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大年觀點】正視CPTPP的可能發展

圖片來源:中國政府網


中國大陸總理李克強最近公開宣布,中國願意以開放及透明的態度,考慮加入「跨太平洋夥伴全面進步協定」(CPTPP),這是大陸官方首次表態願意加入CPTPP;雖然目前並沒有具體的行動,也未見可行性評估報告,但已牽動未來區域經濟整合情勢。

中國原先對於加入CPTPP態度保留,因為CPTPP前身──「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PP)原先是為美國量身訂作,CPTPP幾乎未做修改,所以中國接受美規的困難度高。但在美中貿易戰及新冠肺炎帶動全世界供應鏈重組,中國是被美國圍堵的首要目標,自然會利用自由貿易協定突破,尋找另一個出海口以降低衝擊。未來若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可以在11月簽署,進一步鞏固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地位;相較於美國在亞太地區目前只有雙邊,但沒有多邊貿易協定的連結,中國是占有優勢。

中國加入CPTPP需要概括承受所有條款,這是中國第一個加入既有的自由貿易協定(FTA),與以往中國可以主導FTA談判截然不同。CPTPP中國營事業、勞工條款,以及數位貿易等規定,中國符合協定的困難度較高。

目前CPTPP 現有會員對中國的表態多表支持,認為有助於區域經貿情勢穩定,但也各有盤算;例如澳大利亞支持中國加入,因為澳大利亞希望藉由與中國加入的雙邊談判,可以修補目前惡化的中澳雙邊關係。

但是CPTPP另一成員墨西哥則會受到美墨加協定(USMCA)的約束。因為該協定中有所謂的「毒丸條款」,即是墨西哥若要與非市場經濟體如中國大陸簽訂自由貿易協定,原有成員美國可以選擇退出,這對超過八成出口集中在美國的墨西哥是無法承受的。另外加入CPTPP需要共識決,未來美國有可能利用墨西哥來「卡中」,也是值得觀察。

美國的立場也會影響中國的加入。川普連任美國當然不可能加入CPTPP,不過目前總統選舉領先的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公開表示美國願意評估加入CPTPP 的可能性。一旦美國加入CPTPP,中國加入的可能性將大幅降低。

臺灣也必需評估CPTPP的可能發展。臺灣除了需解決經貿問題,例如日本核災區食品進口外,也須面對中國大陸的阻撓。而且未來若中國申請加入CPTPP,即使臺灣可以拿到加入CPTPP入場券,也有可能回到臺灣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的模式,即臺灣必需在中國大陸加入後才能入會。

在新冠肺炎肆虐下,各國體認出維持供應鏈穩定,確保產業安全的重要性。在WTO多邊經貿組織效能不彰下,利用區域貿易協定降低貿易障礙,推動產業合作,鞏固供應鏈自然成為一較佳選項。所以未來全球區域經濟整合會加速,除了形成新的自由貿易協定,既有的自由貿易協定也會擴充成員,內容會更加廣化及深化,形成另一波競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