國在西方世界的領導力進一步恢復。西方空前團結及普遍動員趨勢,勢必影響今後國際戰略力量對比格局的長期演變。

中國國務院參事室公共政策研究中心副理事長胡偉3月在《中美印象》網發表文章指出,有些輿論認為俄烏戰爭意味美國霸權的徹底崩塌,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意欲擺脫美國的法、德等國又重新回到北約防衛框架。德國大幅度增加軍費預算,瑞士和瑞典等國放棄中立。北溪二號 天然氣管道被無限期擱置,歐洲對美國天然氣的依賴必然增加。美歐將更加緊密形成命運共同體,美國在西方世界的領導地位得以反彈。

胡偉指出,如今已非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兩大陣營對壘,而是西方民主與反西方民主的生死決戰。美國將構建空前廣泛的民主統一戰線。他說:中國一貫主張尊重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如今也只能站在世界大多數國家一邊,以免被進一步孤立。此一立場對於解決臺灣問題也有助益。

美國斯坦福大學知名學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310日在《美國宗旨》(American Purpose)網站撰文對俄烏戰爭做出12項預測,最後一項就是俄羅斯發動戰爭的失敗可能會促成自由的新生new birth of freedom),這有助於擺脫全球民主進入蕭條的困境。

以上是某一方面的觀點。歷史的走向也許在1年內就能明朗,而中國因素可能更為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