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述恩觀點】蔡英文真的是法律人?

圖片來源:翻攝於少康戰情室


最後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會日前落幕,令人吃驚的是,怎麼有一個號稱念法律的人,講話怎麼可以如此脫離脈絡、怎麼有辦法如此悖離事實,用最歪曲的版本解讀一個如同寫在額頭上明顯的違法事件?黑的被說成白的,這豈不是律師最被人討厭的地方嗎?

我們竟然在電視辯論上從中華民國現行總統的口中聽到,豈不令人血壓升高?

對,講到特偵組蔡總統就是在胡扯!

面對民進黨執政期間的各種肥貓酬庸傳聞,韓國瑜提出一旦當選就任總統後,第一件事就要恢復過去被民進黨報復性裁撤的特偵組,調查過去民進黨執政期間有無任何犯罪違法事項。

持平的說,各級檢察官都有權偵辦任何犯罪案件,在檢察體系中另立專組專門偵辦高官、立委、高級將領,是否迫切,確有討論空間。但韓國瑜回應的也不是沒有道理,以目前蔡英文提名、民進黨立委全體支持的監察委員陳師孟赤裸裸違憲伸手介入司法核心領域,口無遮攔的說要辦藍不辦綠,大動作約談偵辦綠營人士的檢察官或是判藍營人士無罪的法官,一般第一線偵辦、承審政治相關人士的(小)司法官們怎麼可能沒有政治壓力?

而蔡英文總統竟然還在辯論會說,這只是兩個獨立行使權力機關的權限爭議,要「透過協商、協調機制去畫出那條線」?「法官須超出黨派以外,依據法律獨立審判,不受任何干涉」,中華民國憲法第80條宣示的清清楚楚,蔡總統是哪一個字看不懂?這裡沒有任何模糊需要解釋的憲法空間,那有什麼好磋商和諧的

尤其個別的一線檢察官,遇到立法院在野黨大黨鞭透過立法院院長,打電話給法務部部長轉告他自己屬檢察署的檢察長,明著告訴你馬上要收到一份判決、再暗示你上層大官們已經打過招呼,等你收到判決時可以不上訴就不要上訴。人家司法官二十年資歷的高檢署檢察官都擋不住,我們又怎能期待一般第一線承辦案件的年輕司法官都願意賭上自己未來的仕途而勇於「打老虎」?

而且最悖離事實的是,明明「柯王關說」才是整個故事的主軸,如果柯建銘不找王金平關說,又怎麼會有後面整串的監聽資料外洩、法務部長引咎辭職、高檢署檢察長被認定接受關說違反檢察官倫理規範、被拔除職位、承辦檢察官記警告?這些都是鐵的事實,高等法院判決法務部行政懲處監察院報告白紙黑字寫的明明白白,蔡英文完全不提,只說特偵組交付監聽資料給馬英九當政爭工具?這不就是民進黨一貫的步數,避重就輕,委屈司法權,成全民進黨?別忘了,「喬王」柯建銘還列在不分區立委之列!沒有自我檢討機制的政黨,怎敢自詡是民主法治下的進步政黨?(參:用政黨票嚴懲包庇司法關說的政黨

黃世銘偵辦案件發現立法院院長與在野黨黨鞭戕害司法公正的證據,唯一做錯的就是心急沒把整套結案程序走完,結果因為案件未結,被事後認為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違法交付關說司法的監聽資料給馬總統。但是今天如果總統是蔡英文,以黃世銘鐵面無私的性格,他從檢察體系中收到五院首長關說司法的情資,他也一樣會送去交給提名自己檢察總長職務的「總統」手上,這與特偵組無關,完全是司法公正遭到戕害,硬漢性格的檢察總長心急想要捍衛司法正義。

監察院2014年的報告說:「類此關說司法個案情事,恐將嚴重違反憲法與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規定公平法院之精神;司法院允宜會同行政院,就相關法制漏洞,參考現代法治國家之立法精神,制訂相關刑事等制裁方式,始為正辦。」對比下來,「妨害司法公正罪」草案還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走出立法院大門?但就算沒有刑法處罰,難道妨害司法的行為總統可以坐視?

對民進黨來說,販賣芒果乾的反滲透法可以草草通過,司法公正不是重點,這種不把法律當法律的政黨,臺灣人對他們還能有什麼期待?吾等法律人號稱社會上的知識份子、號稱有比一般人更高的法律良知,竟然大家對此靜默不語,我們不也成了暗助他們繼續輕賤司法的共犯結構?

德國馬丁尼莫拉牧師的名言:

起初,納粹抓共產黨人的時候,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共產黨人。

當他們抓社會民主主義者的時候,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社會民主主義者。

當他們抓工會成員的時候,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當他們抓猶太人的時候,我沉默了,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最後當他們來抓我時,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今天,民進黨沒收了公投,臺灣法律人沈默了。

明天,民進黨河蟹了司法,臺灣法律人沈默了。

等到民進黨繼續貪贓枉法的時候,就再也沒有人站出來說話了。

臺灣司法沈淪不遠矣,臺灣法律人怎麼還能繼續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