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興觀點】首相與「糖稅」:從敵人到盟友的啟示

圖片來源:Boris Johnson #StayAlert twitter


保守派的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是堅定的自由意志主義者,反對國家過分干預人民生活方式。他對於「糖稅」(sugar tax)等政策抱有質疑,甚至稱其為「邪惡稅」(sin tax)。因為這種稅項不但干擾人們自由選擇,且可能對低收入民眾形成不公平的負擔。如果在搜尋引擎上打入「Boris Johnson sugar tax」關鍵字,可以看到許多2019年的新聞網頁,顯示他信誓旦旦要對2018年以來實施的糖稅進行檢討。 

不過,個人即政治(personal is political)。強生首相在今年春天染上新冠病毒。經過與病毒生死搏鬥,在醫院的經歷令他幡然改變。他認為自己過重令病情惡化,因此計劃向肥胖宣戰,在疫情過後將推出應對國民肥胖的政策。如果在前述的搜尋關鍵字加入冠狀病毒(coronavirus)一字:「Boris Johnson sugar tax coronavirus」的搜尋結果幾乎南轅北轍,跳出的新聞及評論網頁幾乎都是他改變主意了:他支持政府主導、干預主義式的各種反肥胖政策,包括糖稅。

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後的不少臨床觀察發現,肥胖及相關慢性病是感染及導致重症的高風險因素之一。英國媒體報導,強生因新冠肺炎入院前,體重達約111公斤。以他身高為1.75米,「身高體重指數」(BMI)為36,而超過30代表肥胖。鬼門關前走一遭的個人經歷,讓強生首相決定支持打擊肥胖的政策,包括鼓勵更多人騎單車上班,相信這是一個推廣騎單車的好時機。

無獨有偶,在臺灣也有立委引出開徵肥胖稅的話題。因應明年健保安全準備金不足法定最低標準,更可能在後年見底的問題,立委高嘉瑜在立法院提議開徵肥胖稅等以開闢健保財源。她質疑,國人平均每年就診15次,是已開發國家的三倍,慢性病像是洗腎每年健保支出513億元,糖尿病也每年花了健保費213億元。因此她認為,應思考針對高熱量、高糖份的食物課徵肥胖稅,挹注健保財源、改善國民健康。

沒有強生首相的瀕死經歷,衛福部官員在答詢時也就比較沒有感同身受的迫切感。衛福部認為「糖稅」就課徵標的、課徵對象及課徵的可行性,都需要再思考。他們強調改善健保財務,第一優先還是調整健保費率。殊不知,從國際經驗來看,糖稅不僅創造健保額外收入來源,同時也有長遠促進國民健康飲食,減低健保支出的雙重效果。雖然對個別消費者而言,每次僅涉及微不足道的幾毛、幾塊錢,但整體加總起來卻是龐大可觀的公共收入挹注。並且,討論這種具體的稅項,比抽象談論健康、公衛等議題更讓人共鳴。

並且,從宣佈到實際開徵,有時間的落差。例如英國在20163月中就宣布自2018年起開徵含糖飲料稅,以抑制兒童肥胖及糖尿病急增問題。當然,其他亞歐美非各洲的許多國家也都有類似政策。但就以英國為例,英國在歐洲的肥胖排行榜居於首位,六成以上成年人有超重問題。且肥胖現象還迅速向年輕一代蔓延,國小畢業生超重比率已超過三成。年為醫治肥胖相關的疾病,英國公共醫療每支出超過50億英鎊,占公共醫療總開支約4%。開徵糖稅之後,預計庫房增加5億英鎊以上收入,屆時將用於小學體育運動發展,希望藉此改善兒童肥胖問題。

英國不是第一個希望透過提高產品價格,改變消費行為的國家。許多國家或如美國加州柏克萊市等地都有類似的措施。雖然曾出現為避稅而到鄰近國家或地區購買的行為,但對財政收入的增加及含糖飲料消費的減少,都有明確效果。就像菸稅抑制吸煙人口增長一樣,假以時日,糖稅有助人們更加重視健康飲食,減少糖份的攝取。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資料,肥胖這種文明的慢性病增速驚人,30年前全球罹患糖尿病人口僅約1億,現在已達4億以上。若不加以控制,15年內糖尿病將成為世界第7大殺手病。而就以中華民國衛福部及教育部資料,臺灣成年人及兒童肥胖比率也是亞洲之冠。成人過重及肥胖盛行率45,中小學童也在3成左右。若不及早正視,恐怕也將如歐美拖累醫療體系與健保財政的後塵。畢竟,根據發表於《自然》等期刊的醫學研究發現,糖的攝取會令人上癮,危害不遜酒精和菸草。

政府官員遇事的普遍特徵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畢竟應付眼前的健保收支平衡問題,快速解決之道就是提高費率。然而如果老齡化與少子化的趨勢不變,這種調高費率的戲碼每幾年就要重演一次。真正有擔當的官員應該從英國首相強生的生死經驗中得到啟示。正視長遠問題,解決長遠問題。何況,糖稅的課徵並不是我們開風氣之先,而是追上國際標準的一小步。為了長遠的健保財務與國民福祉,這是值得行政院執政團隊努力推動的政策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