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伯仲觀點】比民調,真能決定候選人?

圖片來源: 黃暐瀚臉書


民調終究是準的!

2024113日中華民國第十六屆總統選舉結果揭曉,民進黨賴清德以40.05%得票率當選,國民黨侯友宜33.49%居次,民眾黨柯文哲26.46%則最末。對於如此結果,相信全臺灣的民調學者與業者都鬆了一口氣,因為民調終究是準的。一來除了民眾黨內參與側翼民調之外,都是賴一侯二柯三的局面;二來賴清德僅獲四成選票,也驗證了六成國人支持政黨輪替,下架民進黨的民調。若非如此,那麼此後真不知民調該怎麼教下去、做下去了。

民調真可決定候選人?

那麼比民調,真能決定候選人嗎?先說答案好了,可以也不可以。說可以,主要是民進黨和國民黨各級候選人的黨內初選已行之有年,多是靠民調來定奪提名,並無問題。說不可以,則是去年底的「藍白合」就是因評比民調決定正副總統候選人未果,最終導致破局,雙方還含怨互槓。

可以和不可以的界限何在?那就是有沒有先把遊戲規則說清楚。以黨內初選為例,民進黨和國民黨的SOP都是黨部召集有志參選者召開協調會,先講好規則,決定抽樣方式與加權辦法,再設計問卷,交由長期合作的二至三家民調公司於指定期間之內進行電話民調。最後公布結果,不論差距大小,贏就是贏,輸就是輸。

2018年九合一選舉國民黨臺中市長提名人初選為例,盧秀燕在民調中即以50.30%平均支持率,贏過江啟臣的49.69%,亦即僅以0.61%些微差距險勝而獲提名。若按照統計學理,不是還要考量誤差範圍?甚至顯著性檢定嗎?但黨內初選的遊戲規則就是如此,rule is rule,一翻兩瞪眼,不能不服氣,而且外界都看得懂,不會有爭議。

可是2024年總統大選的藍白合卻非如此,儘管在前總統馬英九見證下,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民眾黨主席柯文哲、國民黨總統參選人侯友宜於20231115日簽署了「六點協議」如下:

一、馬英九前總統、國民黨、民眾黨,各推薦一位民調統計專家。

二、由民調統計專家檢視評估117日至1117日,社會各界公布的民調結果,及國民黨、民眾黨各提供一份內參民調的結果。

三、雙方同意,若超過統計誤差,由勝者得一點;若在統計誤差範圍內,由侯柯配得一點。

四、1118日周六上午,由馬英九基金會公布結果。

五、藍白合後,兩黨共同組成競選委員會,全力輔選總統副總統候選人,及兩黨推薦之立法委員候選人,不分區政黨票,由各黨各自努力。

六、在馬前總統見證下,國民黨及民眾黨承諾,為臺灣第三波民主改革建立典範,必須成立聯合政府。除國防、外交、兩岸由總統決定,其餘部會原則上依各黨派立委席次分配,民眾黨主責監督制衡,國民黨主責建設發展。

其中一至四點雖論及民調評比,但為各推專家、檢視期程、勝負得點、公布結果等大方向規範,並無何種民調才能收錄,如何進行評比等細節。更關鍵的是,六點協議推出後兩天就得進行評比,其間國、民兩黨和見證的馬辦並未就此做任何溝通,僅直接推派三位代表與會,就註定了各說各話。

抽樣誤差不是問題,比什麼民調?要怎麼比?才是問題。

藍白合民調評比沒有結果,外界多把焦點放在統計誤差範圍,認為藍營主張正負3%,而白營堅持就是3%,雙方無法合意才破局。不過這點反而單純,柯文哲的確說過「贏不到三趴算我輸…」,但問題是六點協議中的第三點白紙黑字就寫著「統計誤差範圍」,而非「讓三趴」。而所謂統計誤差範圍,依民調教科書所示,1068份樣本規模,在信心水準95%之下,抽樣誤差為+/-3%,誤差區間即為6%。關於此處,即便民眾黨代表求真民調總經理關智宇在接受《聚傳媒》採訪時也無法否認,只能辯稱「民調教科書是如此敘述,這無庸置疑,只是如果放在政治實務上,就會產生討論空間…」云云。可見抽樣誤差自有定論,不該是問題。

反而何種民調才能納入評比,會是最大問題。儘管六點協議中第二點,提及將評比11717日各界公布的民調及藍白各一份內參的結果。這段期間共有符合所需的七份外部民調,外加二份內參,而這九份民調的樣本底冊、抽樣架構、訪問執行方式(市話、手機、網路簡訊)、題目設計(有無包含郭台銘?對手是不是賴蕭配?)、甚至加權方式多不一樣。同樣問卷換別家業者來執行,結果就可能截然不同,而硬是放在一起「大鍋炒」,就難有藍白都能接受的共識了。

而評比方法又是另一問題,國民黨方主張直接比較侯柯配或柯侯配PK賴蕭配時何者民調支持度較高;但民眾黨方則推出「淨差法」,亦即侯柯配或柯侯配支持度減去賴蕭配支持度的民調差距來對比。後者雖然有其邏輯,不過,對照六點協議的第三點精神,如此調整並非這三位代表所具備的權責範圍。進一步思考,該方式也較不符合統計學理。因為民調是考量抽樣誤差後的區間估計,你不知道要拿侯柯配或柯侯配持的哪一點支持度來對比賴蕭配的哪一點支持度,而且因雙方都有抽樣誤差,誤差範圍可能因此而加倍,故不可行。

臺灣的選舉民調只能「比大小」

有些熱心的專家學者曾來信指教若干更精妙的民調評比方法,例如探討每一受訪樣本在支持侯柯配或柯侯配來PK賴蕭配時的游移,因為侯柯配或柯侯配並非互斥,可以進一步計算其共變異數或是相關係數。不過這些分析都需要動用民調原始數據(raw data)來跑跑看,現實中很難做到,因為這是民調業者的商業機密,幾乎不可能提供。尤其是臺灣多數的選舉民調只有新聞報導,連問卷都沒有,就只能帳面數字比大小了。

比民調是政治談判,而非學術研討會。

最後,民調評比會議說到底仍是政治談判,而非學術研討會。有些廟堂高論在學理應然面說得過去,但在談判實然面卻行不通。例如某學者發表論文批評藍白兩方都錯了,統計誤差範圍不是國民黨主張的+-3%,也不是民眾黨堅持的3%,而是另有其他。問題是,這些討論只能存在於學術研討會,藍白代表都奉黨主席訓令去談判,統計誤差範圍當然以自家詮釋為準,與談代表豈可自作主張,擅引其他學說?

歷史沒有如果,但可假設。

最後,必須一提的是,2004年總統大選「連宋配」之所以成功,係因國民黨和親民黨先有合作對抗民進黨才能勝選的意願,雙方高層幕僚再協調將近一年才水到渠成,敲定國親合共推候選人,由連戰和宋楚瑜搭檔參選。二十個年頭過去,假設這次馬朱柯侯會晤時能有熟諳民調人士在場,協助制定評比辦法,而雙方幕僚也能緊密聯繫,做好相關行政準備;甚至在四巨頭見面前即擬定具體規則,有足夠時間比照政黨初選來量身打造民調,那促成藍白合的機會就大增,而本屆總統大選的結局就有懸念了。

2024年大選已然落幕,筆者身為藍白合民調評比會議國民黨方代表,謹以此文留下些許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