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中國大陸擴大內循環的方程式:「r=g」

圖片來源: 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駐香港特別行政區特派員公署


2018年美國對中國發起關稅戰及其後的一系列貿易戰、金融戰、科技戰,中國大陸決策層愈來愈明白內需市場對經濟發展的關鍵作用。上月底,中國大陸國家發改委發布《關於恢復和擴大消費措施的通知》,對發展內需的經濟戰略有更深入的政策指引。如文件所顯示,對內需市場友善的各種政策,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將在各領域、各平臺,甚至各年齡層陸續推出。

遠一點來說,其實早在2007年,時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就已經看出經濟增長模式裡的潛在矛盾。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後,年均10以上的經濟增長所向披靡,但問題已經逐漸醞釀。溫總理認為中國經濟愈趨不穩定、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這「四不」矛盾代表對經濟模式變革的呼籲。

其後,在環境治理、能源轉型、精準扶貧、小康社會……等重大政策方向,幾乎環繞經濟結構再平衡的要求而制定,即經濟增長重心從生產導向轉為消費導向誠然,當城鄉中產階級群體擴大,內需市場的消費主義理應成為經濟增長的新動力!

換言之,擁抱消費主義不僅是中美關係變化後一種防禦性的轉變,藉以擺脫對不確定出口環境的依賴,也是來自於廣大人民提高生活品質的渴望。國家經濟增長中有更大比重來自於國內消費,這是令人信服的經濟再平衡方向。

然而,經濟模式調整的理論是一回事,付諸實踐又是另一回事。十多年來,中國大陸的超額儲蓄始終居高不下。住房、教育、醫療、養老,始終是謹慎消費的四座大山2020年突如其來的三年新冠病毒疫情導致平均收入萎縮、醫療支出增加,更是使消費躊躇不前,拉動預防性儲蓄。中國人民銀行的報告顯示,高達58的民眾資金配置傾向「更多儲蓄」,使儲蓄率由疫情前的332019年底),上升到今年第二季的40

因此,發改委的《通知》包含擴大消費20條措施,希望擠出超額儲蓄到內循環消費。從穩定大宗消費、擴大服務消費、促進農村消費、拓展新型消費、完善消費措施、優化消費環境等六大領域著手。例如,各地區不得新增汽車限購措施,鼓勵錯峰休假、彈性作息,令餐飲、文旅等實體接觸性消費持續恢復等。不過,人是英雄錢是膽。沒錢難消費,在就業難、居民收入增長停滯的當下,各種促進消費措施能發揮多少作用?

著名的耶魯大學教授羅奇(Stephen Roach在新書《意外的衝突》(Accidental Conflict)裡比較中美兩國的消費主義。中國家庭的儲蓄率大約是美國的五倍以上,固然美國的低儲蓄率不是中國想要的,但中國在追求消費主導型的經濟增長過程中,確實極度缺乏諾貝爾經濟學得主艾克羅夫George Akerlof)和席勒Robert Shiller所提出的「動物本能」Animal Spirit。艾克羅夫和席勒認為,傳統經濟理論及其建立的模型本質上存在缺陷,因為它忽視了「動物本能」對經濟活動至關重要的影響。

「動物本能」是超越理性決策分析的「自發衝動」。毫無疑問,自發衝動源自信心,而信心是任何充滿活力經濟的關鍵基礎。羅奇認為,中國在新創企業精神的「動物本能」不虞匱乏,因此誕生了阿里巴巴、騰訊、美團、滴滴出行等優秀的人工智慧網路平臺。但中國嚴重缺乏消費端的「動物本能」,而其中的原因之一,就是資本收入的貧乏。

資本收入也被稱做「被動收入」,是相對勞動收入的「主動收入」而言。美國家庭的資本收入與勞動收入比大約在46從過往績效來看,美國的房市、股市長期向好。雖然短期的回報由市場決定,但長期的實質投資回報大約每年7%左右。而資本收入所帶來的財富效應,讓非必需性消費discretionary consumption包括奢侈品、汽車、家電、服飾、娛樂、旅行及酒店等的支出,成為提高生活品質與拉動經濟增長的核心因素。

中國大陸的房地產在近年「房住不炒」的政策影響下,投資價值大幅降低。而股市更是長年乏善可陳。例如,美股早就漲2008年金融海嘯前的高點數倍,但上證指數目前略高於3000以上的點位,卻僅及20076124高點的一半。在欠缺財富效應,勞動收入又增長緩慢的情況下,確實難以激發非必需品消費的「動物本能」!

但另一方面,資本收入帶來的財富效應也是兩面刃1980年代以後美國企業愈來愈多以產業外移、外包來減少成本。製造業愈加空心化,產業結構更往金融業傾斜。資本收入的比例提高,勞動收入的比例降低,成了廣受批評加劇貧富懸殊的元兇!

例如,著名的法國經濟學家皮凱提(Thomas Piketty)在《二十一世紀資本論》就提出資本主義的關鍵定律:長期而言,資本報酬率(r)大於經濟成長率(g,即rg。長此以往,資本報酬率超過經濟成長率,將導致資本集中在少數資本家手中,貧富懸殊自是難以避免

然而在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經濟中,金融市場的財富效應遠遠沒有發揮,不僅「rg」不能成立,財富效應甚至為負,進一步限縮了非必需性消費帶來的經濟擴張刺激作用。以美國股市與經濟為例,比起金融海嘯前的高點,美股已倍增高達2倍(標普500)至5倍(納斯達克),但其實美國同期GDP只增長了60。皮凱提所言的關鍵定律「rg」非常明顯。反觀中國大陸的股市與經濟,上證指數只及金融海嘯前高點50,然而同期GDP卻已成長5倍有餘!股市不但未能成為人民財富保值增值、帶動消費,擴張經濟的助力,反而成為扯後腿的阻力?

或許羅奇及其他經濟學家的呼籲進入了決策層的雷達視野。上月底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首次以積極的表述強調要「活躍資本市場,提振投資者信心」。這意味著下階段資本市場改革的重心,將包括滿足民間儲蓄保值增值和優化資產配置的需求。投高居民財產性收入,藉此達到恢復和擴大內需消費的效果。果然,政治局會議記錄公布後,立刻提振市場信心。投資者憧憬各部會將迅速跟進落實救市招數,令股市整體氣氛良好。一週內大陸股市兩次長紅,大型券商股的漲停更是引發不少遐想。

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之後,幾十年來的經濟建設有目共睹,顯示歷年執政團隊的高效成績。然而,要將生產與出口導向的經濟增長模式,轉變為雙循環的經濟增長導向,卻面臨內循環消費謹慎的困難。畢竟,決策者推動基礎建設容易,要改變人們的消費習性卻非易事。

固然都市化與勞動收入提高都緩步拉高了人們的消費能力,但儲蓄心態的調整、消費意願的再昇華,還有待社會保障制度消弭「四座大山」的不確定性,以及優化金融市場制度,讓資本報酬率至少約略等於經濟成長率(r=g),使普通受薪者的儲蓄也能分享到經濟增長的果實,如此內需消費市場「動物本能」的活力才有望進一步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