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岸田外交」應服務於「所得倍增」

圖片來源:岸田文雄 twitter


在日本5月黃金週連假,首相岸田文雄展開密集外訪,不僅接連訪問泰國、越南與印尼,更遠赴歐洲英國、義大利與教廷3國。此行的目的在於為美國揪團共同應對俄烏戰爭及中國的挑戰,泰國是今年亞太經合會(APEC)主席國,印尼則是「二十國集團」(G20)輪值主席,岸田認為中、俄為國際秩序及區域安全的威脅,希望印太與歐洲共同行動。此外,向國際宣傳「新資本主義」,爭取各國「投資岸田」(Invest in Kishida)亦為外訪的目的,不讓安倍晉三的「下單安倍經濟學」(Buy Abenomics)專美於前。

岸田首相不僅為老大哥美國奔走,試圖擴大站隊美國的國家,更為備戰今夏的參議院選舉,趕進度累積內、外政績,而為鞏固自民黨的基本盤,避免選戰中蕭牆禍起,岸田在對俄及對中外交上展現鷹派作風。岸田似乎想翻轉過去的溫和派形象,以迎合俄烏戰爭形勢下,較迎合選民喜好的強硬領導風格。

岸田高調的對俄羅斯制裁,在與意大利總理德拉吉及英國首相強生的會談中,介紹日本對俄追加制裁,除凍結資產的俄國人名單增列140人左右外,更禁止向約70個俄羅斯軍事相關團體出口。岸田表示,日本將禁止向俄羅斯出口量子電腦等採用尖端技術的物品,凍結更多俄羅斯銀行擁有的資産,進一步對俄羅斯施壓,但岸田不忘聲東擊西指出,「烏克蘭或許即是明日東亞。出於此種危機意識,改變了對俄政策」。

然而,陷入烏東戰事泥淖的普丁亦將矛頭轉向日本,報復岸田的對俄制裁,俄羅斯無限期禁止岸田及林芳正外相等日本官員、國會議員、學者及媒體人士等共63人入境,使日俄關係幾近中斷。較諸北約(NATO)或「七國集團」(G7)其他成員,不僅外交、經濟制裁俄羅斯,更軍援烏克蘭武器,日本在俄烏戰爭中的角色受制於「防衛裝備移轉三原則」,岸田僅能頻頻加碼制裁俄羅斯,但促使普丁縮手的效果有限。

岸田在外交上的「高調」,招致莫斯科棒打出頭鳥,戰略施壓日本北方,將手伸向遠東。321日,普丁通知日本「不打算繼續俄日和平條約談判」,日、俄的「北方四島」爭端解決回到原點,示警岸田內閣。

俄國有意以日本為破口,相較NATO,印太缺乏集體安全,美國在東亞雖有美日及美韓同盟,但囿於歷史問題,日、韓非鐵板一塊,東京與首爾難以對俄同仇敵愾,何況冷戰結束後,日本因應「朝核問題」及中國崛起,將防衛重心南移至九州及西南群島,北方防務空虛,俄國若回防遠東,將使日本南北受敵,構成防衛難題。為此,岸田著手連結美日同盟與NATO,與英國簽訂《互惠准入協定》(RAA),深化自衛隊與英軍協同行動。

岸田所屬的「宏池會」素為「重美派」,相挺拜登總統不足為奇,但若將黑海戰火引至鄂霍次克海亦非日本所願,東亞動盪,「投資岸田」無疑是空話。「岸田外交」應服務於「令和版所得倍增計畫」,助力俄烏停戰,將全球從「對抗」拉回「交往」,再造日本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