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思慎觀點】告別安倍:開啟岸田紀元的日本政治

圖片來源:岸田文雄 twitter


今年的日本參院選舉不平靜,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8日上午在奈良大和西大寺為尋求連任參議員的子弟兵佐藤啟助講時,遭槍擊身亡,得年67歲。12日家族舉行喪禮,訣別安倍。相較無奇參院選舉結果,安倍遭遇不測離世對自民黨派系勢力消長應更具影響。

202111月,日本眾議院選舉後,安倍雖未主持國政,在該屆眾議院席次自民黨整體減少15席的狀況下,「安倍派」仍得以維持原有95人規模,實屬難得,使安倍得以鞏固黨內影響力,坐穩自民黨一哥,儼然是「自公聯合內閣」的「大御所」。

然而,安倍遭刺身亡,「安倍派」(清和會)群龍無首,而原派閥掌門細田博之的眾議院議長身份難以回防派系,收拾亂局,而安倍的政治師父森喜朗年事已高,且淡出政壇10年,健康不佳,雖深諳日本派閥政治傳統,但「清和會」大老的地位無法發揮實質作用。缺乏有力領導人的「清和會」中不乏年輕議員,渠等是否為個人政治前景琵琶別抱,值得觀察。

自、公兩黨參院選舉大勝,岸田文雄再獲民意援權,在「清和會」權力青黃不接之際,將更具擴大「岸田派」的可能,為召喚系出同源的「麻生派」及「谷垣集團」創造條件,進而與理念相近的「茂木派」結盟,終結2000年以來的「清和會主導」。

但選前,日本經濟陷入輸入型的物價上漲,使岸田內閣的支持率自5月下旬的將近7成,一路跌至5成,雖未跨入政治的「危險水域」,也在參院大選中再獲民意授權;但選後的岸田首相須致力於回應日本國民在經濟衰退下,飽受通膨之苦,薪資水準欲振乏力,實質生活條件持續惡化等諸多經濟困境。若沒應付好,不僅內閣續航將倍受挑戰,貧富兩極分化的社會,也會使暴力犯罪增加,危及社會安定。安倍的遇刺為警訊,岸田內閣不可輕忽。

岸田首相須端出具體政策,證明「新資本主義」非空洞口號,而是較「安倍經濟學」更能有效帶領日本走出1991年以來的結構性經濟衰退,兌現「令和版所得倍增」的政治承諾,岸田須在下次眾議院改選前,讓選民看到經濟的轉機,重燃日本青壯年族群對未來的希望。

最棘手的是修憲。眾參兩院中支持修憲的自民黨、公明黨、國民民主黨及日本維新會的席次合計雖可達議員總數的3分之2支持,通過修憲第一關。但反對修憲的立憲民主黨仍是最大在野黨,在國會的修憲朝野協商中,岸田恐難違例,強渡關山。何況修憲的最大關卡仍在民意是否支持,岸田雖不反對修憲,但修憲旗手安倍不在,是否能有效地動員民意支持,以確保修憲案通過公民複決,存在變數。岸田將掌握民意支持修憲下,伺機而動,以免弄巧成拙,遭公投擋下,使修憲之路更加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