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亓樂義觀點】沒有白吃的午餐

圖片來源: U.S. Indo-Pacific Command Flickr


日本政府1216日在內閣會議,通過新修改的《國家安全保障戰略》等3安全保障文件。日本《共同社》指出,新安保政策解開長年的封印,賦予日本擁有以自衛為目的而摧毀他國疆域內導彈基地的反擊能力(對敵基地攻擊能力)。可以說,日本多年奉行的「專守防衛」政策已流於形式,開始從被動防衛轉向威懾反擊。

日本修改3安保文件起因於外部安全環境變化,特別是指明中國軍事動向是日本「前所未有的最大戰略挑戰」。但其本質是日本長久以來尋求日美同盟重新定位的一個過程,提高防衛自主性,以符合現實環境需要。一旦外敵侵犯,日本清楚將承擔應對的主要責任。

日本擁有反擊能力遭到社會批評與抗議,首相岸田文雄仍然選擇這條道路。《共同社》報導稱,也許是他擔心如果日本不增強防衛力,一旦出現突發事態,有可能得不到美國幫助或遭美國拋棄。岸田就3安保文件向身邊人士坦言,「這是日美同盟新的開始。」通過擁有反擊能力,自衛隊的作用擴大,與美軍的一體化也會加速。

事實上,岸田首相的擔心在安倍晉三時期就有了。安倍過世後,《日經中文網》評論員秋田浩之為紀念安倍寫文章透露,安倍曾至少兩次被日美同盟的危機觸動。第一次在2009年至2010年因美軍沖繩普天間基地遷移問題引發爭議,導致鳩山由紀夫內閣執政8月後請辭,日美同盟受損。第二次在2012年野田佳彥內閣對尖閣諸島(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實施國有化,日中關係緊張,華府方面對日方的應對感到不安。

安倍上臺後,為重建日美之間的信賴和同盟關係,從2013年度起增加之前持續减少的防衛預算,同時大幅擴充日本海上保安廳預算,並且不顧輿論反對,20163強勢推行新安保法案。安倍說,由於中國在中美軍事平衡中開始出現優勢,加上朝鮮(北韓)發展核武器,美軍保衛日本的成本和危險隨之提高。若日本不竭盡全力鞏固防衛,日美同盟的效力就無法保持。他還說,若日本在防衛方面不努力,估計美國選民遲早不會同意美國承擔保衛日本的風險。

2017年美國總統川普上臺,對美日同盟公開表達不滿,認為軍事同盟對美國是負擔。川普和安倍共舉行14次會談,每次都批評美日同盟不公平。他要求駐日美軍的駐軍經費全由日本承擔,美國航母在亞洲值勤費用也應該由日本分擔一部分。

秋田浩之說,為維護日美同盟,安倍不惜「討好」川普,通過打高爾夫球和一起用餐,會談中每次都準備好幻燈片資料,說明日美同盟多麽符合美國利益。有一次安倍情急之下,對川普的再三埋怨激烈反駁說,「(情況)不是那樣的。我大大降低了支持率,才換來通過安保法。」

由此看來,日美同盟並非鐵板一塊,不可動搖。如果不用心經營雙邊關係,不在國防經費和建軍備戰上積極調整,再好的盟友關係恐怕也很難持久。美國對阿富汗和烏克蘭的態度,說明自助而後人助的道理。臺美關係也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