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業中觀點】拜登後勢看漲,他的外交政策主張接地氣嗎?

圖片來源:Joe Biden 臉書粉絲專頁


美國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黨內初選,歷經3月3日「超級星期二」、幾位主要參選人宣布退選後,目前態勢日趨明朗,後續很可能是前副總統拜登與參議員桑德斯的競爭,看看誰能在7月於密爾瓦基進行的全國黨代表大會正式披上戰袍,代表民主黨與現任總統川普一決高下。

由競選語言看來,桑德斯之政策主張常被認為過於理想和激進,拜登相較之下被歸為溫和派,而在其他幾位溫和派參選人宣布退選並旋即支持拜登的情況下,拜登目前在民主黨內部的支持度正在攀高,也引起人們對於其主張的好奇。本期《外交事務》刊登了一篇拜登的文章,題為「為何美國必須再次領導」,闡述了其對於外交政策議題之看法。拜登在文中強調歐巴馬政府(他用「歐巴馬—拜登政府」一詞突顯自身經驗)如何因應國際間的挑戰,並點出美國在川普主政下正毫無章法地從國際事務中退卻,其結果就是傷害美國及盟友的利益,更重要的,是傷害了美國的中產階級。

為了改變此一現象,拜登認為美國首要之務就是強化本身的民主制度與價值。他抨擊川普本人不重視民主價值、激起社會極化,直指川普抨擊媒體及介入司法等行為作風嚴重破壞民主制度。拜登表示將成立聯邦倫理委員會,來規範各級選舉的競選經費,同時避免政府貪污。此外,美國應成為全球民主國家的領導者,透過民主高峰會在國際間提倡民主制度,包括打擊貪污、對抗威權、及保護人權等議題都是此一架構的重點。

其次,拜登強調要塑造一個符合美國中產階級利益的外交政策,把經濟安全視為國家安全,確保美國民眾在全球經濟競爭中取得優勢。他強調公平貿易,主張美國應透過制定相關國際規則來保障競爭本身的公平性。對美國而言,拜登認為中國大陸是一個特別的挑戰(a special challenge),而中國大陸尋求擴張全球影響力、輸出政治模式、發展尖端科技等作法確實是對美國的競爭,但他亦認為在符合雙方利益的全球性議題上應當合作。具體作法上,拜登認為美國應建立與盟邦對應中國大陸的統一戰線,迫使中國大陸修正其不當行為以及對人權的侵犯,而美中在氣候變遷、防止核擴散、及全球健康安全等議題上可以合作。

最後,拜登表示外交政策必須將美國利益放在第一優先,要與盟邦採取共同行動來應對威脅。他認為外交手段優先,但也不排除用兵,惟用兵應符合係屬美國重大利益、目標明確可行、且得到美國民眾支持等三要件。拜登強調美國對盟邦的承諾是神聖而非交易性的,他相信唯有如此方可確保美國的利益。

若由該文分析拜登的外交政策,確實如桑德斯所言充滿了建制派的口吻,而建制派的想法被認為不接地氣,正是民主黨在上次大選失利的原因之一。拜登雖然加入了對中產階級的重視及確保美國優勢的主張,但如何與川普的「美國優先」相區隔而讓選民買單,恐怕將是拜登即便取得民主黨門票後的待解之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