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春山觀點】論中共「攻臺」問題

圖片來源: 南部戰區微博


中共認為中美關係是其對外關係的「重中之中」;而「臺灣問題」則是中共「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可以想像,「臺灣問題」必是這次舊金山「拜習會」討論的一個重點。

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接受媒體訪問時透露,拜習在臺灣議題上仍存有很大分歧。我認為這並不讓人感到意外,因為從公開釋出的訊息看,雙方都是舊調重彈,沒有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拜登在記者會上表示,美國不會改變「一個中國政策」;中共官媒則報導,習近平在會談中指出,「美方應該將不支持『臺獨』的表態體現在具體行動上,停止武裝臺灣,支持中國和平統一」,雙方言語沒有交集。

引起外界關注的是,美國官員會後引述習近平的話說,習曾否認中共在2027年或2035年有攻臺的計畫。民進黨似乎認為因此「撿到槍」,認為習的說法讓在野黨慘遭「打臉」,國民黨與民眾黨分別所提:「明年大選是和平與戰爭的選擇」、「票投民進黨,全民上戰場」,以及「2024選舉面臨戰爭危機,選錯人臺灣就毀了」等論調,就是在操弄「戰爭恐嚇論」。

如果美國官員的轉述屬實,那倒是習的「異乎尋常」之舉。因為提出攻臺「時間表」的說法,無異是自縛手腳,放棄習所強調的要「牢牢掌握兩岸關係發展的主導權主動權」;如果習刻意在攻臺問題「洩露天機」,言外之意:一是明示只有他才有權做出兩岸和戰的選擇;二是暗示美國軍售臺灣缺乏「正當性」,是在破壞兩岸和平。

外界關心臺灣總統大選,是認為選後兩岸關係充滿不確定性。尤其民共兩黨缺乏互信,如果自稱為「務實臺獨工作者」的賴清德勝選,兩岸必然加劇目前兵凶戰危的情況。中共的因應之道不是只有對臺用武一途,經濟制裁可能是中共最先採取的手段。

然而,我們不能排除中共動武的可能性。對中共而言,攻臺不是「時間」問題,而是「條件」問題。中共《反分裂國家法》已列出對臺用武的幾個要件,「臺獨」只是其中一個選項,下列情況應更值得我們注意:

第一,  選舉升高政黨對立、擴大族群矛盾,造成臺灣政治、社會、經濟情勢一片混亂;

第二,  臺灣執政者加速推動「去中國化」,從而加深民眾的國家、文化和民族認同危機,讓兩岸愈走愈遠;

第三,  臺灣問題久拖不決,讓中共對兩岸和平統一漸失耐心,甚至徹底絕望;

第四,  臺灣為了「依美抗中」,成為美國圍堵中共的軍事同盟;

根據俄烏戰爭提供的教訓,中共一旦決定對臺用武,必然要造成「首戰即終戰」的結果。中共不會讓「臺灣問題」尾大不掉,耗損中共國力,又影響中共的發展進程。

兵法有云:「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之。」對於中共攻臺的可能性問題,無人能夠掉以輕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