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葛雷觀點】寫於六四──永不放棄中國民主夢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六四事件


你還記得今天是六四嗎?你有注意到國內外,現在是誰在談論六四嗎?

時間非常殘酷,隨著時間消逝,所有的歷史事件都會成為過去。畢竟人們最關心的是現在以及未來的生活。綜觀國內外,一個歷史事件若被廣泛注意,通常都是他與當下政治局勢有連結,可以為某種「政治主張」背書之時,才會被注意。

舉例來說,臺灣現在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十大建設等國民黨早期發展經濟的舉措,就不會被輿論重視。但228、白色恐怖就會受輿論重視,根本原因你知我知。

同樣的,六四也是,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年特別接見六四民運人士王丹。同一件事,去年不做今年做,其中必有原因。眾所皆知中國已經是川普連任重中之重的議題,這時候自然要從歷史中「採礦」,也連帶沉寂多年的六四在美國受到比前幾年更多的重視。

反之,臺灣已於年初完成總統大選,六四或香港等足以佐證中國人權差勁的議題,今年明顯受到的關注就不比去年。

這個現象坦白說也無可厚非,畢竟大家也沒這麼多時間關心每一個歷史事件。但筆者想呼喊的課題是:可不可以我們就純粹的關心中國人權,永不放棄中國民主夢?

現階段關心六四的聲音,多是從「利用」角度切入,等政治目的結束後,就僅只是虛應故事,把這一天撐過去。但把視野拉廣,中國民主化本身就應該要是我們永不撤守的理想,不是嗎?我們享有民主制度多年,民主是這樣好的東西,作為一個世界公民,我們期望中國14億人也能同享民主,難道不是一件好事?

筆者當然理解,許多懷抱中國民主夢的知識份子,對近年來中國人權發展方向失望,進而更加主張臺灣與中國「切乾淨」,或者主張國際大力制裁中國。溫和一點的人希望靠國際制裁來逼使中國共產黨屈服,在人權議題上調整方向,激進一點的人可能純粹就是希望讓中國難看,想報復它多年來的作為。

這些想法背後都有他的道理,但也有明顯的盲點,徹底忽略掉了一個事實:「距離中國大陸僅125公里,臺灣的命運與14億人命運具連動性。」除非中國退回改革開放前的國力,回到有如北韓般的封閉程度,要不距離你這麼近的大國,對你就是能起很大的影響。

這個事實民進黨政府不是不懂,從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前國發會主委陳美伶都曾公開表示ECFA應繼續維持,不樂見ECFA中止。可見蔡英文滿口說的「辣臺妹」不過是選舉語言,遇到經濟利益時就變成清湯了。

而既然臺灣與中國大陸命運有一定的連動性。那麼我們對中國就不能純粹只是抱著議題操作的心態,這個國家得要有本質上的改變:民主化,14億人才能擁有品質更好的生活,也能真正與臺灣建立可常可久的互信。

這個前提眼下看來,暫時毫無任何成功的可能性。但最起碼我們不該將中國大陸及14億人視為100%的敵人。唯有出於善心,不摻雜大國角力的思維,才可能真正與14億人建立相互諒解關係—一點點真心就夠了。現在國際社會充滿著對中國喊打喊殺的氛圍,拉高了14億人的戒心,臺灣跟著上去踹幾腳,爽到了一時,但對臺灣長遠有幫助嗎?恐怕沒有。

這是一個長線投資,儘管在2020的時局,懷抱著「中國民主夢」看似不切實際,也在對岸得不到掌聲。但一個人的道德正當性,是需要建立在長期耕耘的,就繼續懷抱著看似不切實際的中國民主夢,又有何不可?

六四過去了31年。當前,我們都還年輕,下一個31年,甚至下下一個31年,讓我們一起「永不放棄中國民主夢」。人因有理想而偉大,且讓我們用素樸而堅定不移的理想,活出我們光彩的人類價值,也真正替臺灣的長治久安找到一條穩健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