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臺宏邦交生變,中共「一石二鳥」

圖片來源: 總統府Flickr


我國在中美洲的邦交國宏都拉斯總統卡蕬楚(Xiomara Castro),日前在推特發文公開表示擬與中共建交。該國外長說了一句大白話,強調建交原因就是臺灣提供的協助,不能滿足宏國的「需求」;但選擇這個時機宣布,恐怕是為了配合對岸的「需求」。

中共「兩會」落幕後,把現階段對臺工作的重點,擺在「反獨」和「反外力干涉」的鬥爭上。從中共「統一戰線」的理論看,主張「臺獨」和「外力干涉」都是屬於「敵我矛盾」,沒有妥協的餘地。所謂「外力干涉」,當然就是劍指美國。

在拜登政府的刻意安排下,蔡英文總統計劃在下個月展開她的「過境外交」。此行會不會跨越中共劃下的紅線?這是對臺美中三方的考驗。中共更擔心美國是否會藉蔡總統此行,對已登記參選總統,並曾聲稱自己是「務實臺獨工作者」的副總統賴清德,釋出錯誤的訊息。

最近中美關係相當詭譎。例如美方多次放話,希望拜登總統能與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話;但中方的反應都是「顧左右而言他」。研判中共在明年美國總統大選前,不會對美「示弱」,尤其涉及其眼裡的「核心利益」問題。

新任中共外交部長秦剛,在記者會上以「戰狼」姿態,強硬批評美國對「臺灣問題」的立埸,擺出一付「敢於鬥爭」的架勢。習近平本人更是罕見地指責: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共實施了「全方位的遏制、圍堵、打壓」,給中共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嚴峻挑戰」。

由此看來,宏都拉斯以經濟需求為由,選擇此刻釋出與中共建交的訊息,在時機上並沒有那麼地「急迫性」;但中共確實希望藉此事件,對臺美不斷升高雙邊關係提出警告。

從地緣政治考量,中宏建交將使中共的外交觸角,又一次伸向美國的「後院」。這是除對臺美示警外,中共希望衍生出的另一個戰略目標。中共過去原本著重南美洲地區,但中美洲和加勒比海地區,近年來逐漸吸引中共更多的注意。中共希望運用外交和經濟工具,在傳統被視為美國的勢力範圍,加強影響力。

例如,2017年中共與巴拿馬建交後,雙方即展開自貿協定談判,巴國成為地區首個簽署「一帶一路」倡議的國家。中共在巴國投資建設了20多個大型基礎設施計劃,包括橋樑、鐵路和電力設施等。這套模式己陸續應用到地區內的其他國家。

只要美國視「中國崛起」為「中國威脅」,中美戰略競爭就有升高為戰略對抗,以至戰略衝突的可能。民進黨強調「備戰才能避戰」,就難以避免成為美國遏制中國的棋子。問題是臺灣做好戰爭的準備了嗎?現在中共在美國「後院」挖臺灣的外交牆角,就是對臺美啓動一埸「沒有硝煙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