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兩岸以臺商為人質,我寧可當臭名滿溢的徐正文

圖片來源:徐正文提供


加班機撤離武漢臺商,風波迭起,參與其事的徐正文,藍綠都罵,國民黨還揚言嚴處。若徐正文偷渡人入境、名單亂搞,就該立即抓起來治罪。防疫如作戰,求速效,法令賦予政府公權力,為何不抓、不罰?

徐正文現在是政治提款機、炒作新聞的好素材。

民進黨立委王定宇說登機名單是假的,要徐正文與所謂的國民黨七人小組解釋。這哪須要解釋?怎麼是要求徐正文等人解釋?當今政府正是民進黨開的,身為執政黨立委應要求政府趕快抓徐正文,連國民黨的七人小組一起抓。

眾媒體記者援引法學教授的話,說徐正文「使大陸地區人民非法進入臺灣地區」,違反《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15條,真是荒謬輿論。桃園機場沒有國境關防嗎?我們有移民署的官員在機場把關,若依法不該上飛機,移民署可以拒絕入境。武漢加班機不可能一落地,旅客就自由進入臺灣國境。就算是大衛魔術也不可能「使大陸地區人民」在官員眾目睽睽下大搖大擺,「非法進入臺灣」,何況徐正文。

壹週刊操作此新聞,標題聳動:「救命班機變成逃難專機 武漢包機超過50位非臺灣人」。若是「非臺灣人」,沒有向臺灣政府申請簽證(入臺證)、沒有居留證,根本無法搭上飛機。依法,此班機上的陸配,若有居留權,便是臺灣居民,就有權上機,有權返臺。依理,該不該上飛機,要看個人須要,涉及衛生專業,國(戶)籍不是最優先的分類標準。壹週刊討論疫情防治,通稱為「非臺灣人」,嘲諷他們「逃難」,操弄種族情緒。這不只是新聞專業問題,涉及身為人類的基本道德。

王定宇的表現,好像臺灣沒政府了;法學教授的話,好像臺灣移民署唱空城了,壹週刊的標題,好像非我族類的健康人權就次一等。

如果兩岸仍存在制度化協商,官方能與官方對接,沒有徐正文插手,或許亂象會少些。

官方與官方對接是解決紛爭,處理危機的關鍵。2012年時法輪功成員鍾鼎邦在大陸被拘禁,我方政府就是透過兩岸政府間的聯繫機制處理,成功地讓鍾先生返回臺灣當時國臺辦對陸委會拋了一句話說,請告訴鍾先生家屬,最權威的(協商)管道就是陸委會。國臺辦不是要否定其他管道的努力,而是遊走兩岸的人太多,號稱有管道的,有正派,也有蟑螂,怕鍾先生家人被蟑螂騙,也怕有的管道插槍走火反而壞事。

徐正文是有效的管道,還是蟑螂?真相未明。當前臺灣政府對於名單的說法,前後不一致,更使其撲朔迷離。無論他好或壞,正是因為兩岸不存在官方與官方對接的管道,才有存在的空間。以前兩岸官方對接的管道,是透過制度化協商建立的,而制度化協商是建立於九二共識基礎上。九二共識的實質意義,是擱置爭議,務實協商。在主權議題上,大陸有大陸的陽謀,臺灣有臺灣的算計,雙方談不攏,可能還得吵上幾十年,那就擱置爭議,先從百姓有關的經濟議題,例如直航,開始談起。

現在兩岸政府沒有直接管道,無法對接。面對紛爭、處理危機,這次大陸的立場很明確:既然以前建立起來的管道臺灣不認帳,雙方斷訊近四年了,在這既定的事實基礎上,要滿足臺商撤離的須要,就放手官方以外的管道來處理。臺灣官方的立場,以蘇貞昌院長的說法最明確:「包機要政府對政府磋商。」他把武漢臺商當談判籌碼。拿他們來逼迫大陸回到制度化協商的軌道。

在既定的現實基礎上,大陸願意促成武漢加班機,而臺灣方面是利用加班機議題,想要改變現狀,迫使大陸官方與臺灣官方對接。兩岸都拿臺商來較勁,恐怕臺灣政府拿臺灣人當人質的成分還比大陸多些。

兩岸官方拿臺商當博奕的棋子,交手的過程就少了些人味,少了政治高度。相對之下,徐正文就算是蟑螂,其所作所為還多了點人味,如果媒體的指控成真,他安插了親朋好友上飛機,這不正是正常人的表現?沒有公權力的個人,哪須要講究什麼公平,當然是先圖利自己。兩岸都以武漢臺商為人質,賤譽滿溢的徐正文不正發揮了點功能?沒有臺灣官方期待的一百分名單,如同蘇貞昌罵所說「包機走樣」,但247人不是回台了嗎?難道他們都不該回來?若說這247人排擠了其他人上機的機會,那政府有本事請趕快安排第二架加班機,依照政府的優先原則運送,怎麼喊出了要「政府對政府磋商」的前提,讓第二架飛機延遲?

以政府對政府磋商為前提,如果陸委會文官如此說,沒有錯,這是他們職務上的優先考量;但以院長高度,兩岸是否官方互動,不該是優先事項,人命第一。

蘇院長犯了和「陳同佳殺人案」一樣的錯誤。當時臺灣政府以為掌握了籌碼,想藉此逼迫香港與臺灣政府對接,結果臺灣全盤皆輸。去年的10月22日,法務部、內政部與陸委會聯合記者會說:「明日派出檢警前往香港把陳同佳押解到台灣受審。」,現在已經過了100多個「明日」了,人呢?檢警開始打包行李了沒?這個政府大概也不太在乎自己說的話不算話。

民進黨政府厚臉皮,國民黨則是窩囊。武漢加班機事件,國民黨並非沒出力,班機抵台是好事,國民黨搶功對外說了「七人小組」,結果在網路上被封為木馬屠城的七人。若國民黨有心作為兩岸面對危機時的管道,就要樹立起管道的權威性,堂堂正正以黨的機制對應大陸的官方機制,首先排除在大陸有利益關係的個人參與兩岸聯繫機制。國民黨的機制必須是利益絕緣體,想做生意的憑本事透過市場機制好好在大陸做生意,不要混入黨機器;想搞兩岸政治的,在黨機器裡的,就不要做生意。國民黨如果做不到,別強出頭處理危機,以為民進黨做不到的國民黨做到了,結果還被民進黨奚落。這次七人小組,做生意的與搞政治的公然混一起,更強化了國民黨在兩岸議題上,藉著與共產黨的關係搞特權利益的形象,國民黨活該吃悶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