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業中觀點】拜登政府的對中務實路線可以維持嗎?

圖片來源: joebiden instagram


烏俄戰事未歇,但美國拜登政府在站穩與歐洲盟友關係後積極回防亞洲,中國挑戰儼然是重中之重。值此之際,《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季刊春季號以中國挑戰為專題,對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進行評析,相關論點值得留意。

拜登對中政策相對務實

哥倫比亞大學黎安友教授(Andrew Nathan)的專文,由目標與執行方式兩大面向進行衡量,認為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係將中國視為區域的軍事安全挑戰者以及全球影響力的競爭者,而較前任川普務實許多。拜登政府的對中政策主要擘畫者包括坎伯與蘇利文,在總統大選起跑前已撰文指出美國須走出交往政策來務實面對中國崛起後之行為所帶來的挑戰,因此將雙方關係定位為競爭關係,但主張此等競爭應是有限度、受控的競爭。

至於拜登政府內部的對中鷹派人士,包括杜如松、葛維茲、易明等則認為,中國長期以來的戰略,就是要透過明爭暗鬥的手段全面取代美國。然而,拜登團隊即便對中國的評估有上述本質與範圍上的差異,但對於如何應對中國,看法與策略卻較為一致,大致包括強調多邊方式、訴求價值與利益、重建與盟友關係、尋求有限度合作等,而可以對中國形成較川普時期更大的壓力與誘因。準此,黎安友認為,對美國而言,最重要的是要看中國的意圖與能力之間的差距,並從實際情勢著手,準確估量中國所帶來的威脅以為回應。

衰落的中國是更大的威脅

同一期的專刊中,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高等國際研究院教授布蘭斯(Hal Brands)則認為,美中關係將有很大程度將受到中國內部情況的影響,而一個行將衰敗的中國,將給世界與美國帶來更大的挑戰。該文由人口結構老化、經濟成長遲緩、資源糧食匱乏等面向進行評估,認為中國在接下來的10年間即將衰落,而各界迄今所擔憂的美中之間權力移轉將不會發生。至於各界質疑,中國近年的軍事支出及力量的增長,布蘭斯認為,不過是因為作為一個非民主的強權國家,經濟衰退不會立即反映在軍事支出上,正如蘇聯在1980年代經濟逐步崩盤的情況下,仍擴大了軍事的支出。

依布蘭斯所言,中國的問題不單單是經濟成長將更為緩慢,更嚴重的是它即將重蹈歷史上強權國家過度擴張而致衰敗的覆轍,一如我們看到中國在南海、南亞及其他地方的激進舉措,而這正反映出中國面臨經濟衰退、時不我予的急迫感。就政策層面而言,布蘭斯認為,中國的急迫感將促使北京採取更為鷹派的作風,因此美國並不能等待中國自行衰落或崩潰,而是應該強化與盟友在價值層面以及經濟層面的合作。

務實中有強勢色彩

上述兩篇文章反映了近期美國討論中國政策的相關看法,當黎安友認為中國目前為止並非對美國產生存續威脅的敵人,而布蘭斯則傾向將中國定位為生存威脅,這兩種看法預料將持續在拜登政府內各有支持。此外,布蘭斯將中國近年來對外政策的強勢作為歸因於習近平對於中國衰落的急迫感,恐怕也忽視了中國對外政策中的被動防禦性因素而略失偏頗。證諸拜登上任迄今的對中政策,與其前任相較確實較為一致而符合美國利益,對於中國在烏俄戰事中的表態與不表態,也持續施加壓力,此等帶有強勢色彩的務實主義,或將持續成為拜登政府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