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觀點】別高估國際支持 忘了主權國家偽善

圖片來源:European Commision


「現在你對於俄羅斯、烏克蘭衝突的想法和行動是怎樣,大概就是萬一臺海兩岸開戰時,許多外國人的想法和行動。」

這句話有些粗略,也無法事先獲得驗證,但很殘酷的點出一件事實,亦即個人或公民社會團體在全球治理的浪潮中,逐漸斬獲前所未有的影響力,但個人對於國際事件的關注有其侷限與選擇性,且國際體系的軍事衝突迄今仍由國家政府主導,幾無例外。

美國知名學者克拉斯訥(Stephen Krasner)在1999年提出主權是「有組織的偽善」(organized hypocrisy),國家會以主權為名,選擇性的接受、違反或刻意忽視行之有年的國際規範。他的論點到現在依舊適用。

再加上距離與媒體因素,就算是最「熱門」的俄烏衝突,也呈現歐美等西方國家與人民較熱衷投入、其他地區則較冷淡以對的情形,遑論有許多國家與區域組織常對俄烏衝突保持相對中立,倘有譴責俄國率先使用武力入侵,亦多點到為止。

因此,內政上問題叢生的烏克蘭澤倫斯基政府突成歐美等國支持的焦點,但一個多月過去了,即使有再多國際媒體的報導、再多西方國家民眾的關切與實際支持,烏國仍在零星接收軍武與經濟、民生援助的情況下,孤身對抗俄羅斯。

與此同時,如衣索比亞、敘利亞、葉門等均深陷內戰泥淖,常可見到對基本人權的違犯。以衣索比亞為例,內戰自去(2021)年11月開始惡化,已造成數千人死亡、至少200萬人成為難民,內戰地區600萬人中有約500萬人極需基本食糧,另約半數懷孕或哺乳期婦女的營養不良。

可是,知情世人中的絕大多數,對中東、非洲等武裝衝突所導致的種種問題,多是掬一把同情淚,或者當作可以補充的國際知識,真正從頭到尾積極為受侵犯的一方聲援、奔走的,真是少之又少。

看看烏克蘭等不幸國家,我們再想想,若臺海真的發生較大規模、持續的武裝衝突,主權國家又多偽善,國際體系內的國家政府與人民的想法和作法可能是什麼?在臺灣的我們其實並沒有樂觀的道理。

有人說,臺灣海峽天險是解放軍難以跨越的鴻溝,也有人說,臺灣有高科技半導體「護國神山」的保護、是國際供應鏈重要的一環,因此如果中國大陸當局舉兵犯臺,必須考慮所引起的影響將更巨大,而且全世界的反應會更激烈。

其實隨著俄烏衝突的延續,大家發現俄烏兩國在石油、天然氣、鋼鐵、小麥、肥料等許多方面也是國際供應鏈重要的一環,但大規模的軍事入侵還是發生了。

烏克蘭與俄羅斯及他國接壤甚長,降低了俄軍攻烏的難度,但也讓外援得以化整為零進入烏國。反而臺海在發生戰端時,外援難以進入臺灣,讓臺灣更容易陷入孤立無援。

所以,我們不能低估了臺灣面臨的風險和中共領導人派軍進犯的意圖,也不能高估了臺灣的國際地位,以及受到外部攻擊時,被視為偽善的政府所給予的同情與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