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久高觀點】政府為何不願「與病毒共存」?

圖片來源:蔡英文 臉書粉專


戰爭必定會造成傷亡,其雖殘酷無情,但也總是有人可以從中獲利,故而不願戰爭結束。近來的俄烏戰爭就是典型的例子:雖然死傷無數,千萬人流離失所,但期盼戰事持續不止者,仍大有人在。

防疫如同作戰,疫情造成的死傷常也不亞於真正的戰爭。而在防疫戰爭中自然也有其獲利者,對這些獲利者而言,防疫戰爭自然也不能輕易落幕。

隨著疫苗接種的普及化、抗疫藥品推陳出新,以及變種病毒日漸弱化等因素,從2020年開始的全球抗疫大戰早已出現改變。就法制面而言,早自2021年下半年起,已有不少國家結束特別的緊急狀態體制,回復常態法制。例如法國自2021710日正式終結為對抗COVID-19的「公衛緊急狀態」,日本也自2021101日起全面解除緊急事態宣言。就具體防疫措施而言,丹麥、挪威、瑞典、英國等國自20222月起,紛紛解除大部分的防疫措施,明白揭示「與病毒共存」的公衛政策。鄰近的韓國除了解除大部分的防疫措施外,更自20224月中起將COVID-19降級為如同肺結核的「第二級傳染病」。

在「與病毒共存」之聲於世界各國響起之際,總統於官邸提出「非全面清零」,亦非「與病毒共存」而放任病毒肆虐;而是「重症求清零、有效管控輕症」的「新台灣模式」。行政院已於415日函請立法院同意將即將到期的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及防疫特別預算再延長一年,而立法院最大在野黨對於此延長案竟表示「將會強力支持」。執政黨不願「與病毒共存」的表面理由甚多,從防疫公衛考量到選舉人才佈局等,不一而足。至於在野黨竟也強力支持,其算計為何?實非常人所能理解。只是有一個不爭的事實是:全球主要國家中還強調「清零」者,僅餘海峽兩岸這兩個相互敵視的政權。為何這兩個表面上價值體系大相徑庭的政權,卻會在防疫政策上有志一同?

回想兩年多前疫情爆發之際,國內已有總統應依憲法發布緊急命令之聲。總統斷然拒絕的理由是相關防疫措施皆有法源依據,沒有必要發布緊急命令。相較於光川普總統就發布七次國家緊急狀態,日本政府四次發布緊急事態宣言,法國政府兩度發布公衛緊急狀態等事例,我國自始不曾進入「緊急狀態」。「緊急狀態」顧名思義就是一種法制上為因應國家危急情境的特殊狀態,其最主要的特徵就是例外地允許行政權享有常態法制下所無之權力,並可能因之而限制或剝奪人民之權利。正是因為緊急狀態既有其急迫性與必要性,又有其危險性,所以各國法制皆承認其存在,但予以嚴格控制;僅允許其短暫存在,不容其不斷延展,將例外狀態常態化。

我國雖未發布緊急命令,但卻透過傳染病防治法與前述防疫條例達到行政權專權的例外狀態。舉凡強制口罩令、居檢或隔離相關措施、各類集會禁止,營利與非營利活動之限制、防疫藥品與物資之採購、生產與販售,乃至國家徵用、個人足跡強制登錄與揭露、疫情資訊之散佈、疫苗選擇與施打順序等,從人身自由權、財產權、工作權與營業自由、言論自由與健康權等,無一不受政府嚴厲管控。更遑論透過防疫條例,除了空泛概括的行政空白授權之外,更有不受常態預算法限制,天文數字般的龐大特別預算可資運用。面對防疫戰爭,執政黨因防疫法律而權、錢飽滿,其自然是這場防疫戰爭的最大獲利者。「與病毒共存」無異於宣示疫情趨於常態化,必須回歸常態法制。若此,在特殊例外法制下得以恣意揮灑權與錢的空間不再,執政黨怎麼會願意?

如果能看透這點,疫苗遲遲買不到,篩劑到處缺貨,抗疫藥品不足等諸多落後準備情事也就不難理解。如果疫情能被有效抑制,乃至最終流感化,政府現下所享有的特別權力皆將頓時失所附麗。故若能操控疫情在可忍受範圍,並讓例外狀態持續延展,最好能延展至2024年大選年後,應是執政黨最理性的算計。同樣的,中共當前堅持清零政策的高壓控管,或也與有助於其政權穩定與國家主席連任有關。在此思考下,在野黨強力支持防疫條例延展的思考邏輯,實屬高深莫測,凡人不解。

當大家必須排隊實名買限量口罩或快篩試劑,無數人無辜地被送防疫旅館或被要求居檢,違反防疫規定者則被重金裁罰,而守法的代價則是讓兩歲兒童苦等防疫救護車不能即時就醫而喪生,這些「防疫日常」已令人麻木。當指揮中心不斷地推出各種令人眼花撩亂的滾動式防疫措施,從宣示中央到地方應作法一致、步調一致,到應「自主應變」,乃至「把鑰匙丟下樓」,全民必須每事問,形同失能而不再自主。彷彿全國一起在玩「老師說」的遊戲,政府扮演「作之君、作之師」的角色。在此情況下,政府怎願與病毒共存,逐步恢復常態法制生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