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軟實力的硬考驗

圖片來源:potus instagram


上月中,英國知名的品牌價值評估諮詢機構「Brand Finance」發布《2022年全球軟實力指數排名》,根據去年底調查全球120個國家和地區10萬多人,其中包括外交和商務領域的專家,以「知名度」、「影響力」、「總體聲譽」、「軟實力支柱」、「防疫表現」等11個指標,最終得出了最新的軟實力榜單。其中,美國從去年的第六上升至榜首,而中國大陸也從第八上升至第四。

1980年代末,美國學者約瑟夫.奈(Joseph S. Nye)提出「軟實力」(soft power)的理論,指「一個國家通過吸引和說服,而非脅迫或收買,令其他國家達至其預設目標的能力。」他認為一個國家的軟實力主要存在於三種資源中:「文化」、「政治價值觀」及「外交政策」。以當時先後發生日本泡沫破滅、柏林圍牆倒塌、蘇聯解體的國際事件來看,美國確實以軟實力打敗了當時的主要對手。

然而,1990年代初至今三十年,美國內部治理問題叢生,使昔日一枝獨秀的軟實力似有逐漸下滑的趨勢。貧富差距惡化、種族矛盾擴大、基礎建設停滯、通脹情勢嚴重,加上金融與地產投機盛行、製造業空心化、國債快速累積,許多人已經喪失美國夢的奢想。2016年私德備受爭議且從沒有執政經驗的川普總統上臺,便是一個警訊。可惜川普只點出了問題,卻無時間與能力解決。加以疫情處理不當,任滿一屆4年便倉促下臺。

2021年軟實力指數排名中,美國落居全球第六的主要因素便是防疫指標落於人後。全球第一的感染人數,使其在疫情應對分項上排名全球第105名,差不多就是全球倒數。此外,與排名第一的德國相比,美國在總體聲譽、商貿形象、國內治理(是否安全)、國際關係、人民與價值觀(是否友善)等指標也都表現落後。而拜登總統在去年初上任,一改川普任內的許多政策,例如防疫與疫苗接種,例如大力拉攏傳統盟友,使美國在西方媒體的形象大為改善,才在2022年的排名中重回世界第一。

然而軟實力的作用,也需要有軍事的硬實力與經濟的影響力為後盾,才能無遠弗屆。此刻的美國不如以往,由於空虛的製造業,無法給予盟國太多實質的援助。軍事上的領先,也不若過往的絕對優勢。加上拜登在國內低落的民調,而兩黨惡鬥的政策不一致,令盟國不知此時民主黨當局的承諾是否能延續。例如眼下俄烏戰爭,雖然美國領導北約制裁俄羅斯,然而金磚五國(除俄羅斯外)、東協國家、中東產油國、中南美洲國家、伊斯蘭世界諸國幾乎都沒有參與制裁。顯然,俄羅斯資源與能源大國的地位,比起美國的金融大國地位,更像是擁有走遍世界的硬通貨。

俄烏戰爭中,對於流離失所、妻離子散的烏克蘭人民而言,沒有什麼比和平更加珍貴,更加迫切渴望。然而美國及北約提供的卻是武器,而非居中調停的和平希望。也難怪在最近的《美國保守派》(The American Conservative)雙月刊中,前雷根總統顧問Doug Bandow發文「華盛頓將對抗俄羅斯到最後一個烏克蘭人(Washington Will Fight Russia To The Last Ukrainian),質疑戰爭是否最符合烏克蘭人民的利益?美國曾用軟實力成功贏得對德國、日本、蘇聯的挑戰,難道只因如今直接受影響者不是美國人,就可以不斷執著以軍事武器解決爭端?

此外,資本主義制度強調私有財產神聖不可侵犯,財產權高於國家權力。然而,美國近日將去年撤出阿富汗後凍結的該國資產沒收,以及凍結甚至沒收俄羅斯私人財產,都可能傷及美國長遠的軟實力,恐怕也將損及美元霸權的維繫。例如,海灣阿拉伯國家合作委員會在今年與中國大陸的接觸中,就傳出以人民幣結算石油交易之說。而著名的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Kenneth Rogoff也在近作指出,將美元「武器化」的種種作為,或將在20年內終結美元的霸權主導地位。原本可能需要50年才能完成的事情,現在可能需要20年。無疑,對已經喪失製造業大國地位的美國而言,倘若進一步喪失金融霸權的大國地位,對美國的軟實力更將是致命的打擊。

但其實追根究底,美國軟實力的根源不在美元的國際地位,而在國內治理的良窳。如果中產階級振興,貧富差距改善,種族矛盾和緩,基礎建設先進,通貨膨脹溫和,財政收支平衡,人民自信爆棚,下一代人過得比上一代人好,那麼美國夢就能不斷在全球發出磁吸力及影響力,美國的軟實力才能像 1990年代一樣所向披靡。而不至於像今日,在多項戰爭制裁發起號召中,只得到雷聲大雨點小的反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