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秦觀點】2027攻臺之辯

圖片來源:中國人大網


在兩岸軍事安全窗口的辯論中,2027是特有意義的數字,源自共軍建軍百年的紀念日與共軍軍事現代化成果的交卷日。美軍前印太司令戴維森(Philip Davidson)去年三月在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工作報告中,預言臺海潛在衝突時程可能在「未來六年」,算起來即2027。無獨有偶,前參謀總長黃曙光也稱2027中共將同時擁有三艘航艦,為可能的犯臺時間點。美臺退將相繼背書,讓2027攻臺論甚囂塵上。

2027建軍百年目標源自中共第19屆五中全會,《中共中央關於制定國民經濟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三五遠景目標的建議》指出「確保2027年實現建軍百年奮鬥目標」。在建黨百年與建政百年後,建軍百年成為黨的第三個一百年,但當中並未提出具體內容,僅稱要實現軍隊現代化,這與「三步走」期程大約一致。在北京的強國大敘事中「強國必先強軍」,建軍百年指標意義不僅涉及國防能力提升,更含長遠的國家主權、經濟、利益的追求,鑲嵌進兩岸統合、美中結構對抗、世界格局東昇西降等脈絡。建軍百年不能只從軍事觀點著眼。

根據中共國防部的說法,建軍百年目標能從四個方面理解:「加快機械化、資訊化、智慧化融合發展」、「加快軍事理論現代化、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軍事人員現代化、武器裝備現代化」、「要求堅持質量第一、效益優先」、「促進國防實力和經濟實力同步提升」。包含機械、資訊、智能等方面的發展,而軍事現代化為總體目標,要趕上並與國家發展現代化相協調,後者反過來扶植軍事現代化,成為一辯證關係。

「軍強」是「強國、國安」的先決條件,也難免2027建軍百年引多方遐想。雖然建軍百年解放臺灣來慶祝的說法相當吸引人,但中共並未明言將2027與臺灣掛鉤,另共軍早已把「美國介入」考慮進臺海可能的戰事想定中,而據中共官方說法,2027為軍隊現代化成果的驗收而非運作成熟,共軍在甫「軍隊現代化邁出重大步伐」時,是否就將一腳跨越臺灣海峽,讓1979年以來未有實戰經驗的部隊執行可能是二十一世紀最大規模跨海攻擊與入侵行動?讓該年才服役、未累積足夠演訓經驗的第三艘航母投入作戰?甚至直接對決擁有科技、全球部署、聯盟都具有優勢的美國人?似乎過於勉強,可能性不大。

雖有退將為2027攻臺背書,且用解放臺灣來慶祝建軍百年的說法也相當吸引人,但實務上仍有討論空間。而更可信的說法是美國防部發布之中國軍力報告認為的,2027軍事現代化目標在於「與美對抗」且「以武促統」。如真有所謂攻臺時程,2035將更值得辯論,2027僅是強軍「交卷期」。

2027也並非全然無戰爭風險。從攻臺內部推力/外部拉力評估,內部推力如中國大陸內部對習本人/共產黨支持度降低,或各種因素導致民怨、共產黨內部鬥爭、以及2027對解放臺灣的期望促使意圖改變等;外部拉力則有北京眼中臺灣走向各種意義上獨立、外國勢力介入(如美軍進駐)、臺灣外交地位象徵性/實質性的提升等。推拉力的同時作用將更容易引北京掉入攻臺陷阱,導致就算軍事能力或環境不允許,戰爭仍被迫發生。這些非物質性因素乃至於非理性因素不能衡量預測,將是2027導致攻臺可能的變數。

這些變數多快讓北京改變想法不好預測。但長遠來看有幾項指標能觀察,包括北京更強硬的對臺言論、相關法律的制定與修改以獲得動武合法性、更強烈將統一訴諸歷史及民族的論述、更頻繁的軍事動態,包括大規模軍隊調動與軍隊高層調換、軍事演習與威嚇、兩岸經貿交流中斷、尋求兩棲登陸的實戰機會等。目前為止僅能觀察到部分行動,像在我國西南防空識別區的戰場建立、掛勾臺灣與偉大復興。如2027確實在攻臺排程上,則這些現象在未來五年應得以觀察。二十大後的改變更需要注意。

實務看來2027並不在攻臺排程上,但一些可能的變數也需考慮,當中有些涉及中國大陸內部事務、美中結構對抗,乃至於更大層次的全球化裂解甚至文明衝突,並非臺灣一方能主導。但其他臺北能控制的即該積極控制,例如激進的臺獨追求或對北京的直接挑釁。如果戰爭還未不可避免,則務必延長兩岸競合時間,追求北京與臺北的「無限賽局」,避免落入非物質性與非理性的武統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