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履中觀點】守護中華民國 不願承認的臺灣共識

圖片來源: 賴清德臉書


前總統馬英九訪問中國大陸期間,公開提及中華民國,並強調依據目前的憲法,兩岸是在一中架構裡的兩個區域,而確定代表民進黨參與總統大選的賴清德副總統,在接受提名的演說中,則是強調中華民國跟中華人民共和國互不隸屬,主張兩國論述才是臺灣的未來。平心而論,憲法一中架構下的兩個地區,跟兩國論述,相似之處在於兩者都反映了當前兩岸的分治現況,但差別在於如果要落實兩國論,就代表未來要進一步修改憲法,直接以兩國來處理兩岸關係,不再留有模糊的空間。問題是,有多少臺灣民眾支持修憲,願意承擔兩岸衝突風險?而馬前總統和賴副總統論述的差異,恰好反映了「守護中華民國」,是在臺灣統獨對立的情況下,早已形成但很多人卻不好說出口的共識。

走在和平與戰爭鋼索上的兩岸關係,能夠長期維持低戰爭風險的精妙之處,正是中華民國憲法隱含一中概念,所創造出的模糊空間。蔡英文總統喊出的中華民國臺灣,也是基於同樣的邏輯,向中間靠攏亦得到美國的支持,然而,經歷八年執政的抗中努力,臺灣民意真的已經準備好要面對現實,以兩國論正式向北京攤牌了嗎?事實上,根據政大選研中心的最新數據,答案恐怕並非如此!

根據臺灣民主化的歷程,以民國六十一年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和民國八十五年總統直接民選,這兩大歷史事件來區隔世代間的政治態度,今年五十歲以上的臺灣民眾,大致屬於中華民國仍是聯合國會員的世代,這個世代就算對中國大陸的態度相對友善,但是認為兩岸應該盡快統一的比例也僅有百分之一點五,其中有超過百分之八十六認為兩岸存在差異,短期內應該維持現狀,未來再考慮各種可能。而在退出聯合國到民選總統之間的民主啟蒙世代,對於立即統一的支持度降到百分之零點七,而期待應該維持現狀,未來再考慮各種可能的比例,高達百分之九十三點四。至於不到三十歲的年輕族群,屬於在臺灣首度民選總統之後才出生的覺醒世代,這個普遍被認為是「天然獨」世代的群體,支持盡快獨立的比例確實比較高,但也僅有百分之七點四,倒是希望維持現狀,以後再考慮的比例同樣高達百分之九十。從數據來看,任何人想要改變中華民國的現狀,都算是跟主流民意脫節。

對於不同世代來說,中華民國的意義,或許可以從情、理、法三個面向來解讀。年長的世代看中華民國,看見的是家庭情感連結,又或者是對中華文化的歸屬感,這個世代對中華民國的認同最為強烈。對青壯世代來說,情感的連結不再緊密,但是作為社會的中流砥柱,這個世代必須更理性的思考如何務實的在兩岸,甚至國際上生存。不管有沒有像父執輩一樣的中華情懷,但理智告訴他們,中華民國的存在確保了維持現狀的可能。值得注意的是,這個世代中不少人,年輕時也曾高喊台灣獨立,但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建國熱忱因為了解到國際現實而回歸理性。相較之下,在總統直選後出生的年輕覺醒世代,對世界抱持高度的理想,這個世代有更多人希望臺灣能夠用不同於中華民國的名稱,走上世界舞台,但為何他們也選擇要維持現狀,而不是急著獨立?因為帶有法理臺獨意涵的中華民國臺灣論述,已經部分滿足了對於獨立的期待。就法理角度來看,支持中華民國,是讓法理臺獨看起來沒有跨越紅線的有效護身符。從情理法三個面向看不同世代對於維持現狀有共識,而中華民國,顯然是維持現狀的關鍵。

當全世界都稱讚蔡英文總統用理性在維持兩岸和平,其實總統比誰都清楚,兩岸緊張卻仍保有和平的真正原因,在於中華民國臺灣論述,仍然緊緊抱住中華民國這個定海神針。面對北京在國際政治舞台上越來越有影響力,臺灣除了靠對內喊話給自己自信之外,更應該用理性來面對現實。馬前總統在對岸強調中華民國憲法,凸顯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試圖創造兩岸和平共存的條件,而蔡英文總統想要創造兩國論的發展空間,也同樣是在運用中華民國。如果中華民國的效用在於維持兩岸和平,不論政治人物有什麼不同目標,大選中誰能兼顧臺灣主體性,又能讓中華民國發揮穩定兩岸的最大效果,誰就能得到期待和平的人民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