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西方霸權的蟻穴?

圖片來源: Official Website of the New York City Department of Parks & Recreation


紐約的布萊恩特公園(Bryant Park)位於紐約公共圖書館的後方,是紐約市民喜愛的一個場所。根據《紐約客》的一篇文章「女孩計數器」(Girl-counter: Counting visitors to Bryant Park),公園為了保持健康環境與良好狀態,每天會監控一個特殊但有效的關鍵風險指標(Key Risk Indicator, KRI),作為環境可能惡化的早期警示:女/男比。

大約午餐時間,一位工作人員會帶着兩個計數器在公園裡走動,計算男性和女性的相對人數。公園所關注並監測的關鍵風險指標(女/男比)的健康數值應該超過50%。當數值開始往下,即男性佔多數時,公園管理層將視此爲行動的信號,需要改善公園的清潔度、安全性或其他條件。其理由是女性更能察覺到細微的指標,比如桌上留下的碎屑或無家可歸者的存在。當女性開始避免某一區域時,可能意味著該地的宜人屬性即將發生變化。

布萊恩特公園的經營者Dan Biederman是已故社會學家William (Holly) Whyte的門生,篤信其關於公共空間的動力學理論,其中包括「女性公共現身意味著城市健康」的觀點。他認為:「如果到世界任一個公共場所,發現其間絕大多數都是男性,那麼你最好趕快離開!」所幸,《紐約客》專欄作家採訪當天,女/男比指標為53%,是吸引人們徜徉在公園裡度過舒適下午的一天。

如果女性的敏感度可以作為早期風險的預警指標,那麼連續兩年,多個在歐美求學與交換的女學生與我分享在歐美的親身見聞,可能值得西方霸權警惕。

一位女學生到加州某大學當交換生,在舊金山搭乘地鐵讓她極度不安:剛要進閘口就看許多人跳閘而入也無人制止。進去之後,除了空氣中瀰漫的異味外,更感受到一雙雙不太友善的眼光盯著她,彷彿她走錯了地方,這個空間不屬於她。另一位女學生在密蘇里州,其友人在聖路易的遭遇則更不幸:自己開了車到超市賣場添購一週的食品用品,不料出了超市往停車場走去,直接四個人靠近,槍頂著背就這樣把車搶走了。

我的碩士學生很多人在國外大學取得學位。在美國,一位女學生的友人大學未畢業,就因心理恐懼辦了退學直接離開了波士頓。在英國堅持讀完四年大學的女學生,有多位朋友在該國被偷被搶手機、背包的經驗。在加拿大名校畢業的另一位女學生雖然也順利畢業,但她極度抱怨該城市許多人不太正常的精神狀態,也有許多次被人尾隨到宿舍的驚魂。她們都說當年高中畢業前申請海外大學,從來不知道除了大學排名的光鮮亮麗之外,其實還需要考慮人身安全的治安因素!畢竟如果魂喪天涯,求學還有意義嗎?

歐美霸權除了軍事與金融實力之外,高等教育也是英語系國家維繫文化霸權的基礎之一。曾經,優秀的教育品質吸引源源不斷的人才加入,求學甚至畢業後的就業,都讓歐美得以補充大量優秀人力資源。然而,多位女學生從半年交換到四年就讀的親身感受,感受到對人身安全愈來愈高的憂慮,已經讓她們曾經的美好憧憬破滅,再也沒有「外國的月亮比較圓」的崇洋心態。

除了個別學生不見於媒體的個人經驗外,新聞媒體也愈來愈傳出海外多起治安事件。特別是近兩月美國等地出現多人參與的大規模快閃搶劫(flash rob)案件。光天化日之下,數十人明目張膽闖入高檔百貨公司、珠寶店、奢侈品店、蘋果專賣店、高檔瑜珈店、名牌運動鞋店……,搶走價值數十萬甚至百萬美元的貨品。影響所及,據美國零售業聯會估計,該行業今年竊盜及相關罪行損失1000億美元左右,較疫情前的400多億美元急增逾倍。

一些大型的上市企業如沃爾瑪(Walmart)TargetDSG(全美最大體育用品商)接連發布盈利警告。他們在季度財報中披露,由於竊盜搶奪的情況日益猖獗,除了直接貨品損失,還要加強保安支出(例如在店內貨物架上鎖),加強保障員工及顧客安全。許多頗有名氣的名牌或餐飲連鎖店,因毒品氾濫而決定退出城市中心的營運。例如2個月前,星巴克就宣布關閉西雅圖、洛杉磯等地的16家分店,因為治安太差,有些地區分店成為毒品癮君子的公廁。

歐美治安惡化不即時處理,使得有樣學樣的「破窗效應」逐漸顯現,在疫情結束後通膨高居不下的當下更加爆發。2014年加州通過的法案,將涉及950美元以下的偷竊案降為輕罪,以減低監獄人滿為患的壓力。然而人們眼見偷竊行為日益「常態化」,膽子也就愈來愈大。從一個人遮遮掩掩的順手牽羊,逐漸演變為多人團夥明目張膽的集體快搶。從偷麵包、肉類等食品果腹,逐漸下手到高單價的非必需品轉賣圖利。

治安每況愈下,連高級菁英也遭殃。10月初,美國眾議員奎利亞爾(Henry Cuellar)在首都華盛頓特區的國會大廈遭三個歹徒持槍劫車。這類明目張膽的搶劫事件不少都與毒品氾濫有關,毒癮上身沒錢就搶。「破窗效應」已經到了即將失控的地步。如果破窗不能迅速修復,還可能發生治安惡化的地域擴展,因為犯罪份子掠奪完了一地可能往他地前進。前面提到在加拿大完成大學學位的女同學,其實所在地並非人口密集的大城市。然而遊民與癮君子從周遭大都市外溢過來,使大學小鎮都失去了以往的安寧。

2200多年前《韓非子.喻老》就有記載:「千丈之堤,以螻蟻之穴潰;百尋之室,以突隙之煙焚。」千里長的堤岸,或會因一個小小的螞蟻洞而崩潰,換言之,對小處的疏失不慎而可能導致大災禍。如果女性對環境變化的敏感嗅覺可以作為早期預警指標,那麼歐美治安惡化的蟻穴正在逐漸侵蝕西方霸權的基礎。因為優秀人才會逐漸敬而遠之,就像《論語》中孔子所言「危邦不入,亂邦不居」。長遠下來,西方霸權的千里巨堤,也就可能毀於社會治理敗壞的蟻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