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以信觀點】為解漁權爭議 臺日漁業協商應改線上召開

圖片來源:馬英九臉書


今年3月24日外交部才公開表示,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嚴峻,今年「臺日漁業委員會」將停開。誰知就在同一日,兩艘我國籍漁船宏吉財號及信福晟號,卻分別於花蓮及臺東外海我國專屬經濟海域範圍內,遭到日本公務船驅趕。漁業署雖於第一時間向日方提出嚴正抗議,卻迄今未獲回應。這兩件事發生時機太過巧合,臺日關係變化值得國人同胞關注。

回顧當年《臺日漁業協議》簽訂過程,馬政府目標明確:擱置主權爭議,先顧漁民權益。馬總統先以強硬姿態,派出海巡艦艇支持前往釣魚臺示威的蘇澳漁船,促使日方與我展開談判,2013年4月10日完成簽署,為臺灣漁民爭取到,在面積7萬平方公里的釣魚臺海域,得以自由作業、不受干擾的捕漁權利,後來該區漁獲量因此增加三倍。雙方並依據協議成立「臺日漁業委員會」,每年固定召開會議,至今已有7年,是兩國協商與解決爭議的重要平台。

雖然《臺日漁業協議》成功解決釣魚台周圍海域漁權問題,但宏吉財號與信福晟號的問題卻突顯出,下一步仍應接續處理花東外海與日本八重山群島以南,兩國專屬經濟海域重疊部份的漁權爭議。

由於過往在此海域雙方甚少發生爭執,因此當宏、信兩船遭日方驅趕時,我方海巡艦艇並未在鄰近海域戒備,海巡署獲報後雖即派艦前往,但已緩不濟急。我方復循外交管道向日方嚴正抗議,但日方卻無回應,無疑為臺日關係帶來警訊。

如今鮪漁汛期已經展開,政府保護漁民捕魚權益,正是刻不容緩。宏吉財號方於4月13日起吊今年東港的「第一鮪」黑鮪魚,重逾200公斤。捕獲地點就是日前遭到日方驅逐的花東外海,顯然當時雙方漁船都在追逐黑鮪魚,如果不是因為日方阻擋,可能當天就可釣到今年的第一鮪。

蔡政府上任近四年,經常誇耀臺日關係良好,實際上卻無具體進展。相較馬政府時期,臺日接連簽訂《開放天空協議》、《漁業協議》、《投資保障協議》,在札幌新設辦事處,而蔡政府除了幾次推特外交之外,似無其他具體成就,尤其這次我國漁民還在自家門口吃虧,令人感到遺憾。

展望未來,政府應即加強周遭海域護漁措施。日昨筆者在立法院要求海洋委員會超前部署,李仲威主委同意會與海軍配合,於花東外海進行常態護漁,並加大巡護之強度與密度。同時,政府也應加強對日交涉,應該要求線上召開今年度臺日漁業委員會,擴大《臺日漁業協議》談判,針對花東外海兩國重疊經濟海域之漁權爭議,積極協商以求達成更加完善之協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