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和均觀點】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誰說緊急防疫措施就不得批評討論?

去年年底,中國大陸武漢地區爆發嚴重的2019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簡稱為「武漢肺炎」。短短1個月內,疫情擴散迅速,至今全中國大陸已累積確診病患2萬名,死亡病例為425例;一水之隔的臺灣,在兩岸交流密切的情況下,無論政府與民間都恐懼武漢肺炎大規模傳播到國內,重演2003年非典型肺炎(即SARS)流行期間73人罹難的憾事。由於SARS的經驗,加上近年來國人公衛觀念的強化,春節以來,不少臺灣民眾自發購買備用口罩。隨著中國大陸武漢肺炎的疫情不斷升高,民眾越發的恐慌搶購口罩,擔心口罩商因此高抬價格。

在此時,政府的因應措施卻有諸多矛盾。一方面宣說臺灣日產口罩達400萬片,產量與存量供應民眾需求無虞;另方面又禁止口罩出口,強調要先自救,才能救人。對於口罩的價格,政府亦依傳染病防治法第55條後段給予價格管制,打擊囤積口罩、哄抬價格。

先於春節期間規定,只有四大超商可以賣口罩,1片口罩賣8元,後遭到民眾批評定價過高後,又宣布2月1日降為1片6元;管制價格的做法,抵擋不了害怕生病的恐懼,越來越多的民眾到處排隊買口罩,口罩一時之間竟如洛陽紙貴;終於政府於2月3日的晚間公告,為抑制恐慌性購買潮,2月6日起口罩購買要採實名制,每人七天內限購2片,2片賣10塊,希望讓人人都買得到口罩。同時又加強公衛觀念的宣導,讓民眾盡量了解到臺灣尚未有社區感染,除非是進入密閉空間或是醫療院所,一般人日常生活、工作,根本無須戴口罩。管制口罩目的,也在於使真正需要口罩的醫護人員、慢性病患與照顧家屬可以有口罩戴。

確實,面對恐慌性購買時,政府採行實名制,能夠有效性抑制無意義的反覆購買與囤積,有助於口罩供需回復正常循環;不過,針對每人七天內限購2片口罩,以及1片賣5元的規定,就讓人丈二金剛摸著不頭腦。七天2片口罩,等於3.5天換一片,那麼之前告訴大家要天天換口罩,甚至每4小時就要換1片口罩的宣導,不也是加劇民眾恐慌的因素之一!另外,政府每日照三餐宣示國內口罩供應不虞,人人都買得到口罩,甚至,2月2日衛福部長還明示,政府已發50萬片口罩給各公私幼兒園,做為防疫所需,猶言在耳,怎麼現在竟要限買,還要每隔7天才能買。這樣不就表示口罩的存量與產量根本就不夠嗎?

其次,1片賣5元的規定,到底是如何決定其價格?疫情發生前,1片賣3元,過年期間賣1片8元,被民眾罵到臭頭後,公告2月1日起賣1片6元,又被議員抓到政府採購醫用口罩的購入價是單體價格0.94元/片,就算加上倉儲、配送、換貨成本,也不該是6元。議員因此要求公布相關政府成本分析的公式與過程,這不是很合理嗎?然而,這明明是可以討論的公共政策,卻引來無止境的漫罵,挺綠網民們什麼難聽話都講出口,好像質疑口罩政策者是破壞國家團結與妨礙防疫的害群之馬,隱含的氛圍是公共政策不再可被討論、被審議。那現在又降到1片5元,這到底又是為什麼?定價與降價的理由是什麼?計算成本還是不透明,公民、輿論依舊無法了解決定價格的計算公式,政府不完整說明的作法,如何能滿足公民知的之權利!

最後,武漢肺炎疫情嚴峻,政府為維護全民健康,針對公共政策的擬定與決策,享有較高的裁量權,本無可厚非,但卻不表示政府有權力壟斷一切政策資訊,更不代表公民沒有權利去接近政府的資訊,以及參與公共政策的討論與辯論;國人亦應建立一項新觀念,即是政府介入經濟市場運作時,影響到廣大業者、消費者的利益維持,其論證干預的公益說明義務,必須要更提高,絕不能只是「合理關聯性」即可。最重要的一點是,當代對於「公益」內涵的決定,不再是由政府獨佔,而是要由公民與政府共同決定,這才是共和原則與民主治理的落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