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冠璽觀點】 三論中國國民黨的理想與現實

圖片來源:中國國民黨維基百科


筆者反覆提及「中心思想」對一個政黨的重要性,並指出了最適合於中國國民黨的中心思想,應該是孫中山所倡議的「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以中心思想為政黨的思想與行動準則,將能擬定清晰的政黨發展戰略,在遇到外界的各種情狀變化時,亦能進退得宜。於此應說明的是,什麼是「戰略」?戰略就是「解決你的目標與能力之間落差的方案。」於此之「目標」,即為中心思想,亦即「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方案」是中國國民黨為了達成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所應進行的縝密佈局與積極努力;「方案」的目的則在於縮小,甚至是完全解決「目標」與「能力」之間的落差,從而達成預設的目標。在中心思想的指導下,當前的中國國民黨,應確立以下幾個基本發展戰略:

第一、正名明志、迎難而上

中國國民黨頭頂著中國二字,表示中國國民黨乃一為求全體中國人福祉之政黨;其所服務的對象,遍及全球華人。中國國民黨應成為全球華人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的載體與心靈寄託。由於中國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之間的無可取代關係,中國國民黨在「正其名、明其志」之後,其豐沛的歷史資本,可以幫助中國國民黨團結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的海內外所有華人力量。此事看之甚難,然其難度系數絕不會超過當年孫中山總理所面臨的艱險局面;中國國民黨如今所缺乏的,無非是眼界,魄力,以及實踐力。

去掉中國二字的「國民黨」,等同於放棄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的建黨初衷,乃自絕於全球中國人,為愚不可及的自殺方案;而且在臺灣地區,民主進步黨與其附屬政黨,為了牢牢的掌控政治經濟資源,必定會指稱「國民黨」改了名字,改不了出身,臺灣人民必須鍥而不捨的將殘存「中國」基因的「國民黨」徹底殲滅,才能畢盡去中國化之全功;而在大陸方面,也將因「國民黨」的去中國化,轉而拒斥,不屑、不願與「國民黨」交流。筆者不妨直接指出,那些希望中國國民黨去中國化的黨員,為了其個人的政治前途,不如另行組黨,因為寄生在一個缺少中國屬性的「國民黨」內,將陷入歷史夾縫,左右不能逢源,關張下市是必然的事情。

第二、修訂黨章、凝聚中心思想

中國國民黨黨章之「前言」提及:「力行民主憲政之理念,追求國家富強統一之目標,始終如一。」從各種法解釋方法來看,於此所謂之國家富強統一,只能是兩岸統一;但是黨章的第一條,卻有「建設臺灣地區為民有、民治、民享的社會,實現中華民國為自由、民主、均富和統一的國家。」之奇特表述。根據《中華民國憲法》與《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可知,中華華民國領土包括臺灣地區與大陸地區,中國國民黨一向自詡恪守《中華民國憲法》,卻何以在黨章的第一條中出現「建設臺灣地區為民有、民治、民享的社會」得以達到(接續)「實現中華民國為自由、民主、均富和統一的國家。」如此概念混亂,毫無邏輯之內容?蓋僅僅建設「臺灣地區」,何以能夠實現「(全)中華民國」的「自由、民主、均富」?甚至還能與「統一的國家」發生關連?或者修訂此一條文者的真正意思,就是欲以「臺灣地區」等同於「中華民國」,並把「前言」中之「追求國家富強統一之目標」與第一條中之「統一的國家」束之高閣?

此外,黨章的第二條也同樣存在著嚴重的概念混亂,邏輯錯誤,前後矛盾等問題,既然「反對分裂國土」,又如何堅定「以臺灣為主,對人民有利」之信念?而且這居然還是「為中華民族之整體利益而奮鬥」?試問「反對分裂國土」「以臺灣為主」「為中華民族之整體利益而奮鬥」這三個表述,要如何自洽?臺灣人民是中華民族不可分割,實際上也無法分割的一個部分,若以臺灣為主,那麼當前臺灣地區的多數民意顯然不願意統一,中國國民黨又如何「反對分裂國土」?如何「為中華民族之整體利益而奮鬥」?

我們僅從中國國民黨黨章的第一、二條內容,就可以發現二十一世紀的「本黨」已毫無中心思想,為了解決中國國民黨缺乏中心思想之根本問題,筆者不揣淺陋,誠摯地建議中國國民黨應即修訂黨章;黨章的前兩條條文,可以修訂如下文:

第一條:中國國民黨(以下簡稱本黨)為民主的、公義的、創新的全民政黨。本黨基於三民主義的理念,「新增: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建設臺灣地區「新增:中華民國」為民有、民治、民享的社會,實現中華民國為自由、民主、均富和統一的國家。標章為https://1.bp.blogspot.com/-IVeBE_6_gic/XUPkq3HkIAI/AAAAAAAAHxc/k3oGwqGib8w6WIER82DMD7I1f1EV9jSMACLcBGAs/s1600/%25E9%25BB%25A8%25E5%25BE%25BD%25E4%25BF%25AE%25E6%25AD%25A3%25E7%2589%258802-032.jpg,本黨中央黨部,「新增:目前」設於臺北市。

第二條:本黨結合全國及海外信仰三民主義之同胞為黨員,恪遵總理「以下這一段可以考慮刪除:總裁與蔣故主席 經國先生」之遺教,融合族群,團結全民,復興中華文化,實行民主憲政,反對共產主義(說明:專制暴政才是反對的對象,共產主義之主張,應為憲法言論自由範疇),反對分裂國土,並堅定以臺灣「新增:人民」為主,對人民有利的信念,共同為中華民族之整體利益而奮鬥。

第三、心懷大陸、放眼全球

基於中國國民黨的中國屬性,其政治範圍之想定,必須是臺灣加上大陸;初期可以臺灣地區為主要戰場,大陸地區為次要戰場,中國以外的華人社會則為後勤戰場。中國國民黨必須想方設法,將主要戰場逐步擴及全中國,輻射至全球華人社會。從中心思想的角度來看,此一戰略乃題中應有之意;而從現實面來看,中國國民黨在臺灣地區長期被定位為是在客場出賽,即使在臺灣執政了半個世紀也未能改變;我們只要看一下馬英九與陳水扁在臺灣所受到的主客場待遇,便可一目了然。為了扭轉這個劣勢,中國國民黨必須把臺灣地區變為自己的主場,而將臺灣納入整個中國範圍之內,則是把臺灣變成主場的唯一有效方法。

中國國民黨在爭取成為全球華人心靈故鄉的過程中,在臺灣地區暫時難以攖民主進步黨反中勢頭之鋒,可以先從外圍著力,統一全球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的戰線,再將統一戰線的力量導引入臺,逐步稀釋、淡化臺灣地區的反中意識,重新將臺灣地區打造成一個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的基地。

第四、虛擬實境、重返神州

以當今局勢推斷,中國共產黨絕不可能允許其他政黨在大陸地區發展組織;雖然如此,中國國民黨心懷大陸,徐圖發展,卻非不可能的任務。網際網路所架構出的虛擬世界,其影響力之大與真切,無庸贅言;而且虛擬與實境之間的界分日益模糊,落地攻堅雖難,但是空降突破並不是沒有機會。中國國民黨在此特殊局勢下,應當跨出傳統政黨政治與地緣政治等窠臼,力求將影響力擴及至全中國,乃至全世界。中國國民黨日後若有機會執政,自然是當仁不讓;然而「成功不必在我」,重返神州的最大目的,並不在於一定要爭取到執政機會,也不必考慮是否會影響其他政黨的核心利益,中國國民黨的一切思想與行動,為的都不是要推翻誰或取代誰;而是要用盡一切辦法為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

中國共產黨於2016年曾經宣示,中國共產黨是孫中山最忠實的繼承者,這只是一個進行式,而絕非完成式,因為中國並未完全實現自由平等。中國國民黨在中國全境,均得以在野黨身份,懷以最大善意,在精良的法律、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專業能力的支持下,力促全中國實現自由平等,在有機會執政之前,全力扮演好敦促中國共產黨與民主進步黨成為實踐良制的有效監督者。

第五、統一大業、操之在我

「九二共識」的歷史地位與功能不必贅述,兩岸之間能夠締結共識,求取和平,絕對是大好事。「共識」從法律的角度來比擬,就像是雙方為了締結契約,一方發出邀約,另一方予以承諾,當邀約與承諾的內容一致時,雙方共同締結之契約成立生效。「九二共識」的妙處,既在於「一個中國」,也在於「各自表述」;這「一個中國」與「各自表述」二者,都是「九二共識」的核心要素;只要缺其一,「共識」就不復存在;雙方既然沒有了共識,契約就只能是歸於無效而消滅;此時再談「九二共識」,那也只是一個名存實亡的「九二共識」。

「九二共識」是否仍然存在?是否仍然包含「一個中國」與「各自表述」兩個核心要素,這關係著中國國民黨的「兩岸論述」;中國國民黨不妨懷揣著真誠殷切的統一之心,向大陸方面要求確認2020年所指稱的「九二共識」內容為何?中國國民黨絕不主動當破壞「九二共識」的違約者,但也不能像笨蛋一樣,去遵守一個名存實亡的「九二共識」,因為那無異於拿把快刀把自己給幹掉。就以2020年初的臺灣大選為例,中國國民黨既不是敗在執政能力,也不是敗在不夠清廉,中國國民黨是敗在無視於臺灣人民的主權憂慮,在兩岸論述上,自說自話,一廂情願,腹背受敵,形同坐臘。

中國國民黨在兩岸論述上之所以會進退維谷,最善意的猜測乃是糊塗與頑固;再者就是既往的若干主事者,對大陸地區根本不存感情,更談不上責任心;其內心深處,大陸地區究竟是另一個國家還是另一個地區,都是無所謂的事情,關鍵是中國國民黨能夠在臺灣地區長期存活,最好還能牢牢的掌握住臺灣地區的政治經濟資源;還有一些人對兩岸關係的變化抱持曖昧態度,純粹是故意為之,或裝作不知道「九二共識」早已變質,其隱藏目的,概與司馬南之名言:「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相差無幾。

我們必須認識到,「九二共識」乃是階段性安排兩岸互動交流的載具,即便是兩岸都謹守「九二共識」的兩個核心要素;一段時間以後,「九二共識」也必定會退出歷史舞臺。在統一這件事情上,中國國民黨應當化被動為主動,因為統一是中國國民黨實踐其中心思想的必由之路。「九二共識」如果名存實亡,中國國民黨更可以按照自己所設計的條件與節奏來推動兩岸統一。實際上,從1949年到1992年,中國國民黨就一直是拉著美國兩黨與中國共產黨打了好幾圈兩岸統一的麻將,雖然偶有放炮,但是自摸的次數也不少;幾圈下來,至少不輸不贏。中國國民黨應當集思廣益,主動設計出一個符合普世價值,具有可操作性的統一方案,任何中國人,甚至是外國人,都可以對中國國民黨提出的統一方案提出建議與意見;中國國民黨自當察納雅言,精益求精,不斷地錘鍊與完善中國國民黨版的統一方案,並且按照既定方案,穩步實施。

第六、按部就班、終獲成功

卓越的領導素質是「能把堅持目標和尊重過程,很好的結合在一起。」中國國民黨的中心思想高遠,不能冒進,黨領導必須率領大家,循序漸進以完成目標。這就像是新兵剛入伍,連長如果要求所有新兵都必須在25分鐘之內跑完五千公尺,那就是不尊重過程;再舉一例,領導潔身自好自然很好,但是在黨的發展過程中,黨領導應團結一切得以團結的力量,以黨的中心思想來調整黨的行動方向;江河不擇細流,才有可能發展成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若是堅持「把發達國家的標準,套用在一個仍處於掙扎在生存邊緣的以華人為主體的政黨身上」,結果只能是眾叛親離,以失敗告終。

筆者此之所言,絲毫沒有鄉愿意圖,而是必須指出,華人是一個重「忠義」輕「正義」,講「恩報」不講「契約精神」,以「情境為中心」不以「邏輯理性為中心」的民族。一個想要依托華人社會幹成大事的政黨,至少要能認識清楚華人社會的基本性格,雖不必墮落到耍弄「頭人政治」,以酋長自居,但也不能悖離華人社會現實太遠。中國國民黨的建黨目的是要改變與提升華人的基本性格,在此過程中能夠精確並富有彈性的應對華人社會的固有習性,就是黨領導在率領全黨朝向既定目標邁進的過程中,能夠尊重過程的表現,而這也是不至於把偉大事業搞砸的基本要求。

中國國民黨在追求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過程中,不可能一蹴可幾,得按以下三個階段交錯進行:

(一)力促臺灣地區自由平等質量之提升:

移風易俗,破除臺灣地區的「頭人政治」現象;統一全球之「統一中國」戰線,化解「反中」歪風。

(二)力促全中國自由平等之逐步實現:

以堂堂正正的中國人身份,一家人身份,從空中到地面,從虛擬到實境,力促中國之自由平等全境實現。

(三)力促全球實現中國人之自由平等:

中國人之自由平等,不僅應在全中國境內實現,亦應爭取在全世界實現。

上述三個階段,可以分階段進行,視情況,亦可同時推進;有多少力氣,做多少事情;永遠不能忽視槓桿力量與在關鍵時刻發揮關鍵效應的歷史機遇。

第七、兩岸共同推動中華民族偉大文明的復興

誠所謂「度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消滅中華民國,兩岸統一並不會就此完成,消滅中華民國,倒是可以順帶消滅中國國民黨。一個與中華民國、中國國民黨不再有關係的臺灣地區,並不會就此化成一塊肥肉,反倒可能變成一塊鋒利尖銳的大型魚刺骨。適當的保留「一家人」的政治話語權與國際活動空間,總體來看,反倒更有機會能以相當小的成本,更快更好的完成和平統一大業。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在反「去中」與化解全球「去中國化」的過程中,應當互為統一戰線;在求取實現孫中山總理所謂的實現中國之自由平等過程中,則可以互為諍友。凡是認同中華民族偉大文明復興的一切力量,都值得中國國民黨尊重與團結。

筆者於此必須同時為中國國民黨與民主進步黨指出的是,一個奉行「反中」政策的民主進步黨,必然不可能走遠,而且也將越發陷入瘋狂與不負責任。「反中」乃是民主進步黨長遠發展的最大罩門,而對一個頭腦清醒,具備常識,有正確發展戰略的中國國民黨而言,民主進步黨的「反中」政策,正是中國國民黨最大的再造重生契機。筆者已經多次提及,只要民主進步黨認識到「反中」政策的自殺性,能夠更弦易轍,正確的調整前進步伐與發展方向,中國國民黨將遭遇多向夾擊,陷入難以想像的困境。

國際與兩岸之間的關係,乃由政治、經濟、文化等三個主要因素的交互組合與嵌入而構成,而文化往往還是政治、經濟的最重要基礎。文化與文明息息相關,這裡面有豐富的意識形態與價值取向,在一個文化差異很大,文明存在根本衝突的兩個區域間,保持某種程度的經濟往來與政治互動,只要有利可圖,大致是沒有問題的;但一旦涉及重大的商業利益競爭與政治底線的攤牌圖謀,那麼更全面的文化與文明交互嵌入與隨之而來的衝突就必然會發生;而文化與文明層面的衝突,若不能解決好,政治與經濟方面的深入結合,就絕不可能成功。

兩岸應融合發展,乃絕對正確之倡議,但大陸方面所推出的諸多具體政策,有相當部分看起來更像是短期交易的各種條件,當未能看到兩岸正朝著單方向統一往前進時,便感不悅,隨之恫嚇不斷;於此之部分政策與反應,顯然與促進兩岸融合發展,多有扞格而不勝之處。在兩岸和平統一的過程中,大陸方面應發揮高超智慧,正確理解華人社會的「情境中心取向」,將「自己的可愛可親」宣傳到底,而不是將「自己的可怕可厭」宣傳到底,或是一會兒宣傳自己有多可愛,一會兒又宣傳自己有多可怕。

中國國民黨在促進兩岸統一的過程中,至少可以為對岸應如何出牌指出一條明路,人心本來險惡短視,但是人心也有良善聰明一面,中國國民黨如果有足夠智慧,自當明白扮演何種關鍵角色。人類正面臨史上影響範圍最大之疫情,國際與兩岸局勢,詭譎多變;局面直轉急下,並非遠在天邊;中國國民黨必須認識到,一旦兩岸駁火,甚至發生較大規模戰爭,不管結局如何,在野的中國國民黨,都將因為這一場鬩牆之戰而走下歷史舞臺,如能維持龍套角色,已是萬幸。

質言之,辦法肯定是有的,但是天命卻不一定能有,天命既在民心,還在領導是否具備卓越的素質。中國國民黨絕不能將自己的命運繫於其他政黨之表現優劣;命運既掌握在昊天,也掌握在自己。

註:本文為作者〈中國國民黨的理想與現實〉系列文章第三篇,全文以三篇刊載完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