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威全觀點】錢進新加坡,債留臺灣,NCC不管?

圖片來源:NCC官網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新任主委人事案正在立院審查,與此同時,擁有近八十萬收視戶,版圖涵蓋桃園、新竹、苗栗與臺中的有線電視集團,臺灣寬頻通訊(TBC),正透過其在新加坡的上層公司,亞洲付費電視信託基金(APTT)變更股權。其股權變更依法要受NCC的審查,然而,卻不見NCC出手處理。作為唯一在海外上市的臺灣有線電視集團,TBC債留臺灣,錢進新加坡,NCC該如何處置,新任主委應擔起責任。

TBC的負債在2019年已超過340億元,信傳媒日前報導,TBC旗下的南桃園有線電視、群健有線電視的負債比例高達77.5%、79%,TBC整體負債比73.4%,當TBC透過臺灣的銀行金援輸血時,TBC上層公司APTT的新加坡股東,卻持續領著股利。今年4月底APTT宣布現金增資25%,所有權結構將明顯改變,依照有線廣播電視法,應該提出申請書及變更後的營運計畫,由NCC審查核准。TBC的收視戶是臺灣民眾,但APTT在新加坡,新任NCC主委將如何因應?認為NCC管不到新加坡?還是會伸手為臺灣收視戶權益把關?

此次股權變更,並不是TBC第一次「偷跑」。早在2013年5月,TBC就曾偷跑去新加坡上市,經濟部投審會、NCC都是透過媒體報導才曉得,事後才緊急要求審查。當初審查的重點有兩項:第一,法律層面上,TBC藉著其新加坡上層公司APTT掛牌公開發行,會不會影響TBC股權結構?有沒有違反有線廣播電視法第23條的相關規定?第二,實務上,APTT背後是否有陸資,或者是有臺灣其他的系統商參股,進而造成壟斷事實,外人不得而知。

後來NCC在2013年12月通過審核,有條件同意TBC藉著APTT掛牌上市,但警告所有媒體下不為例,還要求TBC每季送股東名冊備查。NCC表示,APTT在發行信託憑證的投資協議書中,明訂不歡迎陸資、臺灣政府資金及其它臺灣禁止的資金,若發現有陸資或臺灣黨政軍投資,APTT也建立了處理的機制,有權阻止,或是買下這些資金持有的股份,因此NCC同意TBC藉著APTT在新加坡上市。NCC並要求APTT當有「顯著的股權變動」時,必須向NCC事先提出申請,獲得許可後,方可變更。

現在,TBC在新加坡的上市公司APTT,又在進行現金增資交易,將有25%的股權比例變動,正在新加坡審查。待新加坡政府通過後,原來的幾個股東將形成持股22.8%的大股東集團,這明顯符合七年前NCC針對TBC設下的條件:「顯著的股權變動」。TBC偷跑有前科,此次事件,NCC是否知情?或是袖手旁觀?依法依理,NCC應該把關,攬起責任,不該再讓TBC「偷渡」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