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觀點】拜登亞洲行強化反中力道的目標與隱憂

圖片來源:The White House twitter


美國總統拜登20日展開亞洲行,有意進一步聯合日本與南韓,並試圖將日、韓兩國與印太四國、北約、澳英美聯盟(AUKUS)掛鉤,成立一個更有效與更強的全球「反中聯盟」。問題是,儘管拜登這次亞洲行雄心勃勃,他卻必須與時間賽跑,就算贏不了11月的期中選,也要贏得連任,他的全球「反中」大計才有可能奏效。

拜登此行的第一個重大目標就是聯合日本、南韓、澳大利亞、印度等國成立一個半導體研發與製造的科技聯盟。這也是為什麼拜登訪問南韓時,一下飛機就直奔三星半導體工廠參觀的原因。拜登在訪問東京期間,也將與日本成立半導體產業的研發與製造聯盟。以美國重視我國台積電聯電等半導體產業的程度,臺灣應該也會在未來接受邀請,成為這個科技聯盟的成員。

其次,拜登此行的另一個大目標就是聯合日本、南韓、澳大利亞、印度等國成立一個排除中國、俄羅斯的高科技供應鏈聯盟,以確保一旦戰爭爆發,美國為首之西方國家的高科技供應不至中斷。

該聯盟一旦成立,也可以成為美國拉攏亞太地區國家的重要籌碼。按照華府的規劃,我國應該遲早也在受邀之列。

第三,在拜登亞洲行之前,白宮印太總監坎貝爾、國安會亞太資深主任羅森伯格三月間曾與英國官員談過,有關一旦美中兵戎相見英國角色的問題。在美國的協助之下,日本也可能與北約掛鉤。此外,日本與德國近年也強化軍事與情報合作。這些發展顯示,在美國鼓勵之下,印太四方對話(QUAD)將與北約強化關係,對中國形成包圍之勢。

第四,在訪問日韓期間,拜登也將宣布成立一個「印太經濟架構」(IPEF),成員除了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印度之外,還包括南韓、新加坡及英國,共計有十三國。

顯然,拜登有意透過IPEF的成立,取代「不斷進步的跨太平洋夥伴協議」(CPTPP)

拜登捨現成的CPTPP 而成立IPEF,當然是因為CPTPP的前身「跨太平洋夥伴協議」(TPP) 不受美國勞工歡迎,不但2016年大選期間共和黨總統候選人川普反對,連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蕊也不以為然。

然而,IPEF目前還只是一個構想,等到具體成形仍需要相當時間。更重要的是,美國並未在市場准入方面鬆口而缺乏誘因。此外,由於拜登的民意支持度只有40%左右,又正好遇上冷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通膨,因此各方都不看好民主黨11月期中選的選情。一旦拜登在期中選後成為跛鴨總統,連任之路將更為艱難。如果拜登無法連任,他的IPEF計畫也未必會為下屆總統所接受。

第五,拜登與尹錫悦在21日的峰會上同意將兩國安保同盟關係提升至「全球全面戰略同盟關係」,並同意美國與南韓提升軍演層級,雙方並同意在南韓境內部署戰略武器,以遏止北韓的核武或擴張。

在美韓的聯合聲明中,兩國同意臺灣的和平與穩定攸關亞太地區的整體安全。

在拜登與日本首相岸田文雄23日的峰會中,美國同意仍將全力維護日本的安全,並表示每日兩國同盟將主導以規則為主的全球新秩序。

岸田文雄6月將前往比利時布魯塞爾參加北約峰會,成為亞洲國家首位參加峰會的領袖。日本在建立以規則為主的全球新秩序中的角色,必將日益吃重。

在聯合記者會上,拜登表示一旦中國大陸武力犯臺,美國將以武力保衛臺灣,並說「這是我們的承諾」。不知道這次拜登是認真做出此一承諾,還是只是不小心說溜了嘴。(按:拜登隨後澄清,表示美國對台「戰略模糊」政策並未改變。)

由此觀之,拜登亞洲行雖然僅訪問日本與南韓,但卻雄心勃勃地要建立以規則為主的國際新秩序,還推出了「印太經濟架構」,但他的第一任期只剩兩年多,輸了期中選舉,立刻成為「跛鴨總統」,若是無法連任,所有計畫都會成為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