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 蕾觀點】氣候正義與人權、民主是一體的:智利反政府示威的省思

圖片來源:Pexels


氣候變遷是當前最熱門的環境議題。但它也和所有的環境議題一樣,並不是孤立的存在,更不是由「覺醒」的菁英閉門決定的事情。一個反民主、反人權的體制,是無法實現氣候正義的。

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United Nations Framework Convention on Climate Change, UNFCCC, 以下簡稱《公約》)第二十五屆締約國大會(Conference of Parties, COP)原本要在智利聖地牙哥主辦,然因智利發生內部嚴重動盪不安和反政府示威活動,故改於本月二日至十三日於西班牙馬德里揭開序幕。

非政府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 HRW)表示,智利從10月19日爆發動亂以來,已收到數百份智利警察過度使用暴力與殘酷對待的投訴,如使用橡膠子彈造成兩百多人眼部傷害、在市中心部署士兵和坦克與示威者發生暴力衝突造成至少二十人喪命。人權觀察組織認為,改變開會地點不會使注意力從嚴重侵犯人權的行為轉移,反而會要求智利政府履行尊重人權的義務,施壓智利警察改革。

雖然智利總統塞巴斯蒂安·皮涅拉(Miguel Juan Sebastián Piñera Echenique)在10月29日於智利國家電視臺上公開道歉,宣布包括提高工資、增加養老金及增加富人稅收等一些讓步措施,但也不減大眾對政府施政不滿的情緒。其實早在2011年智利大學生就公開呼籲,政府應邀請更多的參與者包括社會運動者和非政府組織一起討論如何解決社會問題,而不再只侷限政治菁英的秘密決策。

智利是拉丁美洲最富有的國家之一,但根據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報告顯示,在OECD的36個成員國中,智利屬於貧富差距相對大的國家。這次的反政府示威遊行和16歲的瑞典少女桑柏格(Greta Thunberg)在九月底於智利所領導的每周五氣候罷工(Fridays For Future),呼籲更多為氣候正義奮鬥的年輕人息息相關,甚至還間接導致氣候峰會更改場地,頓時促使國際社會關注智利的人權狀況。

講環保就講環保,為什麼要扯到其他的「人權狀況」呢?事實上,真正從事環保運動與研究的人,都知道氣候正義與環境保護,會影響到不同的群體及地區,對各地的經濟與政治產生衝擊。所以它們無法截然劃分。前內政部長葉俊榮在1990年,就發表了「憲法位階的環境權:從擁有環境到參與環境決策」一文,指出「程序參與」,是環境權的核心。環境議題需要充分、公平的大眾參與,以民主的方式解決。

而在氣候正義,亦同。氣候正義從草根運動發展而來,包含實質公平、程序公平,提高機制運作的透明度與包容度等議題;而且,關注地方人權的發展、尊重人民基本生活權利,同樣也是氣候正義所關注之問題。更值得一提的是,將人權規範整合進氣候變化的行動中,也能符合氣候正義的內涵與達成聯合國永續發展的目標 (Mary Robinson Foundation,2016)。

所以,氣候正義並不是孤立的議題,它與各種人權都有緊密連結。而「尊重人權」和「確保有效的公眾參與」這兩個問題在智利特別重要。人權觀察組織敦促智利總統履行其對有效、全面且透明的民間社會參與的承諾。為此,它必須確保民間社會組織、原住民和地方社區的氣候正義(climate justice)權利,能夠實現而不遭到阻礙,特別是消除來自拉丁美洲、亞洲、非洲人參與的障礙。

根據聯合國人權與氣候變化工作組(UN Human Rights and Climate Change Working Group)在COP25的會議紀錄顯示,氣候變遷不僅是科學和經濟的問題,同時也是倫理道德問題;倫理道德又與氣候正義息息相關,處理的是責任分配與承擔。對開發中國家而言,氣候正義除了維護與確保其國家利益,也為其人民在氣候行動的立場與行動提供正當性基礎。

雖然氣候正義與人權為目前國際社會不可忽視的趨勢,也是臺灣必須面對的事項。然而不管是我國主流媒體或政黨均鮮少討論此類議題,乃為我們不足之處。另一方面,無論政府或環保團體,對於氣候正義相關政策,似乎也欠缺對民主、公眾參與,以及地區或族群議題的相關考量。蔡政府的綠能政策,在去年遭到人民用公投表示不同意見,至今卻仍一意孤行,就是把環境與人權、民主切割的不良示範。這些都值得我們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