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旭岑觀點】那一年的林飛帆到那裡去了?

圖片來源: Sunflower Movement 太陽花學運


2019年進入尾聲,民進黨要在立法院強推反滲透法。此時此刻,讓人格外想問:2014年的林飛帆到那裡去了?

 

2014年3月18日,為了抗議服貿協議「黑箱作業」,林飛帆等年輕群眾衝入立法院,佔領議場長達廿三天,此為「三一八學運」。回顧歷史,當時林飛帆等能號召這麼多人參與這場運動,出發點就是程序正義,抗議國會違反民主程序,畢竟,「反黑箱」聽來是普世價值。

 

將近六年後的今天,民進黨已經完全執政,在國會正要用更粗暴的手段,更直接違反民主程序的方式,未經廣泛討論,行政院甚至沒有提出政府的版本,就要強行通過這部法律。那麼,那些「林飛帆們」呢?

 

反滲透法與服貿協議的比較,兩相對照,清晰明瞭:

 

  • 透明程度:服貿協議在藍綠立委協商共識下,已經在立法院舉行數百場的公聽會、說明會與協調會,反滲透法迄今只由內政委員會召開一場。另一場邀請前總統馬英九、前國安官員,與現任政府官員對談的公聽會,則是國民黨黨團召開的。

 

  • 審查程序:國民黨當時在內政委員會審服貿協議,過程被譏為「半分忠」,民進黨現在卻連半秒都沒有,直接跳過委員會審查,將反滲透法逕付二讀,並由蔡英文總統下令限期通過—注意了,蔡總統可不是民進黨黨主席喔,居然可以指揮立委。

 

  • 政府角色:服貿協議是由政府部門提出,反滲透法的政府角色則付之闕如,法務部官員甚至在立法院都無法明確回答此法的執行可能性。

 

  • 人民權益:林飛帆等人衝進立法院,萬千理由歸於一,就是服貿協議會影響廣大臺灣民眾的利益。那麼,反滲透法對人民權益的侵害,絕對遠超過服貿協議,難道不該好好討論,嚴格審查,讓新民意決定嗎?

 

反滲透法通過後,政府、檢察機關可以任意認定何謂「滲透來源」,連親民黨主席宋楚瑜這樣的大咖,都擔心到要「自首」,更何況一般老百姓?服貿協議如果有影響人民權益,反滲透法豈不更直接?如果開過幾百次公聽會的服貿協議都要擋下,為什麼只開過一次公聽會的反滲透法可以輕騎過關?

 

面對程序正義更被扭曲,人民權益更被侵害,那一年衝入立法院的林飛帆到那裡去了?「到民進黨當副秘書長了!」我想只能這樣解答吧。

 

看看林飛帆對這些問題輕描淡寫地回應,迴避了倉促立法、程序正義的問題,只能拿出「反中」框架跳針式回答。只見政黨利害、政治算計,或許以他現在的角色,屬情理之中,但當年理直氣壯,帶領十餘萬群眾上街頭的身影,已不復見。

 

在三一八學運五周年時,我曾經分析,為何僅僅五年,這場運動的評價卻日益下滑?主要有「真正訴求不誠實」、「毀壞法治基礎」、「對不同政權雙重標準」三大問題。在反滲透法這個案例上,「反中價值最高,程序正義次要」,半分忠不能忍受,自己人鴨霸則視而不見,這樣的雙重標準,發揮到淋漓盡致。

 

林飛帆和他的「導師」黃國昌,兩人政治路走得不同,已有分道揚鑣之勢。我對在國會努力問政的黃國昌猶能抱持敬意,但是對林飛帆,我想歷史會記載他這一次在面對反滲透法的緘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