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90後」系列—【劉紘瑋觀點】: 青年有話,但沒有投票權能被聽進去嗎?

圖片來源:蔡英文 Tsai Ing-wen臉書


回顧歷史,每個驚心動魄的時刻都有青年的身影,世界上多數國家的革命事業也都是經過青年抛頭顱、灑熱血犧牲奉獻所換來的。

眾人之事謂之政治,然而我們卻是「最容易被國家忽視的一群人」。國家政策一直忽略對下一世代的尊重與傾聽。每當選舉時,各候選人都會端出很多政見牛肉,惟選後真正推動並落實的屈指可數。從歷年的青年政策,幾乎大同小異,就可以看出端倪。攸關青年薪資、社會住宅和獎勵生育的政見一提再提,可見多年來其實國家一直都無法滿足青年的需求。

值得思考的是,自太陽花學運之後,臺灣掀起了一陣社會運動的浪潮,藉由社群媒體大鳴大放,開啟青年關心時事議題與社會脈動的契機,並讓青年參政的話題得到重視,政治人物亦必須開始放下身段學會傾聽青年族群的心聲。從2018九合一大選、2020總統大選,各個政黨的提名策略趨向年輕化,不僅要兼顧年輕人的觀感,更要符合社會潮流對於政治人物的期盼與寄望。以本屆立法委員為例,其實不難看出在79席區域席次中,年輕人開始佔有一席之地,狂掃14個地方選區,許多年輕委員初試啼聲,便擊敗連任多屆手握地方資源的老年立委,臺灣的政治歷程時時考驗執政者的智慧,身為執政者應該要時刻警醒,要如何貼近社會、符合民意,同時還要與時俱進。

我國國民年滿18歲即有應考試、服公職的權利,但依《憲法》第130條規定,要年滿20歲才擁有選舉權,年滿23歲才具被選舉權。放眼全球,如歐美諸國和日本、韓國等亞洲民主國家,多已賦予投票權與其他參政權給18歲的青年,而我國卻仍抱守七十三年前所訂立的選舉權門檻,嚴重限縮了青年參政權利。當青年沒有投票權,候選人就不必迎合青年所需,自然不會被重視,而當青年的需求與其他利益衝突時更會被刻意忽視。不過,修改憲法的門檻非常高。依《憲法增修條文》第12條規定,須經過立法委員四分之一提議,四分之三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決議的高門檻後才得以進入人民複決,而且複決的門檻更高—全體選舉人半數以上同意!在此,作為青年的我們殷切盼望,朝野皆有共識下修參政年齡,因為唯有讓年輕人手握投票權,才會讓執政者在制定政策時,更加留意青年人的聲音,隨著時代進步,青年吸收知識、獲取資訊的管道都較以往多很多,而這些意見皆是很重要的執政參考,不應該被忽略;另一方面,從十八歲就有投票權,將使青年更關心公共政策與國家前途。

百餘年前「黃花岡七十二烈士」為實踐民主、自由、平等理想奮鬥,行至今日,青年世代仍以為國家中間砥柱為號召。雖不需百年前的「拋頭顱、灑熱血」但依然時時刻刻懷抱著「青年作主」的精神,希望執政者不要忘記青年是國家及社會改變的動能與理想實踐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