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奎博觀點】裴洛西壓縮了拜登從北京得分的空間

圖片來源:裴洛西推特


拜登與習近平原本想通過第五度視訊會議,展開一場各取所需的政治戲碼,但在傳出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計畫訪臺後,這戲就不好演了。

臺灣時間七月廿八日晚上舉行的「拜習會」,最高指導原則應是使雙方繼續在穩定可控的範圍內競爭與合作。美國正面臨著高通膨等經濟壓力,例如拜登如何降低在川普時代對陸加徵的關稅,習近平怎樣投桃報李,又如拜登勸說習近平在俄烏衝突中別對美唱反調,並一起協調全球能源供應鍊及價格等問題,不僅對民調低迷、年底期中選舉結果預計並不樂觀的拜登至關重要,對將在年底中共廿大後開啟第三任期的習近平而言,展現管控對美關係的決策力也很重要。

雙方若真提及所謂的「臺灣問題」,在不激化衝突的大原則外,原本或是行禮如儀各自表述,美國強調「一中政策」不變,中共當局主張不容外部勢力干涉「臺灣問題」。因為臺美陸三邊關係暫無解方,還不如多談點較務實的議題。

可是據傳裴洛西計畫在八月的亞太訪問行程中再次納入臺灣,為拜習通話平白增添變數。

上個世紀末,曾有美國聯邦眾議院議長訪問臺灣,但時空環境已然不同。這次中共當局無論是涉外或軍事部門,都高分貝地警告將堅決反制,表示解放軍「不會坐視不管」,「一切後果完全由美方承擔」;美國行政部門則表示,已將相關安全評估轉致裴洛西辦公室,要否訪臺將是她個人決定。

表面觀之,中共當局反對裴洛西訪問,是因為她的身分。中共當局當然知道她是代表選區利益的聯邦眾議員,並非政府官員,但她也是議長,是立法部門的代表,因此被視為有極高的政治意涵。

從中共當局有系統的發言觀之,其更在意的恐怕是裴洛西長期公開地反對共產政權、支持民主臺灣的態度,以及力挺西藏、新疆、香港人權等言論與行動。因為裴洛西動見觀瞻,中共當局或許認為其到訪臺灣,對分離勢力的鼓舞不同一般。

臺灣各界則不要過於樂觀。八十二歲、個性鮮明、不易示弱的裴洛西,雖大可主張其眾議院議長的身分,不受「一中政策」的限制,因為那是美國行政部門對中共當局的政治承諾,但她從未那樣做。

可能因為計畫訪臺,她最近還特別表示不支持臺獨,那是臺灣人自己的決定。這非常吻合去年七月美國國安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公開表示的,「美國不支持臺獨」而且「瞭解此事的敏感性」。

裴洛西近期會否訪臺、何時訪臺,難以預料。中共當局似仍未排除這是同為民主黨員的拜登與裴洛西在唱雙簧,藉以在拜習通話前多一些談判籌碼,不過以拜登目前政治處境而言,機率頗低。

除非北京與華盛頓有一定互信、前者確認裴洛西絕不會訪臺,不然習近平若在「拜習會」中釋出善意,裴洛西卻仍堅持於近期訪臺,將變成習的重大失策,所以習在這次會談的協商空間已然縮小。裴洛西也等於壓縮了拜登從習近平手上得分的機會。

這是目前拜登團隊想見到的?應該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