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冠城觀點】全球化風險的完美風暴

圖片來源: 國家發展委員會


台積電到美國設廠擴大投資,不僅讓美國增加工作機會,更讓高階晶片的產能控制在美國人手中。在台積電美國亞利桑那州新廠機台進廠典禮上,拜登樂不可支地高喊,「美國製造回來了」,同場的台積電創辦人張忠謀卻語重心長地感嘆「全球化已死」。張創辦人所憂心的其實不僅是台積電自身的利潤與發展,而是在這場全球化風險的完美風暴中,去全球化巨浪下,台積電甚至臺灣未來的命運。

社會學家認為人類進入工業文明後,將會脫離自然生產與傳統有機連帶的社會關係,讓個人處在更大的風險中。全球化帶來更便捷、快速的資金、人員、資訊、商品的流通,並創造更複雜的互動與互賴關係,加大了現代社會的風險。德國社會學家貝克就認為全球化就是從傳統工業社會進一步轉向風險社會的過程。而英國社會學家吉登斯也認為這個時代風險的特性就是「許多風險是全球性的」,其後果幾乎影響到每一個人。全球化已經大幅提高我們暴露在風險的機率,不幸的是,台積電甚至臺灣正處在全球化風險的完美風暴中。

根據學者道格拉斯在其《風險與文化》一書中的分類,全球化風險包含社會政治風險、經濟風險以及自然風險三大方面。現在,這三大風險正迎面而來:

第一,社會政治風險。西方國家內部因為貧富懸殊導致社會矛盾加劇,對經濟自由化的共識也已經崩解,反全球化、反移民與保護主義持續增溫;中美戰略對抗引發冷戰以來最嚴峻的地緣政治衝突,貿易戰與科技戰以及戰爭風險,破壞原本高效的全球產業鏈;烏俄戰爭加劇意識形態對抗,戰爭長期化,打亂了能源、糧食、貴金屬等重要物資供應,為經濟風險火上加油。

第二,經濟風險。全球化資金自由流動後,已經在多地造成金融風暴,而2008美國的次貸危機,更是衝擊全球。美國以及許多發達國家透過量化寬鬆以解燃眉之急,吹大金融泡沫。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後,金融風險大增。著名的價值投資大師、資產管理公司GMO聯合創始人兼首席策略師葛拉漢(Jeremy Grantham)8月底發表了對美國股市的悲觀預測。他指出當下的超級泡沫是前所未有的多重泡沫危機組合,住房、股票和債券三大資產在去年底都被嚴重高估。發達國家在疫情期間大撒錢,也是助長通膨的幫凶,導致現在各國不得不採取財政緊縮的政策。在通膨惡化與財政緊縮之雙重壓力下,經濟衰退的機率大增。美國開始不顧一手建立起來的全球化自由貿易機制,改採經濟民族主義,保護國內產業與工作機會,全球產業鏈面臨重組,於是張忠謀才會有「全球化已死」之嘆。

第三,自然風險。除了氣候暖化帶來的極端氣候,在世界各地造成自然災害,傳染病病毒隨著人們的移動快速傳播,這次新冠病毒更引發全球性的大流行。除了造成生命與健康的損失,多地的封控與移動的限制,也對產業造成衝擊,更凸顯全球供應鏈的脆弱性。

在這三重風險的包夾下,台積電出走,弱化保護臺灣的「矽盾」作用,也讓臺灣承受更大的全球化風險。外部環境已經狂風暴雨,可悲的是,我們的政府不但不能成為產業與國民的屏障與支柱,反而成為風險的來源之一。貝克在討論風險社會時特別關注制度面的影響與改善,他指出「有組織的不負責任」也是系統性風險的加害者之一。所謂「有組織的不負責任」是指,生產者、政策制定者和專家結成聯盟,製造了當代社會的風險,然後再製造一套話術在事後推卸自己的責任。民進黨政府無能阻擋台積電的出走,至少要能夠認真面對與評估可能的影響,並積極培養下一座護國神山。民進黨政府反而指責民間對於「去台化」的疑慮是認知作戰,這種「有組織的不負責任」不啻成為這場完美風暴中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