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履中觀點】當戰爭成政治舞臺,誰是真英雄?

圖片來源:澤倫斯基 Twitter @ZelenskyyUa


烏俄衝突持續至今一百多天以來,和平還沒見到曙光,但是持續帶領烏克蘭抵抗普丁的澤倫斯基,已經成為全球對抗入侵者的英雄象徵。然而,現實生活中,這個世界沒有因為出現英雄而得到平靜,相反的,國際政治的殘酷,恐怕會讓英雄也必須低頭。三個多月來,民主國家雖然持續試圖展現團結,但是,從全球學界到政界,都開始出現要求烏克蘭思考妥協方案,面對現實的呼聲。而支持烏克蘭的民主國家,在提供的軍事援助上也開始打折扣,間接暗示烏克蘭應重新思考未來。民主國家的政治領袖在烏俄戰爭中,與其說展現如何凝聚共識,不如說人人都想演出英雄角色,問題是,誰是真英雄?是不惜犧牲的強勢,還是應以蒼生為念,有勇氣承擔失敗主義罵名?

透過國際媒體的報導,西方政治人物在鏡頭前,強勢力挺烏克蘭,即使能源和糧食因為戰爭引起危機,仍大聲呼籲各國一起投入更多資源阻擋俄羅斯。可是在鏡頭外,各國領袖在國內,其實並沒有得到一致好評。美國總統拜登因為烏俄戰爭導致的高油價,高通膨,近期支持度跌到歷史新低,只有百分之三十六的美國民眾願意支持,更令拜登團隊擔心的,是只有不到五分之一的美國人民,認為拜登帶領的美國仍走在正確的方向上。同樣支持烏克蘭不遺餘力的英國首相強生,最近剛剛面臨不信任投票,雖然驚險過關,但強生在英國選民心中的支持度也僅剩三成。再看看加拿大,杜魯道總理力挺烏克蘭,在國際政治舞臺充分展現道德高度,可是在國內聲望也躲不了下挫的趨勢。歐盟其他支持烏克蘭的領袖,幾乎無一倖免的遇到相同困境,即使德國總理蕭茲沒有像英美如此強勢支持烏克蘭,但是因為戰爭影響能源價格與經濟,上任不到一年就已經開始為穩定政局而疲於奔命。面對團結對抗入侵者的呼喚,民主國家選擇站在政治正確的一方,但是,當戰爭時間拉長,民主國家的領袖就必須適時調整,反映民意和利益,否則政治人物很難得到支持。以目前民主國家領導人支持烏克蘭的態度,和他們得到的國內支持度來看,恐怕許多政治人物是在捍衛個人的政治聲量,而不是真的代表各國主流民意。

都說民主政治應該以民為主,可是在媒體時代,政治淪為鏡頭前比賽演技的表演藝術,由烏俄兩國帶起的戰爭政治戲碼,不僅在西方民主國家上演,在臺灣也感受得到。烏俄衝突發生之後,臺灣民眾顯然對兩岸緊張更有感,普遍重新認識到臺灣有提升國防準備的需求。根據臺灣民意基金會最新公布的民調顯示,只有百分之三十二點八的比例,認為政府為守護臺灣做了適當的準備。可是,與西方國家不同的是,即使認為臺灣的國防準備不足,民眾對於政府的滿意度,顯然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進一步從民調數據交叉分析之後發現,高達百分之五十六的民眾認為,執政團隊讓臺灣與世界有更緊密的連結,進而認定臺灣跟民主盟國建立好交情,就可以不用擔心臺灣沒有足夠防衛能力,因為臺灣將會得到外國的支持。這樣的論述透過媒體,強調臺灣有著世界必須守護的科技產業,有效提升了認知信心,不難想像為何即使大多數人都感覺到兩岸關係越來越緊張,可是卻堅定相信盟國會守護臺灣。

為了堅定信心,美化臺灣的重要性,算不算是認知作戰,或許見仁見智。不過,如果這是民眾認定守護臺灣的最好方式,甚至成為政治人物想在臺灣執政的關鍵密碼,不分黨派的政治人物請別忘了,外國政治人物就算表態支持臺灣,如果自己的支持度都不高,恐怕他們在國內能不能說服選民都是問號,要靠著這樣的連結得到守護臺灣的保證,談何容易?面對複雜的兩岸局勢和中美競爭,從民主國家對烏俄戰爭的態度演變及烏克蘭人民面對的困境中,除了看見臺灣必須擺脫依賴外國的心態之外,更值得反思的,是民主國家的人民雖然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但究竟能不能務實理性的分辨英雄和政客的差別,其實才是維持和平最大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