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誰生活在民主國度?

圖片來源:Camille King flickr


最近,歐洲的民主聯盟基金會(Alliance of Democracies Foundation)和拉塔納(Latana)大數據公司公布了一項跨國調查報告:「2022民主認知指數」(Democracy Perception Index 2022),在今年330日至510日間訪問了53個國家或地區的52,785位民眾,詢問其對民主、全球政治與新冠病毒影響的意見。結果,絕大多數中國(大陸)人認為自己生活在民主國家;反之,多數美國人則認為自己沒有生活在民主國家

當歐美政客們吹噓自己的民主,繞過聯合國而以民主國家峰會等排他組織搞小圈子外交之際,全球民意反映的真相,卻訴說著不同的故事。所謂民主,指的是人民參與的選舉投票程序?還是政府以民為本,為公眾利益服務的實質民主內涵?在貧富差距擴大,經濟不平等愈來愈令人難堪的年代,人民的心聲恐怕愈來愈清楚指向民主之實,而非民主之虛。

「民主認知指數」調查機構明白,各地人民對民主可能有不同認知,對民主重要與否的看法也不同。(或許有人覺得民主不重要,日子過的好更重要呢!)因此,他們更關注「民主赤字認知」(Perceived Democratic Deficit),也就是詢問大家認為民主在本國的重要性,以及本國多麼民主?兩者之差就是該地人民所認知的民主赤字。結果顯示,高達91%的中國受訪者表示民主對他們很重要,而其中大約83%自認生活在民主國度,兩者之差約9%(四捨五入後)。換言之,中國政府有9%未達人民的民主期望。反之,美國的受訪者中只有76% 表示民主很重要(比中國低!),而其中更只有49%自認生活在民主國度。換言之,美國政府民主表現不如人民預期的程度,是中國的三倍。

報告中也比較了近三年美國的民主狀態。認為民主重要的美國人從73%到77%,再到76%,很顯然,對民主的信心比例相對維持穩定。然而三年間,認為美國不夠民主的美國公民從36%增加到47%。同期間,認為政府僅為少數權貴利益服務的美國人也從52%增加到63%。

也難怪,報告中所調查全球民眾認為「經濟不平等」是民主的頭號威脅(68%),不過美國人所認為的頭號威脅卻是「政商腐敗」(78%)。其實,此報告所揭曉的美國人觀點與過去許多研究類似。例如,知名的美國政治學者吉倫斯(Martin Gilens)及佩奇(Benjamin Page)在2014年發表的《檢驗美國政治學理論:菁英、利益團體與普通公民》(Testing Theories of American Politics: Elites, Interest Groups, and Average Citizens),以美國在19812002年間1,779項與聯邦事務有關的政策議題為樣本,分析結果是經濟精英及專業遊說團體,而非代表普通市民的公益團體,才有更強大的實際影響。換句話說,不管投票怎麼選,執政的黨派是誰,美國已淪為為少數人利益服務的寡頭政體(Oligarchy)。投票選舉的民主遊戲,已經無法為廣大人民謀更大福利、帶來更好生活的「美國夢」。由於官商腐敗的影響,政府施政失能無所不在。在基礎建設、疫情防控、毒品及槍枝管制等攸關人們福祉的重大政策背後,無不與政治權貴及大型企業的利益有千絲萬縷的關係。私人利益優先的結果,造成美國內部治理失調,連年美國人平均壽命下滑,更是殘酷的警訊。

然而,為何在代議民主中,定期改選的政府機關代理人(例如總統、州市長、參眾議員……)無法選出真正代表人民利益,創造人民福祉的人選?調查報告中發現的一些問題包括「選舉舞弊」、「言論自由限制」、「全球企業」、「大型科技公司」、「社交媒體影響」等等,都有六成以上的美國人認為對民主產生威脅。誠然,大型企業、利益團體所贊助的選舉廣告、社交媒體的演算法獨裁等等,對投票過程影響頗大,使得代議民主只能產生世襲的政商寡頭。雖然多數美國人對此並非沒有認知,但除非飢寒交迫逼使人們揭竿而起,要寄望大規模由下而上的改革甚或革命的機會,其實一點也不大。

1990年代初蘇聯解體後,美國透過世界貿易組織(WTO)開展了近三十年的全球化進程。這段期間,美國社會享受了物廉價美低通膨的黃金經濟環境。然而,自從中國崛起態勢漸趨明朗,美國決心改變全球戰略,透過貿易戰、科技戰等手段進行中美脫鉤的佈局。無疑,未來「去全球化」的新世界恐怕不太美麗。美國會否遭遇更大的通貨膨脹,引爆基層人民的痛苦指數飆升,從而導致美國人對民主更大的懷疑與不信任?在政界高層謀劃嶄新全球戰略時,恐怕也不能忽略國內民意所反映的美式民主缺陷。

有趣的是,雖然美式民主存在內在缺陷,美國卻積極「輸出民主」,以民主之名在全球建立霸權陣營。但其實時間一久,各國民眾對其虛實都心知肚明。去年公布的「2021年民主認知指數」調查結果就顯示,44%的全球受訪者擔心美國對本國民主構成威脅!不僅普通民眾如此認定,在各國外交官間也有相仿的認知。例如今年拜登政府重返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的投票中,美國得票數僅排在18個申請國的倒數第二位。美式民主人權不僅在國內令其百姓漸失期望,也在國際上漸失信用與聲譽。

美式民主的吸引力在國際間逐漸失去光彩,其實關鍵還在內部人民的感受與認知。「民惟邦本,本固邦寧。」確實,如果民主不是真正的以民為本,而是披著民主外衣的寡頭世襲,這種不能為廣大人民謀更大福利、帶來更美好生活的政治體制,還能稱之為民主嗎?普通民眾還會覺得自己生活在民主國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