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觀點】乞丐趕廟公(五)臺灣人拒絕「死道友不死貧道」

圖片來源:總統府官網


編按:「乞丐趕廟公」是臺灣諺語,指喧賓奪主,假貨欺壓真貨。這一系列文章旨在論述,真為臺灣著想,維護百姓安全福祉,是真臺灣人。用「抗中保台」霸凌其他臺灣人者,是假臺灣人,其所作所為就是「乞丐趕廟公」。

我們臺灣先祖公很有智慧,俗諺有云:「別人的囝仔死袂了」(別人的孩子死不完),「死道友不死貧道」(反正是死我的盟友,不是我就好),這是在講那些行事不顧朋友,只顧自己利益的人。此次美國眾議長裴洛西來臺,連日情勢發展,似乎印證了古老臺灣諺語的智慧。

中國人講究「來者是客」,裴洛西來訪,朝野都講「歡迎」,是基本的禮貌。但作為有主體意識與自主性的臺灣人,我會思考裴洛西來訪,對臺灣究竟有沒有實質利益?再來決定待客之道。南韓總統尹錫悅決定「休假」不見裴洛西,就展現了一個有主體性的領導人,顧及國家利益的決斷與智慧。

至於如何評價裴洛西來訪,無須我們論斷。綜合美國主流媒體與政策辯論,多視裴洛西執意訪臺是「敏感時機的不必要冒險」。《華盛頓郵報》社論認為裴洛西時機不宜,最先曝光裴洛西訪臺的《金融時報》社論也批評裴洛西「思慮不周」,認為此舉除了激怒中國採取不理性行動外,並沒有給身為盟友的臺灣帶來更實質有效且具體的任何安全保障。

臺灣綠粉有一陣子很敬愛的前美國總統川普,甚至直接痛批裴洛西這個決定「一團糟」。知名專欄作家佛里曼(Thomas Friedman)則以「無比魯莽、危險且不負責任的舉動」批判。被視為對民進黨很友善的臺灣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與印太戰略學者庫柏(Zack Cooper)共同投書《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反對裴洛西此時訪臺,因為可能變成「點燃局勢升級為軍事行動的火花」。

我來翻譯這些美國菁英的觀點:裴洛西執意訪臺,不符合美國利益,也對臺灣沒有實質幫助,更可能加劇區域緊張情勢(可能僅僅符合她個人利益)。這就是我對裴洛西訪臺的定位,如果對臺灣沒有實質幫助,甚至往後有更深遠的危害,站在臺灣利益的立場,我們該有自己的態度與做法。

尤其此次美國無力約束裴洛西,連帶對中共軍演無法強力回應(僅重申支持臺灣自我防衛),甚至為避免影響美中關係,美國參院延審「臺灣政策法」但是中共利用此次突破海峽中線,對全臺推進至「包而不圍」,形成「不可逆」的形勢,此後臺灣再無戰略縱深,恐將徹底改變美中臺三邊結構。這是邀請裴洛西來訪,意欲增加民進黨選舉紅利的蔡英文要的結果嗎?

事情走到這一步,最沒有營養的反應,就是只能痛斥「中共打壓,我們不該屈服」,這是執政無能的託辭,也對渴求和平安定的老百姓無法交代。畢竟在馬英九總統執政時期,沒有發生過這樣的事,兩岸和平共處,人民互有善意,領導人還可以在新加坡見面。如今搞到兵凶戰危,只靠罵老共,不用負任何責任嗎?

在顧及國家利益上,蔡英文不如尹錫悅。臺灣雖小,但總是有主體性與核心利益,不該全部配合美國。尤其是兩岸事務,無論是憲法上與對岸的特殊關係,以及兩岸人民的同文同種,更該是臺灣的優先利益。民進黨逼臺灣人選邊,裴洛西要「死道友不死貧道」,臺灣人應該拒絕,更該掌握自己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