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立誠觀點】減碳?日本聰明,臺灣儍

圖片來源: 中部電力パワーグリッド


在今日臺灣,「減碳抗暖」已成天條,不但媒體上減碳相關新聞無日無之,甚至2050年淨零排放已正式入法。政府更編列9000億元預算在2023年至2030年推動「淨零轉型」相關計劃,這還不包括私部門數兆元的太陽光電及離岸風電投資。減碳抗暖對臺灣將造成極為深遠的影響,本人在「白花九千億,減碳必跳票」文中有詳細說明。

政府及臺灣媒體非常喜歡引用激進減碳的歐盟國家能源轉型政策,但極少報導臺灣近鄰,通常政府及媒體最愛參考學習的日本之減碳措施。本文將填補此一空白,希望臺灣社會知道日本情況後頭腦可以清醒些。

先介紹日本電力公司情況。日本有10家地方性電力公司,由北往南分別為北海道、東北、北陸、東京、中部、關西、中國、四國、九州及冲繩。一家全國性電力公司J-Power,其前身為電力開發株式會社。一家為東京電力與中部電力合資成立,將兩家公司的火力電廠移往之橫須賀電力公司,總共12家。

這些日本電力公司均為股票上市的私營企業,反之台電則為國營企業。台電不能與政府有不同意見,但日本與美國的私營電力公司,規劃就較為務實,不必隨著政府天方夜譚的減碳政策起舞,這點非常重要。

個人之前有多篇文章指出政客們信口雌黃,承諾本身不必負任何責任的2050年淨零排放,決不可能達成。此一結論並非個人獨得之秘,有實務經驗的能源界人士無人不知。日本政府「順應」世界潮流提出2050年淨零排放的承諾,日本電力公司並不買單,各電力公司提出的減碳承諾遠為務實保守。

碳排完全可以由電力結構計算得知,所以由各電力公司規劃未來之電力結構即知各公司之減碳承諾為何。最主要的發電方式不外乎煤電、氣電、核電及綠電四種,電力結構即為此四大發電之占比。此四種發電方式中,煤電及氣電會排碳,核電與綠電則為無碳能源。要減碳就必須增加前二者之配比,減少後二者的配比。

臺灣政府規劃是一方面廢除核電,大力增加綠電,另一方面是停建煤電,大力發展綠電。吾人可參考日本電力公司對此四種發電方式之規劃。

綠電:

日本各電力公司對綠電並不熱衷,這些電力公司裝置容量占日本70%,所發電力更高達80%,總火力裝置容量高達148GW,但只有2GW綠電,約日本綠電裝置容量10%。各電力公司對新增綠電也很保守,2030年全部新增綠電約10GW,遠低於政府規劃。

核電:

日本電力公司主要減碳手段是重啟核電及核電延役。但目前各電力公司希望重啟的33部核電機組中,只有10部取得重啟執照。除了沒有核電的冲繩電力公司,其他九家地方電力公及J-Power都規劃重啟核電。

東京電力、東北電力、九州電力、中國電力及J-Power除了寄望核電重啟外,甚至規劃興建新的核能機組。中部電力、関西電力及九州電力也規劃增建小型模組機組SMR。各公司規劃2040年之核電裝置容量與綠電相同,但因核電容量因數(每年發電時數)為綠電6倍,核電所提供的無碳電力亦為綠電的6倍,核電是各電力公司承諾減碳之真實支柱。但核電是否能如願重啟及新建要克服許多法律及政府政策的挑戰。

煤電:

福島核災前煤電及核電原本即為日本基載電力兩大支柱,核災後核電機組全面停機,日本陷於限電危機,煤電對供電益形重要。日本電力公司都更為依賴煤電,不願如其他國家承諾全面禁用煤電日程。日本電力公司都朝向保留煤電但降低煤電碳排方向努力。降低煤電碳排之手段不外乎混燒氨氣及規劃設置碳捕捉及封存CCS設備。但CCS技術仍不具經濟效益,十分依賴尚未成熟的新科技,日本電力公司對增設時程似乎過於樂觀。

臺灣已因2018年公投結果,不再增建燃煤機組。但日本電力公司不但不願承諾非煤時程,有三家電力公司甚至規劃新建燃煤機組,此三公司包括東京電力與中部電力共同投資之橫須賀電力及中國電力與四國電力。

氣電:

福島核災後,日本喪失全部原為基載電力的核電,作為基載電力的煤電原本就全天候運轉,日本只好大量增加進口液化天然氣將原本提供中載電力的燃氣電廠作為全天候提供電力的基載電力。

但日本各電力公司期待核電全部恢復,提供無碳電力,並未如臺灣將降煤增氣作為主要減碳手段,並未規劃增加太多燃氣機組。臺灣規劃在2030年增加18部大型燃氣機組,日本目前規劃12部燃氣機組並且主要還是取代除役的老舊機組。

由日本各電力公司對綠電、核電、煤電及氣電之規劃即知減碳實為有限,事實也是如此。日本政府宣稱2030年全國碳排將較2013年減少46%,電力部門更要減少62%。與2020年相較,2030年電力部門要減碳44%。但依電力公司規劃,2030年將減碳22%,只有政府規劃的一半,並且主要還是依賴重啟核電。

日本電力公司對減碳似乎意興闌珊,根本未將政府2050年淨零排放承諾當一回事,何以至此?如個人於「2050年淨零無望,解讀IEA報告」中指出有實務經驗的能源界人士無人認為2050年淨零碳排有任何機會達成。不必等到2050年方知其必將跳票,再過幾年由IEA2030年階段性目標幾乎都無法達成即知。日本電力公司務實規劃的減碳計劃很值得臺灣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