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敏觀點】「核安文化」仍然是核電廠營運的最高指導原則嗎?

圖片來源:臺灣發電廠列表維基百科


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引發海嘯,海嘯沖毀了日本東京電力福島核能一廠的安全設備,導致核能電廠反應器爐心熔損,造成放射性物質外釋,日本政府必須疏散民眾以減少民眾健康風險,電廠周遭部分地區也被認為在一段期間內不適合居住。雖然從科學的角度來看,電廠事故輻射物質外釋所導致的輻射劑量,不足以造成健康顧慮,但民眾對輻射健康效應的誤解與恐懼,在心理層面產生了巨大的陰影。而電廠事故帶來的經濟損失,對日本的災後復原的財務負擔更是雪上加霜。

日本東北大地震震央附近與海嘯衝擊地區共有4座核能電廠,14 座機組。福島一廠並不是離震央最近的,海嘯也不是最高的,但除福島一廠的4部機組外,其他三座電廠都安然無事。很多機構的事故檢討報告都顯示,福島核能一廠事故雖然確實是地震所引起的,但並非無法避免,追根究柢一句話,日本東京電力與福島核能一廠的「安全文化」出了問題。

核電廠的安全仰賴的是周密的硬體設施、完善的運轉規範、紮實的營運管理,嚴謹的法規制度。但核電的安全還是靠人做出來的,所以核電廠安全的基石是核電從業人員(電力公司,法規管制單位)的「核安文化」,落實安全文化有許多具體的措施與要求,例如:工具箱會議、程序書的遵從、指認呼喚、肇因分析、不放棄任何可以檢討錯誤的機會等。但「核安文化」的精髓是對工作者心態的要求,例如:必須戒慎恐懼的做好每一件工作、要為最壞的狀況預做準備、不能因官大學問大而不問對錯、不能不問青紅皂白的「揣摩上意」、不能因畏懼懲罰而藏匿錯誤等。但最基本最基本的只有一句話要深植人心,就是「安全第一、安全至上」。

1990年代中期,台電公司開始推動「核安文化」,那時候筆者在台電公司擔任核能安全委員會委員,看到當時的林英副總經理,三令五申向所有的同仁強調「核安文化」的重要,要求所有的中高級主管必須念茲在茲以身作則的推動,強調安全第一不僅是口號,更要反映在日常作為中。那時候,台電核電廠任何的誤失,不論大小輕重,都在核安會追根究底的討論,如果有牽涉到不符合「核安文化」的情事,由主管開始嚴懲,而廠長會是吃最大排頭的人。那時候的認知是,「核安文化」是一個工作的氛圍,建立與落實「核安文化」是廠長的責任,做不到,就換人做。公司外的核安委員有任何質疑或做出任何建議,只要言之成理或事出有因,從未聽過說要「請示公司高層」後,才回覆的。林副總與後續接替的副總都秉持同樣的概念,經年累月劍及履及的推動下,台電核能部門的應運績效逐年改善,有今日之傲人的成績。目前台電公司核能部門的高階主管,都經歷過那個歷程,應該都非常了解「核安文化」的真諦與重要性,也應該曉得文化養成的困難。相信一定認同,領導人的態度決定幕僚做事的方法,領導者的一言一行都反映著他的心態,幕僚不是僅在聽領導者說什麼,更多的時候是在看領導者怎麼作與如何決策。

大家都同意,沒有安全,就沒有核電!執政黨不認同核能發電的重要性與必要性,台電核能部門同仁工作上的成就與奉獻不但無法獲得認同,恐怕連關愛的眼神也是一種奢望,部分同仁是否有可能「揣摩上意」做出不利核電廠安全的決策或指示,經年累月才建構的羅馬城,可以在一朝一夕間被摧毀,讓人憂心。經濟部與台電的高層們,至少向社會,尤其是台電核能部門的從業人員,作個宣示吧!請告訴大家所謂「上意」應該是指「核能電廠任何營運決策都以專業與安全為第一考量」!