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介正觀點】強權競爭下的兩岸關係

圖片來源:總統府官網


2015116日上午,我應邀飛往新加坡進駐香格里拉飯店,預備見證隔天下午兩岸領導人的歷史性會晤。雖然以「先生」互稱,中華民國馬英九總統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握手的畫面,透過百餘家國際媒體傳送到全世界。我在臉書上記錄:這就是「一中各表」。

2016年臺灣政黨輪替,兩岸斷絕官方聯繫;2017年中共廿大,習近平進入第2任期;2018年美國川普總統啟動貿易戰,中美展開長期戰略爭霸;2019年習近平提出「兩制臺灣方案」,讓民進黨把雙邊參與的「九二香港會談」與單邊提出的「一國兩制」硬說成一件事;2020年「撿到槍」的蔡英文總統,狂掃817萬票連任。

美國拜登政府在阿拉斯加與北京的第一輪交鋒,中共領銜的楊潔篪直斥美國不可用「以實力地位出發」進行對話,「不吃這一套」在大陸激起了很大的民族情緒。其實經營和處理兩岸關係,此種「霸」的心理,也同樣要不得。

北京由於實力的大幅增長以及民族偉大復興的想望,對臺「頤指氣使」的心態就容易時而外顯。但長年從事對臺工作的人,應早有三項認知: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兩岸雙邊的事不是單方說了算,以及臺灣政黨輪替已成常態。

馬英九總統所言「沒有『一中各表』就沒有『九二共識』」乃是至理。如果不能落實,交流對話就會「不對稱」,協商談判更會被「扣帽子」。原本經略「不衝突,不對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贏」而蓬勃發展的兩岸關係,卻在共產黨和民進黨的聯手之下,以及華府與北京的強烈對抗之中,逐漸黯淡。說來實在令人感嘆。

在強權競爭下的兩岸關係,「九二共識」仍是維繫臺海和平與穩定的「護欄」;「一中各表」仍是兩岸繼續交流與協商的「基礎」。無論美中爭霸是否轉向「戰略清晰」,兩岸關係卻必須持續藉「創造性的模糊」來經營。

吾人應深知欲達此目的,必須喚起民眾,聯合世界上以平等待我之民族共同奮鬥。因此,在兩岸關係中,已經遭北京窒息的「各表」必須使勁地撐開而重新順暢呼吸;在臺灣政治中,已經被惡意貼標籤的「親中賣臺」必須決斷地撕掉而回歸永續生存發展的政策論辯。惟有「敢於力爭」,才能跳脫「偏執的抑鬱」,將棋盤拉升到「戰略高地」。

臺灣的政治菁英們要有決心與視野,不能患有「長期孤立症候群」而不自覺地被強權僅僅視為一個「小島治理者」,或是可以操弄、放棄的「棋子」。

兩岸之間不只有感性的民族文化紐帶,也有理性的制度與價值競爭,缺其一則不全。在可預見的未來,既然沒有「兩岸政治分歧的最終解決」之條件,臺北與北京何不聚焦全力維持臺海的和平與穩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