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慶元觀點】國民黨再起 找回為民主自由奮鬥的創黨精神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2018地方選舉,從南到北,國民黨可說獲得全面的勝利,除了臺北市以些微差距落敗給柯文哲外,其他各縣市幾乎均大有斬獲,尤其光復高雄,更讓黨內人士喜出望外,認為2020重返執政已有如探囊取物。不料,才13個月,民進黨硬是逆轉選情,重挫國民黨,蔡英文更是拿下57%的得票率(只輸馬英九總統第一任1%),票數更是一舉突破800萬大關,成為民選總統得票數的新紀錄。

何以民進黨得以在13個月內逆轉選情?因為「討厭共產黨」打敗了「討厭民進黨」;而被視為「親共」、「中共代言人」的國民黨,就成了代罪羔羊。

說來可悲,從反送中運動開始,國民黨及總統候選人韓國瑜口徑一致,支持香港反送中運動、支持香港民主運動、支持香港特首及立法會雙普選,並且要求中共當局應該進行民主改革。話已經說到這個程度,怎麼還會被認為是中共代言人?

很簡單,因為民眾認為國民黨「言行不一」

除了國民黨部分人士被視為「中共買辦集團」的遠因之外,從反送中運動開始,多數民眾對於港警過度使用武力難以苟同,也對於中共強硬的態度怒火沸騰,但是國民黨的不分區名單,卻出現了支持港警的葉毓蘭教授,還有被認定為立場親近對岸的吳思懷將軍(吳將軍事後雖然百般說明,其曾多次在大陸宣揚中華民國國名,甚至舉出青天白日滿地紅的國旗在四行倉庫前拍照,但仍難以扭轉輿論),這是第一個重傷。此外,國民黨黨中央在選戰後期,找了相較於葉毓蘭及吳思懷,立場恐怕更為親近對岸的張顯耀、蔡正元及邱毅,組成「要正義連線」,擔任國民黨的攻擊手,就更讓人感到匪夷所思-是嫌標籤還不夠紅嗎?

回想國民黨創黨之初,是為了反抗滿清的專制,追求民主、自由、人權,才吸引了大批的青年拋頭顱、灑熱血,前仆後繼地投入了民主革命的行列。如今,青年安在?國人想到國民黨,還會想起這個政黨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理念嗎?

回顧歷史,從東歐解體到蘇聯瓦解,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專制極權的共產主義,或許短期內的發展可以超越超自由民主體制,但是由於違反了人類追求自由、民主的天性,終究仍會被淘汰。如今,對岸在中共統治下,固然創下經濟急速發展的輝煌紀錄,但是政治體制及民主改革方面,近年來卻是逐步倒退、愈發緊縮。對岸或許以為,只要讓人民賺錢,就可以安享太平;殊不知,在經濟富裕之後,人民其實更需要成熟的民主與法治來確保自己的權益。民主,對中共而言,不是選擇,而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中共愈正面面對國民對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需求,愈不會在民主中國被淘汰、清算。

「中國」,是國民黨的起源,也是國民黨的血統;然而,在中國的民族主義之下,更重要的是民主。欠缺了民主的民族主義,只會成為極權者用來壓迫人民的遮羞布-將一切不合理的作為以民族復興來加以掩飾。如果國民黨不能找回創黨精神,積極說服國人,自己不認同對岸的極權統治,更不認同被中共統一,並且以行動證明自己對於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堅持,那麼國民黨被歷史的洪流淘汰,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