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國民黨應該提出以中華民國為前提的兩岸論述

圖片來源:中國國民黨KMT臉書


蔡英文總統勝選後的國際記者會上,BBC記者發言,問總統覺得是否該感謝習近平。這話有道理,蔡原本民調低迷,習近平發表告臺灣同胞書40周年講話後,蔡聲勢翻轉,從此一路上揚。

不是習講錯了什麼話,而是民進黨掌握了習講話的詮釋權,習近平講話後蔡英文抓著打,藉以凸顯她的立場,型塑她特質

習講九二共識,民進黨便把九二共識講成九二共識就是一國兩制;習提到探索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民進黨解讀成中共統一臺灣有急迫感,好像臺灣安全與主權面臨立即威脅,唯有辣臺妹蔡英文可以守護臺灣。

九二共識與一國兩制是兩回事,兩者都不是什麼新說法,特別是一國兩制,不是習愛講,是中共領導人在重大場合都得重複一次。一國兩制在臺灣沒有市場,這不須要八百萬票來證明,中共對臺單位早已清楚,不只是國民黨反對一國兩制,絕大多數臺灣人都不贊同。至於統一急迫感,子虛烏有。習近平公開講過兩岸關係的未來取決於大陸經濟發展的程度,這話顯示他對兩岸關係的自信與從容。他也提出講究「心靈契合」的「融合發展論述」,強調兩岸關係重點不只在經濟,也在社會面與心理面。這些才是習自己的語言,不像一國兩制是他的前輩留下來的話。習既然要融合發展,那就要時間,不可能急。

民進黨對習講話的解讀只是選舉語言,刻意扭曲,但為何臺灣人相信民進黨?因為,一、對臺灣人而言,中共沒有公信力;二、兩岸問題不是理性的前途選擇問題,是感性的認同問題。而這兩點又糾結一起,變成中共講什麼話,任何再好的務實方案只要是從中共口中說出,都得不到臺灣人的信任。

公信力是建構的。以美國為例,儘管美國是二次大戰後地球上最窮兵黷武的國家,例如為了石油攻打伊拉克,拿偽造的證據當出兵理由,但臺灣人對美國極有好感,文化更亦步亦趨,麥當勞四處可見,密度不輸與美國同文同種的英國;好萊塢的片子,臺灣和美國同步上映,英國跟隨好萊塢都也沒跟這麼緊。又,以國軍黑鷹直升機失事為例,美國在臺協會臉書發文哀悼,在內湖新館降半旗,美國國防部參謀首長聯席會議主席密利發函致哀。這些舉動不涉及承認中華民國,沒有突破臺美關係現狀,但讓臺灣人窩心、有面子。這種口舌功夫,跟殯儀館喪禮上民代的電子輓聯一樣,不花成本,美國對臺單位掌握了臺灣的社會氛圍。

至於中國大陸,根據去年臺灣民意基金會民調,中國大陸在臺人眼中好感比例首次超越反感,但同份民調也顯示,中國大陸是臺灣人討厭對象的第三名,那是香港反送中事件發生前的調查。現在,中共在臺人眼中就算不是惡霸,也不會是好人。為何美國與臺灣沒有什麼文化架構協議,臺灣四處都是美式文化?渣男美國可以讓臺灣人覺得是純情暖男?這是中共不能迴避的課題。

中共既然講了兩岸關係要融合發展,不能只見秋毫,在那裡講對臺26條,卻不見輿薪,不誠實面對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成果。一九九七年,倫敦唐人街上實況轉播香港移交,原鄉來自香港的華人青年在五星旗升起的那一刻,熱烈歡呼;二一九年,同樣是倫敦街頭,來自香港的年輕人高喊反送中,許多人都是第一次上街頭抗議。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成果誕生了港獨,現在香港年輕人會說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前所未見。二十多年來,中國大陸大量輸血香港經濟,以維持其世界金融城市的地位,但人心不是可以用錢買的。朱立倫評論香港區議會選舉結果,說港人多數不信任港府、北京。朱描述的事實,北京無法遮蓋。古時天災地變,皇帝都會下罪詔己,面對香港,中共治理失靈,對此歷史責任沒勇氣與骨氣承擔,又如何說服臺灣人民?

大敗的國民黨如何看待此時面目污穢的九二共識?在馬政府時代,九二共識的確有作用,兩岸得以擱置爭議,就經濟議題務實協商,那時中共也盡量少講一國兩制。現在形勢,如同立委李彥秀所說,九二共識原本塑造出來的模糊框架,被兩岸的執政黨壓縮,扭曲、污名化。

九二共識正因為具有各說各話、模糊的特質,因此各方都可以下註腳,往自己喜歡的方向講。中共在九二共識前會加上反臺獨三字,把模糊的地方具體化。以前民進黨說沒有九二共識,現在則把九二共識定義成一國兩制,九二共識具體化了,臺灣人一聽就懂,對不對不重要。國民黨如果要繼續講九二共識,就必須大聲說出國民黨對九二共識下的註腳:一中各表,中華民國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國民黨此次選戰在兩岸論述上輸了,其實活該。過去三年多,除了朱立倫以外,有哪位國民黨政治明星在大陸或香港公開說:「臺灣方面對九二共識的看法,與大陸不一樣」?

國民黨要不要回頭為九二共識辯護並不是最重要的,兩岸關係關鍵還在於中國大陸如何回應臺灣人民對中共的觀感,中共須要堅決表示,融合發展也好,心靈契合也罷,都不會消滅中華民國;不管一國兩制的臺灣方案多有創意,中華民國都不會消失。如果說不出來,兩岸關係就不可能深化發展。即便中華民國的存在相當艱難,中華民國一中憲法的主權定位,在國際現實上看起來近似荒謬,但臺灣藉著中華民國行使主權是客觀事實,中華民國也是臺灣社會的共識,中共不能否定。嚴正對待中華民國的存在,應是中國大陸開展兩岸關係的思考前提,否則,即使中共不急著跨入政治談判這個深水區,臺灣人民自己都會先想到水深不可測、不見底,再多的26條功效也有限。

中共智庫學者不只一人呼籲要解構主權觀念,將它從民族國家的桎梏解放出來;國際學界也有哈佛法學博士、華裔律師黃維幸批評中共一國兩制論述,認為錯把手段當目的。這些進步觀點,都值得借用,豐富中國大陸對臺論述。

中國大陸更必須以實際作為回應臺灣人民的中華民國認同,特別在國際參與上。年輕人參加國際比賽,若因中共施壓而不能拿中華民國國旗,那是把年輕人趕往臺獨之路;中華人民共和國壟斷了「中國」兩字的詮釋權,讓中華民國從國際舞臺上消失,怎能怪臺灣年輕人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他們確實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治下的國民。

國民黨更應該提出以中華民國為前提的兩岸論述,如果提到九二共識,就要清楚講出中華民國;如果主張和平協議,必須說清楚中華民國的存在與臺灣草根社會的共識是談判的前提,否則就不談。兩岸政治協議與臺灣定位,不能只是學者的高明創見,一定得有由下往上的過程。未來的國民黨主席,如果面對中共不敢講中華民國,便是違背臺灣社會的最大公約數,背離臺灣主體性,兩岸關係只會倒退,讓面對兩岸關係只有原則而沒有作法的民進黨,得以在共產黨的僵化與國民黨的懦弱中繼續閃躲、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