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強波觀點】促轉會敢不敢要求紐約時報、產經新聞下架蔣介石?

圖片來源:flickr


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這正是義大利哲學家克羅齊(Benedetto Croce)提出的著名命題,意思是不論何時何地的歷史均須透過當代人的詮釋才能流傳。所以根本沒有「蓋棺論定」這回事,歷史人物的好壞功過都由解讀者說了算。所以被尊為「萬世師表」的孔老夫子,在老共搞文化大革命時被大批特批,紅衛兵不僅鏟平孔墓,「大成至聖先師文宣王」石碑也被砸碎,還拉了一票尊孔學者跟在孔子塑像後頭遊街示眾。但是改革開放以後,中共政權發現孔子可是國之瑰寶,於是又搖身一變,成為文化大使兼統戰工具,在各國開辦「孔子學院」,做為放送大外宣的基地。鄭成功何嘗不是如此?過去他被敇封為「開臺聖王」,現在卻多了「原住民殺手」的稱號。

而在國民黨威權統治時代,被奉為「民族救星」的蔣介石也擺脫不了這樣的宿命。在民進黨當家後,他漸漸變身為「殺人魔王」,尤其每年45日忌日一到,總少不了一陣口誅筆伐。可見歷史人物都是隨後人說短長,只要發言者敢講,而且又有閒人想聽,哪怕荒腔走板,仍有其市場在,所以出了老是把蔣介石當成提款機的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簡稱促轉會)也就不足為奇了。

不過筆者可要建議促轉會睜開眼睛,看看世界,因為老蔣的「殺人魔王說」未必行得通。首先來看看向來執美國輿論界牛耳的《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該報總部大會議廳名人牆上的醒目位置就有蔣介石親筆簽名肖像20161122日甫當選美國總統的川普前往紐約時報做親善拜會,好巧不巧就坐在這照片前,如此的「蔣公背後靈」構圖格外引人注目,也立即成為新聞焦點。

經查係1952620日紐約時報第三代發行人蘇茲伯格(Arthur Hays Sulzberger)首次訪問臺灣,一抵達臺北就由美國大使館官員陪同覲謁蔣介石總統,雙方相談甚歡,而獲贈簽名照。或許有人認為一張照片不算什麼,但七十個年頭過去了,紐約時報大會議廳已裝潢多次,依然保留蔣介石肖像,可見其重要性。而且老蔣如果真是殺人魔王,為何名人牆上看不到希特勒、墨索里尼,甚至史達林、昭和天皇?

此外,二次大戰後的反共右派日本人在情感上大多支持播遷來臺的國民黨政權,也推崇蔣介石的反攻大陸志業。日本報界頗具影響力的《產經新聞》在長期連載《蔣介石秘錄》(中譯本為《蔣總統秘錄》)之後,社長鹿內信隆為了表達對蔣氏的感念,還特地於他逝世三週年的197845日在箱根的雕刻之森美術館蓋了一間「中正堂」,內設「永懷蔣公」牌匾以資紀念,造訪此景點的觀光客便可看到。經查此類建築還有好幾處,例如愛知縣額田郡的「中正神社」、千葉縣岬町的「以德報怨碑」、神奈川縣橫濱市的「蔣公頌德碑」,日本人總不會瘋狂到去膜拜、尊崇一個殺人魔王吧?不過諷刺的是,當年支持蔣氏國民政府的日本右派,卻是現在力挺民進黨政權的主要勢力。

美日新聞媒體對蔣介石的尊崇乃是基於他是二戰同盟國的領袖地位,以及冷戰時代的反共鐵人角色。如上所述,一切歷史都是當代史,本文的用意並不是幫蔣介石平反,而是在提醒讀者,政治人物的好壞功過應該通過多元解讀。如果只會盲目地詆毀他是殺人魔王,那跟一味吹捧他是民族救星又有什麼兩樣?

轉型正義其實是個模糊概念,為了追求所謂的正義,到底要追溯到什麼時候?日治、清領、明鄭,還是荷據?又到底要涵蓋到什麼地方,臺灣、中國,還是海外?這都有待商榷和尋求共識。尤其現在,一是資訊互通的地球村,二是臺人出國旅遊頻繁,如果知道被促轉會視為殺人魔王的蔣介石在境外被如此尊崇,豈不錯愕與尷尬?為了貫徹去蔣化決心,促轉會難道不敢要求紐約時報、產經新聞也下架蔣介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