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介正觀點】臺灣沒事 日本沒事

圖片來源: 總統府官網


近來日本訪客甚多,話題自然圍繞在當前的國際局勢,尤其是在中共解放軍八月軍演,導彈落點及於日本宣稱之專屬經濟海域之後,故首相安倍晉三所謂「臺灣有事,日本有事」的說法,更是彼此交談所必然提及。

中國大陸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以及近20年來的快速建軍,早已使日本警覺,並在美日安保同盟的基礎上,致力加強對澳大利亞、印度和東南亞各國的多面向戰略部署,同時也在區域經貿以及「自由與開放的印太」,例如CPTPPQUAD,均扮演積極的推動角色。近年來更積極對臺灣示好,從捐贈疫苗到政策言論,雙邊互動的氣氛到達新的高點。

然而,臺灣與日本之間存在情感與現實兩個不同層面。就情感面而言,臺灣與日本之間不論從歷史地緣、主權漁權、商貿產業、思潮文化都有錯綜複雜與難以切割的關聯。就現實面而言,日本奉行與北京的正式邦交關係,政治人物的局勢見解與官僚系統的保守傳統,對於臺日政治與安全交流,始終有難以逾越的「自我克制」。

自從2018年美國發動對中貿易大戰,兩強戰略競爭對抗格局逐漸明顯,臺灣首當其衝而被視為世界最危之地,及至20222月俄羅斯揮軍入侵烏克蘭,8月中共解放軍的圍臺軍演,幾乎將同在西太平洋第一島鏈、共賴能源交通線的臺灣與日本,推向安保命運共同體,「臺灣有事,日本有事」即成普遍接受的認知。

當以美國為首的國際政軍學界不斷提出北京在2027年將軍備全面武力犯臺的估算,解放軍在臺海周邊海空軍活動演變成「新常態」,日本政治人物公開談論撤僑行動的情況下,華府、東京、臺北都籠罩在「積極備戰」的集體氛圍中,自然美日安保同盟的計畫作為,就有向西南延伸到臺灣區域的思考。

然而,臺日的非官方關係,是否能夠支撐實質且有意義的安保合作,並不能只依賴美好的想像,雙方政策官員及軍事將校都明白。實際上,臺日之間要想將「臺灣有事,日本有事」演化成有效的合作連結,距離何止遙遠。

臺日所共同盼望維繫的安全環境,不能是「單腳跳走」,而必須要靠「兩條腿走路」才能站得好,走的穩。換言之,除了「積極備戰」,臺日雙方不能忘記還有「全力避戰」,避戰用來爭取備戰所需的時間,備戰用來支撐避戰的政策方向。

如果臺日雙方能夠心往同處想,力往同處使,雙方除了備戰思維外,倘能共同思考如何合作避戰,一起協調降低區域威脅、預防軍事危機,也是必要努力的方向。所以我總是向來臺訪問的日本友人多提醒一句:「臺灣沒事,日本沒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