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一新觀點】新冠疫情下的美中臺關係

圖片來源:總統府 Flickr


新冠肺炎病毒在大陸武漢爆發以來,便牽動美中臺三邊的關係。美中兩國唇槍舌劍為誰是禍源並急於甩鍋而相互指責,看來不到美國期中選舉結束不會鳴金收兵;美臺則在疫情延燒之際,不僅提升雙方公衛官員疫情對話層次、簽訂防疫合作協議,美國並發動政府官員與盟國支持我國參加「世界衛生組織」(WHO)與「世界衛生大會」(WHA); 臺灣蔡英文政府在美中大打口水戰時顯然發動親綠媒體與網軍助陣,挑動臺灣人民「反中」、「仇中」、「恨中」情緒,更讓大陸「武統派」與網民對蔡英文恨得牙癢癢。

美中兩國從媒體戰、外交戰、間諜戰、法律戰,到最近的科技戰與金融戰,已經愈演愈烈。儘管美國副總統潘斯去年10月演說強調美中不會「脫鉤」(de-coupling),但從美國不斷對英、法、德施壓,要求三國不得與中國大陸華為5G合作,否則美將會使出包括情報降等的手段,以及限制大陸電信業者不得採購美國電信產品,在在顯示美國似乎有意與盟國在5G與電信領域與大陸脫鉤。

此外,川普總統可能會以行政命令方式阻止政府退休基金投資被視為具有國安風險的大陸股票。果真如此,則代表美國政府可能考慮在金融領域與大陸逐漸脫鉤。美國也呼應日本對願意遷離中國大陸的企業提供搬遷補助。雖然目前美國70%的企業都表示無意搬離大陸,但川普已成立一個將蘋果、谷歌等重大領域企業主都納入的諮詢委員會,希望他們退出大陸市場。川普此舉至少有兩個作用:其一是真的準備與大陸脫鉤,其二是即使脫鉤非短期內所能奏功,但可讓大陸感受壓力,而在第二階段美中貿易談判有關美國公司市場准入與享有優惠條件時作出讓步。

當然中國大陸也不是省油的燈,除了超前部署,推動以5G、人工智慧、工業網路、電動車、大數據中心等高科技為主的新型公共建設,透過政策推動內需,並要求公民營企業在三年內不在倚賴外國電腦軟體,以迎接後新冠疫情時期與局部脫鉤時代的來臨。 

影響所及,不僅與美國五角大廈合作發展晶片的臺積電在美國壓力之下遲早必須退出大陸市場,而且在美中貿易戰不斷擴及其他領域的同時,我國大企業與中型企業也應未雨綢繆、超前部署,才不會在美中貿易戰遭到池魚之殃。

於美國的挑戰,大陸可能無力反擊,甚至還必須做出必要的讓步,但對於在旁邊仗勢欺人、鳴鼓助陣的臺灣蔡英文政府,北京顯然不會有什麼好臉色。除了挖我外交牆角、經濟掏空臺灣之外,如同國安局長邱國正所言,大陸為了在疫情之後找出氣口,不無可能以中止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ECFA) 讓本已不妙的臺灣經濟雪上加霜。如果蔡英文總統在520演說激怒北京,就算民進黨對大陸官媒「環球時報」提出的「勿謂言之不預」的恫嚇置之不理,難道對「美國在臺協會」(AIT)主席莫健要「臺灣小心備戰」的警告也充耳不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