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登及觀點】自由國際秩序將因烏克蘭戰爭起死回生?

圖片來源:Joe Biden 臉書粉專


俄烏戰事成就美國「雙殺打」完美佈局?

從川普就任美國總統時起,許多西方國際政治學名家便對美國主導的戰後「自由國際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的前景表示悲觀。美中貿易戰、新冠疫情與俄烏軍事衝突爆發,國際秩序加速下墜的預期更甚囂塵上。不過隨著俄國侵烏的攻勢陷入膠著,北約、歐盟與G7等西方集團迅速響應拜登總統極限制裁俄國、積極圍堵中國佈署的訴求,印太地區也隨著日本岸田新政府和韓國大選勝出的保守派候選人尹錫悅同時向「四方集團」(QUAD)聚攏,一時之間「自由國際秩序」似乎大受振作,連原本也對西方集團近年表現略感失望的歷史樂觀派大師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振奮起來。

於是,自由國際秩序不止將因普京之戰起死回生,美國穩居終結歷史的霸主,更是固若金湯。至於華府朝野認定的頭號敵手(rival)中國,則又陷入上海封城、供應斷鏈、經濟下滑的危機。北京若冒險犯臺,不啻陷入美國在歐亞大陸兩端布置的「雙殺打」(double kill),不止美國將笑傲21世紀,臺灣複製「基輔抗戰」模式後,更可大方慶祝「舊金山和會70週年」,迎向「海闊天空」?

俄烏戰爭體現美方「混合戰」優勢

早在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之時,西方戰略與學術界便提出了「混合戰」(mixed warfare)的概念,以描述行為者多元流動、綜合運用正規與非正規力量、兼具先進、精準、彈性、快速反應能力,且能在戰場前方、後方和國際社會操作媒體與社群網路設定議程,快速動員有利資源的激烈競爭行為。如同「銳實力」(sharp power),起初這些概念像是專為西方的威權對手如中、俄量身定做,並不具學術概念要求的嚴謹性;而「軟權力」(soft power)則像是專為美化市場經濟民主政體的另一鏡像。這些概念本身的傳播,倒有塑造認知的混合戰效果。

但發展一段時間之後,不僅學界有人提出「軟權力」(soft power)本質上是很具攻擊性的論述戰「硬力」,且西方集團本身早已積極致力發展混合戰的能力。馬斯克的「星鏈」加入援烏,很像是西方版的「人民志願軍」,俄方也難因此稱「美軍」參戰,比國籍不明的傭兵,更是經典。

至今我們可以輕易發現,俄國在烏克蘭的表現反而像是只會用坦克、大砲打二戰,其他混合戰的項目可謂被動甚至極為笨拙。特別是混合戰中強調的媒體優勢,使俄軍的暴行跡象極短時間內便常首先由英語媒體全球傳播。烏東地區多年來親西方與極右民兵和親俄分離主義者暴力衝突造成的凋敝傷亡,「國際社會」則知之甚少。去年秋天以後,基輔加大力度企圖軍事收復東部兩州,西媒自是認為理所當然,彷彿在響應中、俄歷來「內政不容干預」的主張。

混合戰是雙刃劍

凡事有一得必有一失,短多未必能保證長期優勢。俄國與西方混合戰對抗的初步結果,確實遏制了普京達成「城下之盟」的圖謀。但華府為首的西方對包括「柴可夫斯基大賽」、俄國殘奧運動員甚至俄國寵物的全面抵制,恐怕已經超過針對莫斯科政治菁英制裁的比例原則。而糾合波蘭、斯洛伐克、波海國家等逼迫西歐能源消費大國禁購俄氣,不僅加深了台面下歐洲的分裂,結果俄國短期的天然氣出口竟不減反增,盧布也是先貶後升。更不用說抵制俄國造成的國際大宗物資價格飛漲,又使歐洲經濟與美國通膨雪上加霜。根據近期民調顯示,俄國總統普京目前國內支持度仍維持高檔,美國拜登總統一度升高的滿意度卻開始下滑,使今年期中選舉保持兩院多數的目標岌岌可危。

最後是國際社會的反應。即令從最表面的聯合國大會譴責俄國表決來看,仍未能爭得中、印等人口大國的支持。在制裁俄國方面,更只有西方集團力度不同的響應。就是美國後院的ABC三強(阿根廷、巴西、智利),也不贊成強力制裁俄國。人稱「南美川普」的巴西總統波索納洛(Jair Bolsonaro)反對制裁,大有期待川普「再度拯救美國」(Save America Again)之氣概。向來仇視西方金融霸權的阿根廷,總統費爾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還出席北京冬奧並訪問俄國。東協國家目前除新加坡溫和表態聲援美國,其他國家不是觀望,就是如越南、馬來西亞,明白表示中立。至於海灣國家與北約的中東柱石土耳其就更不用說,他們對美國從阿富汗撤軍和新伊朗政策早已心生懷疑,甚至向北京打聽以人民幣結算油費,無視損及「石油美元」體制的權威。

從這些現象來看,俄烏戰爭恐怕仍是自由國際秩序下墜中的插曲,誰能扭轉乾坤,遠在未定之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